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叔姪狗肉案今開庭 志工盼司法還公道

記者 陳璽安/報導

苗栗邱男、台中莊男與移工阮男因涉嫌宰殺犬隻遭檢察官起訴,一審結果獲判無罪,二審於今(11)日上午在高等法院台中分院開審理庭。數十位民眾與志工到場表達關切,志工丸子指出,今日正好是毛孩慘遭遭宰殺的忌日,希望司法還牠們公道,丸子也表示希望藉由此案呼籲政府加強對移工的宣導,期許未來不要再有無辜的毛孩受害。

苗栗叔姪案二審今日開庭,數十位民眾到場表達關切。陳璽安/攝

2018年3月,苗栗一對邱姓叔姪使用山豬吊捕捉犬隻而躍上新聞版面,隨後被志工認出他們曾在同年1月至2月間先後於苗栗、新竹與竹北收容所認養20隻狗,警方介入調查後,發現二人疑似將犬隻賣給台中的莊姓男子,再由莊男雇用的阮姓移工宰殺犬隻,因此檢察官依涉嫌違反《動保法》第25條第2款宰殺犬隻罪將邱男、莊男以及阮男起訴,一審判決三人無罪,檢察官不服上訴後,二審於今(11)日開庭。

根據一審判決書,雖然三人曾向警方坦承犯案,但法官認為三人對於警方提問的回答有不確定口吻,因此採用法庭上不認罪的供詞;一審判決書同時指出,案發現場的犬骨、項圈、狗毛與刀具等證物無法直接證明三人有宰殺犬隻的行為,也沒有明顯跡證表示這些犬骨屬於由收容所認養的犬隻,據此三人獲判無罪。今(11)日二審法庭上,檢察官除了強調證據的證據力,也認為一審法官認事用法有誤,並指出邱男在警方筆錄中「嗯」為肯定口吻,顯見其已承認犯罪事實

邱男、莊男與阮男則在法庭上不斷強調自己沒有犯罪行為,希望維持一審的無罪判決。邱男表示,自己確實與姪子數次前往收容所認養犬隻,但也是看莊男獨居、房屋又被偷盜,心生同情才將狗送養給他看家,並沒有殺狗。莊男也表示自己年紀大、身體差,從邱男那裡認養犬隻是合法認養行為,但因自己沒辦法養而移工又表達認養意願,才將犬隻交由阮男飼養,並沒有殺狗行為,更沒有指使移工殺狗;莊男同時表示,案發場所是離家數百公尺遠的廢棄空屋,自己也是警方搜查後才知道屋子裡有項圈、骨頭等物,對此事毫不知情,也不知屍體是哪裡來的。阮男也表示沒有殺狗,並說自己長期吃素,沒有吃肉。

被告辯護律師則補充,雖然莊男有以每隻200元至300元的代價請邱男領養犬隻,但沒有殺狗事實,案發現場則是一座廢棄空屋,莊男對此場所無管領事實;至於邱男曾向警方坦承犯罪一事,辯護律師表示,法庭上可見邱男數次聽不清楚法官問句,可見得他在警局裡也會聽不清楚警方問句,故警局筆錄沒有證據力。辯論終結後,審判長表示將於下(3)月24日宣決。

苗栗叔姪案二審今日開庭,數十位民眾到場表達關切。陳璽安/攝

志工丸子藉由此案呼籲政府加強向移工宣導《動保法》,期許未來不要再有無辜的毛孩受害。陳璽安/攝

針對今(11)日審理過程,長期關心此案的律師顏紘頤表示,在一審中法官認為積極證據不夠,但本案的三人一直無法清楚說明被懷疑的點,只能一直重複說沒有犯罪,卻無法解釋時間、地點的密切性,根據警方調閱的道路監視器,邱男在兩天之內兩度造訪新竹收容所後,直接將認養的犬隻送往台中的案發現場,而現場有屍體、有骨頭、有血跡,卻沒有三人以外的人,如果不是他們做的,是誰做的?顏紘頤表示,以這個案例所呈現的證據,被判有罪的在司法界比比皆是,只不過一審法官心證傾向於被告,對證據力與證據證明力有較高的要求。顏紘頤也認為相較於一審法官,二審法官的心證較為持平,但仍不確定法官會如何判決。

「這(指發生虐待動物案件)是我們社會的恥辱,也是政府的無能。」前樹黨主席林逸萍也出席了這次審理庭,他表示,苗縣警方為了此案特地成立了調查小組,如果連這麼受到重視的案件,都無法讓無辜受害的毛孩含冤得雪,不敢想像背後又多少毛孩慘遭殺害,希望司法能還無辜的毛孩一個公道。

今(11)日的審理庭也吸引許多民眾到場表達關切,其中不乏收容所志工。志工張小姐與江小姐全程旁聽審理過程,他們對於被告三人的說詞表達諸多疑點,例如莊男又不是住什麼大莊園,為什麼要認養那麼多看門狗?邱男聲稱同情莊男,但兩人感情有要好到邱男特地去幫他認養這麼多狗嗎?莊男聲稱案發現場是廢棄屋而非自己家,兩位志工認為跑到空屋作案也很正常。兩位志工表示:「如果今天是殺人,(被害人)就在附近被殺、(被害人)跟嫌疑人有接觸過,會沒關係嗎?」

另一名志工李先生在一審期間便持續關注此案,今(11)日也特地撥空到法院表達關心。李先生表示,自己因為愛護動物而當志工,但當了志工才發現動物有多麼弱勢、《動保法》有多麼不足,他說:「如果是我顧的犬隻,就如同是自己的小孩子,如果(自己的小孩子)被宰殺,我覺得這是每個人都不能接受的。」

「孩子已經犧牲就犧牲了,但希望這種事不要再發生,希望牠們的犧牲是有代價的。」新竹收容所志工丸子同時也是本案告發人,他表示,訴訟並不是為了報復,只是希望有一個公道的結果丸子也呼籲政府加強移工對《動保法》的認識,他指出,移民署與勞動部對於「不能吃狗肉」的宣導很不足,移工收到的服務手冊上大多著重於毒品與性侵害防治,而《動保法》只有短短小小的幾行字,然而兩者相較之下,殺狗是更有可能、更常發生的,因此丸子希望政府能加強宣導,不要再有毛孩無辜受害。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