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叔姪狗肉案兩週年 二審明開庭

記者 陳璽安/報導

苗栗邱男、台中莊男與阮姓移工因涉嫌宰殺犬隻遭檢察官起訴,一審結果獲判無罪,二審將於明(11)日在高等法院台中分院開庭。長期關注本案的律師顏紘頤指出,本案是少數經過完整刑事審判程序的案件,對台灣動保具有指標性意義,判決的過程與結果都值得關注;而志工丸子特別指出,明(11)日是邱姓叔姪向南寮收容所認養犬隻的兩週年,等於是孩子們的忌日,盼能為毛孩們討回公道。

苗栗叔姪案二審將於明(11)日開庭,律師顏紘頤認為本案是少數經過完整刑事審判程序的案件,值得關注。資料照,陳璽安/攝

苗栗叔姪案為少數經過完整刑事審判程序的動保案件

2018年2月,苗栗一對邱姓叔姪先後在苗栗、新竹與竹北收容所認養20隻狗,但認養犬隻全數下落不明,令志工心生懷疑;警方介入調查後,發現二人疑似將犬隻賣給台中的莊姓男子,再由莊男雇用的阮姓移工宰殺犬隻,因此檢察官依涉嫌違反《動保法》第25條第2款宰殺犬隻罪將邱男、莊男以及阮姓移工起訴。

苗栗叔姪案引起全台愛護動物人士嘩然。該案首先突顯公立收容所認養與認養後追蹤機制的缺漏,因此在案發一個月後,有民眾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發起網路連署要求成立全國收容所的認養連線通報系統與認養追蹤機制,此連署不到一週就累積了超過萬名網友連署支持,可見社會對此案的重視;後來在警方偵辦過程中,有感於警方蒐證辦案的能量有限,志工又發起了設立動保警察祈福會,而「成立動保警察」的訴求也獲得婦幼團體的支持,因其認為「保護動物是婦幼保護的第一道防線」。

然而,歷經一年多的司法審判,苗栗叔姪案初審結果於去(2019)年秋季出爐,結果令許多動保人士失望。根據一審判決書,法官認為證據不足以證明三人有宰殺犬隻的事實,因此判決三人無罪。針對一審判決結果,檢察官不服上訴,目前判決進入二審階段,將於明(11)日開庭,律師顏紘頤表示,台灣過去的動保刑事案件大多是被告認罪之後採用簡易判決處刑,本案卻是少數經過完整刑事審判程序的案件,值得關注。

苗栗叔姪案引起全台愛護動物人士嘩然,志工為此發起了要求成立動保警察的祈福會。資料照,陳璽安/攝

動保刑事案件的困境:不被重視,導致偵查與鑑證能量無法提升

顏紘頤長期關注苗栗叔姪案,目前正與法界友人籌組「台灣動物保護法律研究會」,盼能修正台灣動物相關法律的缺失,而苗栗叔姪案正是重要的實證研究案例之一。顏紘頤表示,正因苗栗叔姪案是少數經過完整刑事審判程序的案件,較有審視法官在動保案件中自由心證的取捨判斷標準與適用證據法則的機會,而他認為在一審中法官心證比較偏移在被告。

根據一審判決書,三人曾向警方坦承犯案,但法官認為三人對於警方提問的回答有不確定口吻,因此採用法庭上不認罪的供詞;一審判決書同時指出,案發現場的犬骨、項圈、狗毛與刀具等證物無法直接證明三人有宰殺犬隻的行為,也沒有明顯跡證表示這些犬骨屬於由收容所認養的犬隻,據此三人獲判無罪。

除了法官的心證,此案在蒐證與舉證的過程中也反映了《動保法》在執行上的部分困境。顏紘頤表示,許多動保刑事案件在蒐證與舉證上面臨困難,就是因為動保刑事案件不被重視,在上位者沒有投入資源提升案件偵查與鑑證上的能量,即使像苗栗叔姪案中,警方已經很努力蒐證,卻因台灣目前只有一位動物法醫,加上沒有動物刑事案件的刑事鑑證標準流程可以遵循,而未能蒐集到更完整的證據,導致類似本案被法官認為蒐證不足成罪最後判無罪的情形。

動保刑事案件不被重視,不僅影響蒐證與舉證的難度,也增加飼主報案的門檻與障礙。顏紘頤表示,當動物刑事案件不被重視,飼主或是民眾向警方報案就容易遭到拒絕,有些案件即使有虐殺動物的可能性,仍會被警方忽視而歸類為行政裁罰案件;即使是警方努力蒐證,也有可能面臨檢察官或法官不重視的局面。

律師顏紘頤認為動保刑事案件不被重視將導致諸多動保困境,包括偵查與鑑證能量無法提升。資料照,陳璽安/攝

動物是生命還是物品?苗栗叔姪案受動保界矚目

去(2019)年12月19日,苗栗叔姪案二審首度開庭,法庭上被告三人均強調不認罪,並對於告發人提出的測謊表達拒絕。在最後權利宣告時,法官對被告三人表示,證據有不利被告之處,若被告認罪,犯後態度也是量刑時的重要考量,請被告與辯護律師自行衡量,當時顏紘頤便指出,二審可能會有較好的結果。

「目前仍有一些檢警或司法界人士不重視違犯動保法的刑事案件,動輒覺得動保人士小題大作,這種觀點不應該存在。」顏紘頤表示,雖然大部分檢警、法官都很認真,但價值觀上還是有人與動物的差別待遇,也因此大部分虐殺動物等違反《動保法》的有罪判決都傾向從輕處斷,這無異於鼓勵民眾輕視生命

顏紘頤說:「當然刑事政策並不是判越重越好,被告有悔改之意是應該給他更生的機會,不一定要讓他入監,但如果犯後態度不佳、不願認罪的被告,如果得不到應有與相當的處罰,無異鼓勵一般民眾把動物當作物品,輕視動物生命。」

動物是物品還是生命?對於許多愛護動物的人來說,這個問題根本不該存在。在兩年前,當邱姓叔姪到訪新竹南寮收容所,志工丸子雖然不捨自己親訓好的犬隻被認養作為養雞場的看門狗,但因志工身份無力阻止,只能目送邱姓叔姪帶走犬隻;也因此在此案爆發後,丸子為建立收容所認養追蹤機制、成立動保警察等議題多次奔走,不遺餘力。丸子表示,2月11日、12日是當年邱姓叔姪到新竹收容所認養犬隻的日子,二審在這一天開庭別具意義,他說:「如果能夠迎來一個合於社會公義的判決,那會是司法帶領社會進步的指標。」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