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屋收容所剪耳爭議 志工、獸醫說法兩極

記者 陳璽安/報導

桃園新屋收容所日前傳出犬隻疑似遭到不當剪耳,一名志工在網路上貼出一隻黑狗的照片,抗議犬隻剪耳的範圍過大,並表示多次看到絕育後的犬隻被剪掉將近二分之一的耳朵,甚至有雙耳都被剪耳的情形,令人於心不忍。對此桃園動保處回應承諾將全面剪討剪耳的標記與範圍;不過桃園市獸醫師公會在到所關切後則表示,現場沒有發現剪耳過當的情形,且認為志工的照片有誤導嫌疑。

桃園新屋收容所日前傳出犬隻疑似遭到不當剪耳,圖為當事狗。桃園市獸醫師公會/提供

為了在TNVR(捕捉、絕育、疫苗、回置)時能夠區別已絕育的犬隻,獸醫師為浪犬絕育時大多會剪去犬隻耳尖作為記號,並以「公左母右」的方式,為公犬剪左耳,母犬則是剪右耳。不過日前有志工抗議桃園新屋收容所的獸醫有剪耳不當的情形,其以一隻黑狗「小甜心」的照片為例,表示收容所獸醫師常有剪耳的範圍過大、剪錯耳或剪雙耳等情形,有時還會為沒有回置必要的犬隻剪耳,令志工十分心疼。志工表示多次向所方反應卻都沒有改善,因此透過粉絲專頁「我愛熊熊 I love Shung」,於本(3)月3日發文號召網友向桃園市政府反應。

對於志工的抗議,桃園動保處於臉書發文回應,新屋收容所在收到消息後已於第一時間找到「小甜心」,確認牠的傷口恢復情形良好,之後也會好好照顧牠,不會讓傷口感染的事情發生,並承諾未來會全面檢討剪耳的執行狀況,確保不會有不當剪耳的狀況發生

志工抗議新屋收容所獸醫師為絕育犬隻剪耳時常有剪耳的範圍過大、剪錯耳或剪雙耳等情形。翻攝自網路

桃園市動保處長王得吉受訪時表示,收容所的獸醫都很有經驗,通常不會剪去太大範圍,對於犬隻的剪耳傷口大多會給予抗生素治療或電燒的方式,幾天後就會結痂,獸醫師在確認絕育傷口癒合狀況時也會一併注意剪耳的傷口,以「小甜心」來說,牠的剪耳範圍大約四分之一而已,可能是志工在剛剪完耳的時候拍照才會看起來比較嚴重

王得吉同時說明,「小甜心」目前傷口復原良好,沒有擴大也沒有感染,而收容所人員也進一步巡視了所內亞成犬的剪耳狀況,皆沒有剪耳過當的情形,至於志工其它照片中的犬隻,由於貼文中沒有晶片號碼,也不確定拍攝時間,在犬隻流動率高的情況下,動保處無法進一步確認些狗的剪耳狀況。

在網友的關切下,桃園市獸醫師公會也應市長鄭文燦要求,於本(3)月5日到新屋收容所瞭解狀況,結果並沒有發現志工所說剪耳範圍過大的情形。桃園市獸醫師公會總幹事陳英偉表示,為絕育犬隻剪耳其實是數年前動保團體的要求,當時動保團體為了方便辯識,甚至要求公立收容所獸醫師為已絕育犬隻剪去三分之一的耳朵,但獸醫師大多不忍剪去這麼大範圍,因此會以剪去四分之一為約定俗成的原則,而經公會到新屋收容所瞭解的結果,志工所說的「小甜心」完全符合一般獸醫師的剪耳比例。

桃園市獸醫師公會表示「小甜心」的傷口處理沒有問題,傷口癒合正常。桃園市獸醫師公會/提供

桃園市獸醫師公會表示「小甜心」的剪耳完全符合一般獸醫師的剪耳比例。桃園市獸醫師公會/提供

桃園市獸醫師公會表示,經公會理事到場查看,「小甜心」的傷口處理沒有問題,傷口癒合正常,耳朵只有剪去一小角,並沒有所謂剪掉一半的情形,而「小甜心」的身份也經晶片確認了,不會有張冠李戴的可能。桃園市獸醫師公會進一步指出,志工拍攝「小甜心」時,照片只顯示一隻耳朵,又將耳朵向前壓,使耳朵看起來比較短,加上手術剛做完不久,才會讓照片看起來比較恐怖,因此桃園市獸醫師公會認為用一個沒有過錯的案例來批判會讓桃園動保處蒙受不白之冤,也讓第一線的動保獸醫師心寒

對於桃園動保處與桃園市獸醫師公會的回應,幾位志工在臉書上回應表示這種狀況並非個案,新屋收容所也確實發生數次剪錯的案例,志工已經多次反應未果,甚至曾有獸醫師直接向志工說「啊就剪錯啊」並認為志工大驚小怪,因此志工才會選擇透過網路公開,希望動保處確實改善而非只想著滅火。

志工們也透過「我愛熊熊 I love Shung」管理員熊熊媽向記者表達希望低調不願受訪,熊熊媽表示,志工對新屋收容所的批評與建議常導致所方對志工的限制,最後只會傷害到狗的權益,可能是因為這層顧忌才讓志工不願受訪。熊熊媽也在粉絲專頁中表示,貼文受到的關注出乎意料,也很高興台灣民眾對動保的關注,這些志工只希望狗狗們能夠被友善對待,希望未來不要再有剪太多或是剪錯的狀況發生。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