動保法不保神豬 動團:拿生命的痛苦來比賽

記者 陳璽安/報導

「賽神豬」是義民祭的重要環節之一,但飼養神豬的過程涉及虐待動物,且宰殺神豬的方式非人道屠宰,因此招致許多批評。今(20)日是新竹縣新埔的褒忠亭義民廟舉行義民祭的日子,動保團體召集民眾到現場抗議,反對神豬祭祀,動團表示,祭拜神明不需要殘虐動物,並呼籲行政院與立法院修法,不能讓宗教擁有可以虐待動物的特權。

動保團體呼籲行政院與立法院修法,不能讓宗教擁有可以虐待動物的特權。 資料照,翻攝自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粉絲專頁

傳統文化中的「賽神豬」,不僅神豬飼養過程涉及虐待動物,宰殺過程也不人道。根據《動物保護法》與〈畜禽人道屠宰準則〉,屠宰場待宰的禽畜,從運送、驅趕皆須遵守人道的作業過程,並且必須先經人道致昏後才能將其殺死,然而,宗教祭祀卻可以不用遵守人道屠宰的規定,飼養神豬的過程也不符合人道精神,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動社會)副執行長陳玉敏指出,為了養出神豬,每一隻神豬在1歲的時候就會被限制行動、強迫灌食,胖到正常豬隻的6、7倍重,胖到癱瘓、骨骼變形、全身病變,最後在意識清楚、極度驚恐的狀態下被割斷血管,痛苦吶喊直至死亡。

我想任何人購買一隻經過人道飼養然後人道屠宰的豬隻去做祭祀,我們給予尊重,我們並不反對,但是我們反對這種拿生命的痛苦來比賽。」陳玉敏強調,大多數客家鄉親都是抱持著虔敬的心情,用鮮花素果或是符合人道屠宰的三牲禮來祭祀,只有少數人將神豬祭祀變成一種面子文化,用神豬象徵自己的地位,卻用「文化」、「誠意」來包裝,而這樣殘虐動物的行徑,竟然還可以接受頒獎,令人無法接受。

傳統文化中的「賽神豬」,不僅神豬飼養過程涉及虐待動物,宰殺過程也不人道。翻攝自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粉絲專頁

其實在今(20)日前往義民祭現場抗議之前,動社會早已奔走多日,試圖阻止神豬以不人道的方式被虐殺,但卻沒有成功。客委會曾於16日發表聲明,表示「神豬比賽」與「神豬飼養方式」應分開討論,聲明指出,「神豬比賽」是宗教信仰的一部分,應予尊重,而「神豬飼養方式」則應本著義民爺「保衛家園」的人道精神,不應以虐待動物的方式飼養;對於客委會的聲明,動社反駁表示,「神豬比賽」既然是「重量」的比賽,就無法與「神豬飼養方式」分開,因為神豬重量比賽就是導致強迫灌食與不人道宰殺的關鍵。

此外,動社會也指出,神豬重量比賽並不能代表客家文化,2011年就有上百位客家耆老發起連署反對「賽神豬」,而動社會也曾於2017年全台訪查,發現全台只剩下7間義民廟堅持舉辦這樣的活動,不該讓客家義民精神被神豬重量比賽污名化。而客委會也於昨(19)日再度發表聲明,強調「反虐養不反神豬」,並請民眾向農委會動物保護申訴專線檢舉虐待動物的行為。

今(2019)年是動社會抗議「賽神豬」的第17年,陳玉敏表示,台灣的神豬重量比賽已經數次登上國際虐待動物的版面,立法院應立即修法,把神豬可以不必經過人道屠宰的法律修掉,並要求行政院介入,內政部宗教司也須告訴所有的宗教及少數的廟宇,不能再用神豬重量比賽來祭祀,動社會也呼籲民眾加入連署,將反對神豬重量比賽的聲音傳出去。

客委會度發表聲明,強調「反虐養不反神豬」,並請民眾向農委會動物保護申訴專線檢舉虐待動物的行為。翻攝自客家委員會粉絲專頁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