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JC最新報告:穿山甲走私達歷年新高

記者 陳璽安/報導

本(2)月初野生動物司法委員會(The Wildlife Justice Commission,簡稱WJC)公布一篇報告,報告中分析了2016年至2019年間各國緝獲的穿山甲走私案件,並調查了這些走私案涉及的國家、走私路線、走私方法、目的地以及走私價格,報告指出,穿山甲的貿易活動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這樣活躍的跨國非法貿易將加速穿山甲的滅絕,各國應以以打擊跨國犯罪的方式來應對。

WJC指出穿山甲的貿易活動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各國應以以打擊跨國犯罪的方式來應對。資料照,圖為2019年4月星國破獲的走私案,共緝獲12.9公噸穿山甲鱗片及177公斤象牙,預計從奈及利亞運往越南,翻攝自新加坡海關粉絲專頁

2016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間,世界各地共查獲52起穿山甲走私案件,共有206.5噸的穿山甲鱗片被沒收,而WJC相信這只是冰山一角,在被緝獲的走私案背後,還有無數的穿山甲默默犧牲。WJC進一步指出,穿山甲走私案的規模有日漸龐大的趨勢,在這4年間緝獲的206.5噸中,就有132.1噸是在2018年至2019年間被查獲,約佔3分之2的緝獲量,此外,2019年查獲的走私案平均每案運送6.2噸的穿山甲鱗片,而2016年至2018年間的平均為2.2噸。

WJC分析這些走私案的來源國、目的地與中繼站,共有27個國家或地區涉入其中,其中6個國家或地區涉及的走私量佔總緝獲量的94%,意即193.2噸的穿山甲鱗片與這6個國家或地區相關,它們分別是中國、剛果、香港、奈及利亞、新加坡與越南。

根據WJC的報告,奈及利亞與越南在穿山甲走私的供應鏈中佔有一席之地,且越來越重要,在2016年至2019年間,這兩個國家涉及70%的穿山甲緝獲量,若將時間範圍縮小至2018年至2019年間,它們涉及的緝獲量佔84%。報告中指出,奈及利亞直達越南的走私路線是相對較新的路線,最早的紀錄是2018年5月,這顯示走私販的觸角已經進入這些國家,或是有新的走私網絡出現。WJC也提到奈及利亞執法不力讓該國成為全球的走私樞紐,除了穿山甲,「奈及利亞-(新加坡)-越南」即是一條已被確定的象牙走私路線。

報告同時指出,在穿山甲鱗片的走私供應鏈中,非洲國家是重要的來源國,將穿山甲鱗片運往亞洲,不過若談到穿山甲肉,奈及利亞是主要消費市場之一,特別是奈及利亞的中產階級以及當地的中國社群;而中國作為主要的穿山甲需求市場,WJC認為這個狀況可能發生改變,因為中國在2020年1月取消了穿山甲產品作為藥品的國家保險給付,WJC認為這項政策不僅影響穿山甲,也可能連帶影響其它動物被入藥的命運

根據WJC的報告,奈及利亞與越南在穿山甲走私的供應鏈中佔有一席之地,且越來越重要。圖為2018年7月香港緝獲的走私案,約7噸穿山甲鱗片被申報為塑膠,來源國為奈及利亞。資料照,取自香港政府新聞公報

根據WJC的報告,奈及利亞與越南在穿山甲走私的供應鏈中佔有一席之地,且越來越重要。圖為2019年5月越南海關查獲的走私案件,多達5.26噸的穿山甲鱗片被申報為堅果,來源國為奈及利亞,翻攝自越通社

WJC的報告也比較了象牙與穿山甲鱗片走私的關係,發現兩者之間有直接關聯,可能是由相同的組織在運作,同時查緝到象牙與穿山甲鱗片的走私案件越來越多,WJC認為這可能是因應象牙的價格降低以及穿山甲鱗片的價格抬升,犯罪組織必須靠著改變商品來保持利潤,儘管每公斤穿山甲鱗片的價格仍低於象牙。也因此,WJC情報總監Sarah Stoner表示,野生動物的組織犯罪並非針對特定物種,而攸關於高價值的商品與利潤,如果利潤好,犯罪組織就會將其它物種納入網絡之中。

正因為走私是跨國的組織犯罪,Sarah Stoner指出,若要解決野生動物的走私問題,就必須透過國際層面解決,而不只是在國家層面上,中國與奈及利亞近日破獲的走私案就是很好的例子。去(2019)年10月,中國緝獲了10.65噸來自奈及利亞的穿山甲鱗片,這批鱗片混和了生薑,自奈及利亞出發後,以南韓為中繼站,最後抵達中國並被破獲,而這起緝獲的背後是長達一年的調查,共逮捕了18名嫌犯。

Sarah Stoner認為,打擊野生動物跨國走私必須調查清楚必且有意義地破壞這些組織,才有機會挽救穿山甲極其脆弱的處境。而WJC則表示,WLC將在全球持續蒐集證據與調查野生動物走私案件,進而破壞這些犯罪組織的跨國犯罪。

閱讀完整報告可至WJC網站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