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希拉蕾的回憶錄Ⅲ

作者/劉威良 投稿(旅德作家)

走失記

年輕時,他們找不到我

我和吉利度過不少日子,牠年紀比我大兩歲。走路有一些跛,跑跳完全難不倒牠。記得在一次的春遊中,我們到了城外的一個大森林地。我們兩也被訓練到聽到呼
叫名字時,我們就會乖乖地回到兩夫妻身邊。所以,我們到空曠的戶外森林時,他們也就把我們從牽繩中放了。我開心地跟著吉利跑,也到處自己去探險。有時候我會和野兔相遇,就縱身追去,看到蝴蝶、小鳥,我更是蹦跳起來追趕。外面的貓不多,也沒有雞隻,不過卻有太多我很少碰到的大小玩伴,他們一再跟我追趕跑跳碰。最令我感到吃驚的是,竟然讓我遠遠地看到小鹿群,當然我是一眼就愛上牠們,牠們在我開跑時,瞬間消失。當我想到那兩個鍾愛我的夫妻時,他們早不在我的視線,根本也聽不到叫我名字的聲音。一陣寧靜之後,我決定....。

希拉蕾。劉威良/提供

而我不知道的背後,聽說讓我的主人納悶、操心了很久。他們先找到吉利,然後持續地呼喊我,喊到他們聲音嘶啞。沒辦法的時候,女主人還把吉利牽著繩,希望牠可以聰明地帶著她找到我。過了許久,我在我們下車的自家車車旁地上累躺好一陣子,天都黑了,我還是看不到兩主人及吉利的影子。於是在一陣睡夢中被女主人的驚喜聲驚醒。我守在出發地,她卻到處找不到我,怎麼回事?不懂的我照例從車旁的地上從容地站起來,不知發生什麼事,而女主人卻抱著我一直哭,好像一個世紀都沒有看到我一樣。我心想,發生什麼事了嗎?回到剛剛大家下車的車旁有什麼不對勁嗎?後來,我才知道,女主人有多絕望,在決定回到車子旁的路上,她自責了很久,因為她以為把我弄丟了。其實,她真的很不了解我,我們天生有很厲害的鼻子,只要是走過的路,我們都會尿尿作記號,走遠了也不是問題,因為尿尿所做的記號會帶我回家,這點根本不用太操心,只是他們也讓我等太久了吧!事發之後,主人說給懂狗的朋友聽,朋友說了她一頓:「只有人才會走丟,狗是不會走丟的。」

吉利。劉威良/提供

年老的時候,我找不到他們

不過這句話只說對一半。在我十六歲多的時候,以人的年齡來說應該有超過八十歲以上了,當年的我已經是人的高齡長者,耳不聰,目不明,鼻子也不行了。有一次我和男女主人一起到家裡附近的森林散步。跟著跟著,我左看右看,雖然跑不動,不過還是喜歡到處探尋,我試著張開口,想要與圍繞我的黃蜂鬥一下。我的頭不時地抬起來,對著傳出嗡嗡的聲音的黃蜂張開嘴巴咬,一下朝東,一下朝西的空中追咬,雖然沒有一次成功,卻是我最大的生活樂趣。不久之後,不知所以地就看不到人,自己過了馬路,準備自行回家。轉了幾個彎,怎麼也聞不到熟悉的味道。十六歲的我覺得我在家附近的地帶走來走去,從小走到大,不知道走了千百遍,怎麼可能走失。

我就繼續地遊蕩在這家和那家人的門口,沿著好像熟悉又好像不熟悉的花草認真地嗅聞我剛才撒尿的地方,心中想著,到底我熟悉的家在哪。可是,怎麼就是覺得嗅不出個味道來。自己一路做得尿尿記號,怎麼也分不出是自己的還是別隻狗的?就這樣,我再努力慢慢地拖著腳步往前走,越走越沈重,冬天的德國,令人好想回到自己暖暖的窩,而這一切的熟悉卻也越走越陌生。

男女主人驚覺我不見了,兩小時候仍未見到返家,他們就打電話問了當地城市的動物收容所,查看有沒有人見到我這無主狗,而帶去收容所。動物收容所答稱沒
有,但他們建議可以問問當地警察看看,說不定看到的人會給警察打電話。果不其然,當地警察跟男主人說,有人打電話主動報知,說有看到一隻中型白狗,在哪個街區遊蕩。聽到通報,女主人喜出望外,知道我應該不會丟掉,心中的大石頭也落了下來。

希拉蕾。劉威良/提供

而到處悠哉悠哉卻又猶豫不決的我,在那個寒冷街頭走到手腳無力也心底發慌,正奇怪我的主人怎麼不在我身邊時,一個瞬間突然一抬頭看到男主人騎著腳踏車叫著我的名字,我定定地看著他,好像我們的相逢是天經地義的事,我沒有露出太大的驚喜之情,覺得他也太晚出現了吧,讓我在這等那麼久,我連尾巴也攋得搖擺了,悻悻然地跟著他回家。

劉威良
著有

-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秘力量
-從歐美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