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等鳥死了再啟動 別人不做台灣先行

環境資訊中心 報導

原標題:「不是等鳥死了再啟動 環委盼「別人不做,台灣先行」 離岸風場應提鳥類降載機制」

台灣第一座離岸風場已經完工,明後年有更多離岸風場要建置,但開發商承諾預留的鳥類廊道到底有沒有用?開發商承諾當大型鳥或保育鳥大規模通過時,會讓風機降載以減少鳥擊的機制,至今仍不見蹤影。6日環保署審查離岸風電鳥類調查報告審查時,開發商再度把「國外沒有先例」當作沒有風機降載機制的理由,環評委員大氣回應,台灣大可立下典範,「不是別人沒有做,我們就不做」。

2017年環保署一口氣通過19個離岸風場的環評,其中18個風場留下但書。由於鳥類調查時間不足,難以確認其鳥類廊道的必要性跟合理性,要求風場補做2017年秋季到2018年春季的鳥類環境調查。環保署今天以一個下午的時間,一口氣審了新竹、苗栗、彰化、雲林四縣共18個風場的鳥類報告,並分別以竹苗、雲彰為單位,進行整體性檢討,算是一大突破。不過,結論是全數「補件再審」。

這批離岸風場中,進度最快的就屬預計2020年完工併網的海能風場跟允能風場,以及後年併網的大彰化東南及西南離岸風場。四座風場的陸域工程不是已動工,就是將動土。對此,環保署解釋,這些風場都已經通過環評,鳥類調查影響的是鳥類廊道的配置,也就是風機位置。所以,在風機配置前補件通過即可,不影響其他施工。

增加雷達調查與時間 重新檢視鳥類廊道

隨著新調查結果出爐,風場出現的鳥類資料也有更新。以苗竹風場為例,新調查就多發現了小燕鷗以及魚鷹等保育類物種。此外,2017年以後的調查補上了雷達,彌補目視距離不足、夜間目視困難等缺點。但雷達調查在50公尺以下也有海浪雜訊干擾的問題。

彰化、雲林是離岸風機大縣,環評通過的風場最大風機數就達1161支。其中,取得能源局2025年併網資格的風場風機數最大達793支。但風機進展迅速,風場紛紛採用更高容量的風機,以進一步減少風機數,估計實際在2025年完工的風機數約落在544支左右,風機間的距離可望再增大。

負責四縣鳥類調查的光宇公司表示,除了風場預留的鳥類廊道、風機間距,彰化外海還預留了16.7公里的航道,風場也為了白海豚而離岸退縮8公里,這些都可供鳥類通過。另外,為了讓不同風場所留的廊道能形成一直線,更加暢行,台電特地配合修正廊道位置。

彰化雲林風場預留的鳥類廊道。資料來源:環評書件

竹苗僅竹風與海能兩座風場,兩風場相連,中間留有一條2公里寬的鳥類廊道,海能風場內部也留有一條廊道。由於竹風未取得2025年前併網的資格,僅海能確定動工。

新竹苗栗風場預留的鳥類廊道。資料來源:環評書件

降載機制講不清  國外沒做,台灣先行

除了廊道,不少風場也在環評過程承諾會在特定狀況啟動降載機制,以減少鳥擊。對此,光宇就解釋,要等「一年後」蒐集好研究資料,再來確認怎麼做,引發環評委員不滿。委員李培芬問,「是要等鳥類已經被打得半死,才能拿到答案嗎?」

光宇表示,開發商共同委託在歐洲有超過25年離岸風場工程及環評經驗的NIRAS進行分析跟可行性研究,並無可用在離岸風機的降載案例。NIRAS的鳥類專家Robin Ward更現身環評會場,解釋這是因為雷達無法判斷鳥種,要佐以人工辨識,但離岸風電商很難派24小時的人員在現場,因此陸域風機的降載機制在海上並不可行。

雲彰風場委託國外公司NIRAS進行降轉可行性研究,外國專家說明海上並無可用的降轉案例。攝影:陳文姿

不過會議主席、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教授張學文卻以一篇2011年由英國鳥類信託組織(British Trust for Ornithology,BTO)所發表的報告反駁,國外早有降低與避免離岸風機鳥擊的研究,希望開發商確實提出可行作法。

「不是別人沒有做,我們就不做。」張學文回應,當初達爾文也是從英國到南美洲後,才發現有這麼多新物種。台灣生態豐富,加上這麼多的離岸風場,應該立下一個好的典範。做過後可以再檢討改進,而不是等鳥死了再啟動。

啟動降載機制門檻過高 環委要求再檢視

廠商承諾的降載機制通常針對大型鳥、保育鳥的大規模遷徙,但「大規模」的定義卻很模糊。

光宇以黑面琵鷺台灣族群數量2000-2400隻為基準,訂出5%,約等於100隻,做為黑面琵鷺大規模飛越啟動降載的條件,這項標準引來環委質疑。環評最後要求開發商針對不同保育物種提出「大規模」的定義,並重新審視生物廊道是否符合地區鳥類習性。

雖然光宇以國外研究99%的鳥類會避開風機、國內用98%迴避率來推估實際的鳥擊數並不高。但張學文仍希望業者認真思考降載機制,以黑面琵鷺為例,萬一發生被風機打死幾隻的消息,對離岸風電的發展並不是好事。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