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給病歷? 日本律師為愛犬爭權益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飼主向動物醫院索取愛犬的完整病歷時,如果遭到院方拒絕,該如何是好呢?對於將寵物視為家人的飼主來說,例如有轉診需求,或者擔心半夜急診,想要索取過去就診資料是很自然的事情,日本夷川通法律事務所的西村友彥律師亦是其一。2017年12月,西村律師想替愛犬換醫院時,向院方索取全本病歷未果,詢問日本獸醫師會等單位後,再以法律觀點提出申請,終於順利取得愛犬病歷。

台灣的動物醫院目前僅供飼主索取病歷摘要,照片為筆者向北市兩間動物醫院索取的摘要。左3張是綜合動物醫院的2次就診紀錄,右為專科醫院的單次就診紀錄。摘要除了檢查結果,亦附有處方箋,方便飼主轉診。 小陸/攝

西村律師的波士頓㹴「海膽」從小在C動物醫院看診。該院的獸醫師流動率居高不下,在主治醫師與助理接連離職後,西村律師便決定替7歲的愛犬換間醫院。為了向新醫院說明海膽的病史,西村太太打電話給C動物醫院索取病歷影本,院方卻回覆:「不曾有飼主提出這種要求,我們只能提供重新謄寫製作的『病歷摘要』,不能直接拷貝病歷。

或許有些飼主覺得,可以拿到「病歷摘要」就夠了;可是,以人類醫療來說,醫師原本就有提供完整病歷影本之義務,決計不是寫份摘要就行。這是法律認可我們對自己的身體、自身接受的治療有「知的權利」。如果今天對象不是寵物犬,而是人類孩童,大家還會覺得「沒關係」、「有拿到摘要就好」嗎?西村表示,愛犬海膽如同他們夫妻的孩子,瞭解牠的身體狀況、接受過哪些治療乃天經地義,也是他們該有的權利。

根據日本《獸醫師法》第19條第2項的規定,獸醫師的確只有提供診斷證明書之義務;然而,日本獸醫師會針對從事小動物醫療的獸醫師訂定之倫理規範──《小動物醫療指針》則明文寫道:「飼主索取全本病歷時,獸醫師須積極努力配合。」

台灣的動物醫療目前尚無雲端病歷系統,因此筆者會根據各科獸醫師提供的病歷摘要和檢查報告,再重新整理成1份病歷資料,內容包括:重大病史、目前用藥與飲食、歷年癲癇發作統計表及投藥劑量、近1年的血檢及尿檢結果等等,方便轉診和急診時與醫師溝通病況。 小陸/攝

西村律師再次致電,告知院方有提供全本病歷的「努力義務」,C動物醫院則堅持他們並無「法律義務」,且按規定病歷僅需保存3年,超過年限之內容亦無義務提供。以人類來說,病患索取病歷遭拒乃是現今社會無法想像的情況。西村律師認為,拒絕提供本身就好似在宣告「我有誤診」、「我犯了醫療失誤」一般,拒絕提供病歷影本這件事原本就毫無正當性可言。

誠如人醫與病患、律師與委託人,獸醫師與飼主之間亦是基於信賴關係而成立。飼主要求的病歷資料,縱使獸醫師沒有法律義務,既是被課以努力義務,若無特殊理由卻一再拒絕,就會破壞兩者的信賴關係;當然,以西村律師的情況而言,因為是以轉院為前提索取病歷,對C動物醫院來說,或許已經放棄維持跟他的信賴關係了。

《小動物醫療指針》規定的雖是努力義務,但西村律師認為,假使獸醫師採取相反行為,便等同違反日本獸醫師會訂定的醫師倫理規範。C動物醫院拒絕提供全本病歷後,西村律師聯絡日本獸醫師會,確認自己對《小動物醫療指針》的理解無誤。獸醫師會事務局長同意其見解──拒絕飼主索取全本病歷之行為,即違反日本獸醫師會的醫師倫理規範。此外,儘管按規定病歷僅需保存3年,獸醫師仍應「積極」提供所有資料,而非僅限於3年。

用藥紀錄亦是轉診或急診時不可或缺的重要資訊。例如筆者於台大動物醫院領取的藥袋上,均清楚載明藥品的學名、劑量和用法,方便飼主瞭解寵物用藥;袋內則另附1張解說單,標示商品名、劑型、總量、包數等資訊。  小陸/攝

西村律師於是郵寄正式書面文件,向C動物醫院表達:(1)日本獸醫師會認定拒絕飼主索取全本病歷違反該會訂定的醫師倫理規範;(2)寵物在法律上被視為飼主的「動產」,寵物的相關資訊亦可解釋為飼主的「個人資訊」,從《個人資料保護法》來主張權利;(3)可是,海膽過去深受院方照顧,實不願進行無謂的爭執,希望院方主動提供病歷。4天後,院方就將海膽的所有病歷影本寄給西村律師,事情圓滿落幕。

因為寵物病歷上有飼主姓名、住址、電話等得以識別該個人之資料,故屬個人資訊。事實上,日本農林水產省也認同「寵物病歷是飼主的個人資訊」的個資法見解,並且對不肯提供病歷影本的動物醫院進行行政指導。2010年,16歲愛貓拔牙後死亡的日本飼主向動物醫院索取X光片和全本病歷時遭拒,院方甚至叫警察來驅趕飼主。飼主詢問農林水産省,畜水產安全管理課即回覆:「根據《個人資料保護法》,病歷是個人資訊,只要當事人索取,就必須提供。」最後是農林水產省進行行政指導,飼主在1年半後終於取得愛貓病歷。

全本病歷、各項檢驗報告、影像資料、藥品名稱和劑量──在人類醫療上明明是可以合情合理取得的個人資料,換成寵物,飼主卻往往害怕開口索取會得罪部分獸醫師、被歸類成「怪獸飼主」或「奧客」、被取笑外行人看不懂,實在令人深感獸醫療在飼主「知的權利」上仍有不少進步空間。隨著寵物地位提升,當飼主更關注寵物健康,願意花更多金錢在醫療上,必然也會更想瞭解牠們接受什麼治療、服用什麼藥物。寵物是家人,不符時代趨勢的獸醫療惡習必須改變。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