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獵捕穿山甲遭判刑 上訴改判無罪

記者 姚崇仁/報導

穿山甲在台灣屬於珍貴稀有的保育類動物,依法規定禁止獵捕、宰殺。而國內一名彭姓原住民在106年因捕抓穿山甲,被依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判刑6月徒刑,不過最高檢察署認為適用法令有誤,由檢察總長提起非常上訴,近日最高法院撤銷原判決,並認為彭男狩獵是為了「自用」,受到「原住民族基本法」保障改判無罪,全案可再上訴。

國內一名原住民男子獵捕宰殺保育類穿山甲,經屏東地方法院認為受「原住民族基本法」保障獲判無罪。 穿山甲示意圖 資料照片 新北市動保處/提供

根據屏東地院判決書指出,一名彭姓排灣族原住民106年9月與朋友騎乘機車至屏東縣春日鄉大漢山林道23公里處採野菜,就在採完野菜的同時,彭姓男子在自己設置的陷阱裡發現,有一隻遭鋼索套住身體動彈不得的穿山甲,於是就用採野菜用的番刀將穿山甲的鱗片割下,肉體也切分為兩份送給同行的友人,不過就在回程路上剛好遇到巡邏員警,並在車上查獲1具穿山甲屍體及1包穿山甲鱗片。

彭姓男子在偵訊時向警方辯稱,獵捕穿山甲只是為了自己食用,鱗片則是要當作傳統服飾裝飾,並沒有要任何營利行為,不過檢方仍依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將他起訴。107年的時候屏東地院判處彭男6個月徒刑,得易科罰金,由於彭男未在期限內上訴,且已執行易科罰金完畢,全案已定讞。

不過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則認為,這起案件當中的《野生動物保育法》,雖然規定不得獵捕、宰殺保育類動物,但法院沒有考量到《原住民族基本法》所規定的只要在原住民地區獵捕野生動物,是基於「傳統文化」、「祭儀」或「自用」目的,而不具營利性者,不論是保育類或一般類野生動物均可獵捕,同時基於特別法優於普通法的原則,該案應優先適用「原住民族基本法」,因而提出非常上訴。

經過屏東地院的重新審理,合議庭法官認為,彭姓男子獵捕的地方為春日鄉大漢山屬於「原住民族基本法」所定義的「原住民族地區」,檢察官復未舉證彭男獵捕穿山甲是為營利目的,彭男供稱是為自己及家人食用,應可認定彭男的「狩獵」行為屬原住民族傳統文化,應受《原住民族基本法》保障,因此改判無罪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