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二夜之後,討論十二夜之前

記者 何宜/報導

九把刀昨(9日)晚現身集思臺大會議中心,參與和台大懷生社「看不見的迫遷」團隊共同主辦的「十二夜之後該如何?看不見的浪犬悲歌」講座,希望藉由此公開討論會請民眾一起思考十二夜票房所得,該如何運用。

參與十二夜之後討論會的民眾。 何宜/攝

九把刀表示,十二夜票房在扣除戲院拆帳後為3千2百多萬元,在被政府「劫掠」稅金後將全數捐出。至於這筆錢該怎麼捐、捐給誰,便是舉辦此討論會的用意。

講座共分兩部分,前半場由代表「前線工作/絕育、教育、法律」三方面的專業人士,從他們認為最有效幫助流浪犬貓的方式,提出言簡意賅的論述進行申論,申論完後開放現場及網路直播由民眾發問,後半場則請政府單位、愛心媽媽及寵物繁殖業者講述各自觀點,最後再由現場觀眾及網友投票。九把刀也承諾,將會仔細看過每一份投票單,重視每份意見。

前線工作/絕育

在前線工作部分,台大懷生社資深社員郭璇、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執行長劉晉佑及壽山流浪動物管理志工隊表示,流浪犬依來源可分三種:較親近人的棄犬/走失犬、半放養式的家犬,及在野外繁殖的野犬。針對不同類型的浪犬,應該有相對應的處理方式:植有晶片的棄犬/走失犬應該加強寵物登記與飼主責任;半放養家犬在鄉下比例高,應採取下鄉絕育,讓浪犬數量獲得控制;而野犬因其較難親近人類,應實行TNR。

教育

教育方面,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理事長林憶珊針對國中小學的生命教育出發,強調同伴動物對於孩童發展有正向影響,而EMT tough 急難救助團隊的動保稽查員李榮峰表示,如果從教育紮根「生命皆平等」的觀念,就可以有效阻止流浪犬問題,因為替寵物植晶片、不棄養的觀念是從小就根深蒂固的。

EMT說:動物流的血和人類一樣是鮮紅色的,同樣是生命! 何宜/攝

九把刀也在QA時間向台上專家發問:如何在做生命教育的同時,教導孩子要愛護流浪動物,卻吃經濟動物,湯宜之回答:這需要談到人道平權、動物權及動物福利,而這個部分正是他們希望進入學校教育裡讓學生討論的。「我們應該跟動物建立怎樣的關係?」,讓小孩理解基於動物福利下該如何人道地利用動物?

法律

而從現有法律規範來看,湖光動物醫院院長林雅哲強調,現行之動保法侷限在寵物上,且認為流浪動物都是由寵物被棄養的而成的,故無針對流浪犬做出明確定義及制訂相關法定條文,但流浪狗並非有飼主之寵物,也就無「法」可管。台灣貓狗人協會執行長黃泰山表示,目前動保法修改已經一讀通過,正在黨團協商中,解決流浪動物最主要的兩項原則,為流浪犬/半家犬減量,及街犬捕捉,在這兩個原則下可以訂出許多具體作法。

 

下半場的多元觀點,及九把刀最後到底做了什麼決定,居然直接批評政府官員?

請點選下方延伸閱讀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