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 希拉蕾的回憶錄Ⅳ

作者/劉威良 投稿(旅德作家)

送養

有了吉利以後,雖然這樣他們兩人不在時,我就不會寂寞,但是兩隻狗的家庭生活,確實讓男主人難以承受。因為我們倆常常愛鬧、愛玩,在家裡吉利還會到處提腳尿尿記號,常常挑戰男主人的容忍底限。他以前沒有養過狗,對我們狗也沒有特別喜愛,因為女主人要養,他才勉強接受。現在一下子兩隻狗的生活,他覺得回家沒法休息、無法放鬆,最後發出最後通牒,要把我們其中一隻送走,否則他無法和她一起生活。

劉威良/提供

為了家庭生活的平靜與安寧,女主人只好妥協,找人家送養。發出要送養的消息後,有一對年輕男女朋友來看我們,年輕的太太已經懷孕了,但他們還是想養一隻狗。吉利很愛討好人,不時都會諂媚地伸出前腳來,要人摸摸牠。一下子他們就被吉利給吸引了,吉利即被帶走回他們家。但兩個星期之後,這對夫妻又把吉利又哭又啼地給帶回來,說他們很愛吉利,但覺得吉利佔有慾太強,牠的佔有慾對於未來的小嬰孩要競爭媽媽的愛,會是個危險的變數,可能也會對小嬰孩有危險,因此他們只好放棄牠。他們說,他們還帶吉利去給深黯狗性的教練測試性情,教練斷言牠的佔有慾會危及到未來嬰兒的安全。所以這一對情侶只好相信「專家」,捨棄吉利。兩星期前這對情侶帶著真愛吉利的心情,把牠帶離我們家,現在他們卻噙著眼淚,因為無法留下吉利而難過得轉身離開。其實看到他們的身影,我也著實不捨,也無法理解,為什麼愛我們卻不能擁有我們呢?為什麼大家遇到事情,不是面對解決,而是選擇對尚未發生的不確定事物,豎起白旗提前放棄投降呢?後來想想,這樣也好,能現在看清楚自己的底線,總比未來感情更深,兩方無法兼顧時,他們所受到的煎熬更大。這就是長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吧!

吉利過去是一隻流浪狗,有的是狗狗原始的本能,應該是好事,也是最正常不過的事。但人類很奇怪,自己生養的小孩,都不一定能要求有完美無暇的個性,但對擁有一隻不同物種的狗,卻在個性上就是東挑西選,要愛我們又不能全然接受我們,這種愛說穿了就是自私。自私的愛不過就是人性,算了!吉利沒被送養成功,再來就換我了。過了幾天,也有人來看到我,覺得我很乖很安靜。女主人說,我特別害羞。這對老夫妻,年紀大了。希望找一個聽話的狗,但又不要太好動。我的害羞,竟然成了他們的亮點。

到了老人家的家裡,他們跟我說了很多話,我卻很不喜歡獨自來到這個陌生的人家裡。我躲在飯廳的長板椅內的角落中,一直不想出來,不停地發抖,任由他們說什麼我都不聽,也不想理會。我只想回原來我熟悉的地方,誰來求我出來都沒有用!一夜無眠,他們老夫妻也拿我沒辦法,用什麼好吃的香腸、乳酪和牛奶來誘使我都沒用,躲在長椅下固執的我,只想回家。不到一天的時間,我又回到男女主人家,開心的我,搖擺著尾巴。那對老夫妻搖搖頭,說我無法親近他們,也是一轉身就走了。而女主人卻傷透腦筋,不知如何是好。

過了幾天,又來了一個家庭,這個四口家庭的男孩八歲,女孩十歲。這個家庭要找一個會親近人又可以跟家人互動的狗,吉利的愛討好人,很快就擄獲了他們的心。他們看到吉利黏人的纏功,當下那一天就帶走了吉利。我帶著不捨的心情,都還來不及跟牠說再見,夥伴就這樣離開我們了。之後聽女主人說,吉利過得挺開心的,他們常常帶牠去渡假。現在雖然只有我一隻狗,孤單一些,但也祝福吉利找到幸福。

其實說真的,吉利雖然是流浪狗,但牠以前應該是有人飼養的狗,或是曾被愛心媽媽在街頭真心寵愛的狗。吉利有長長的毛,很信任人,牠跟任何人都好,所以
牠絕對可以被那家人喜愛。反而是我,因為小時候沒有媽媽,所以我對人沒有信任感。他們說我害羞,其實是我的防備,我覺得這世上除了主人外,沒有人是我可以信任的,我對其他人完全沒有興趣,我只想要留在主人身邊。

丹尼出生,「希拉蕾」初啼

我七歲那一年,家中多了一個小男嬰,可愛壯壯,從此我升格為狗姊姊,他是我的弟弟。在男嬰還沒回家時,我們家就有他的氣味。男主人把小嬰兒的尿片帶回
家,在新生弟弟還沒到家時,就讓我認識這個預將成為家庭一份子的家庭新成員。
這是一個熟悉我們個性的主人老狗友,特別教女主人的。

劉威良/提供

丹尼在醫院還沒到家時,我已經很熟悉家中有一個新的成員要來,對他已不陌生,也不排斥他。這個新成員很小也很軟,從他身邊經過,我都會去好好地聞聞他,
認識這個主人疼愛的小東西—我的小弟。他叫丹尼,他什麼都還不會,我要好好保護他。

自從家中多了一個成員以後,就多了不少的生氣。軟軟的小東西不說話,咿咿呀呀地比手畫腳,女主人對他愛護有加。每次要推嬰兒車出門,我都會緊緊地跟著,
一家人出去散步,主人都會遠遠地叫喚我的名字「希拉蕾」「希拉蕾」好幾次,要我聽話不可以亂跑,或是要我歸隊回家。大部份時間我都很乖,不會搗亂。久而久之,這個名字就成了丹尼最熟悉的名字了。你們相信嗎,這個小東西,把我的名字記得牢牢地,他張開嘴開口會說的第一個字,竟然不是媽媽、爸爸而是清晰可辨的「希拉蕾」。我好高興!看來我在他心中的份量,可是超過他的媽媽!

劉威良/提供

不久之後,軟軟的小東西,就從滾躺變成會坐起,手腳動作越畫越大,要求也越來越多,聲音更是直通雲霄。剛開始他哭聲很小,不久之後,不知怎地練就成宏亮超高也超大聲。如果大家很忙沒空理他,他的臉一皺起,眼淚、鼻涕齊噴,哭叫腹肚而出,聲音幾可震破屋瓦。我可憐的耳朵,那一陣子真的很受傷。自從丹尼弟弟會像我一樣用四腳在地上爬以後,他的移動速度變好快。其實他不是愛哭的小孩,多數的時候他都是閒適地自己笑或自己玩。弟弟臉上有個大酒窩,超好奇的,常常有事沒事就來找我玩。對於他的無距離示愛,我其實是敬謝不敏的。從小就怯生的我,對他總是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他看我對他沒興趣,就會找別的東西玩。丹尼一兩歲時,他偶而會不聽話地抓我的尾巴,或用小手來抓捏我的頭,經常我是避之而唯恐不及。畢竟老姊我大了他七歲,閃開他的逗弄撲捉,根本難不倒我。老實說,薑還是老的辣喔!

劉威良
著有

-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秘力量
-從歐美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