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行TNR 林雅哲情定流浪貓狗

記者 邱子喬/報導

說到人與動物的關係,湖光動物醫院負責人林雅哲醫師有妙喻,「野生動物與人類的共存規則,就像兩個不同的國家,互相尊重、互不侵犯;家畜動物則像是公民,擁有公民權,法律規定了牠們該怎麼被對待;至於流浪動物,牠們像是住民,無人管理,但仍應擁有最基本的生存權與居住權。」

關注流浪動物的林雅哲,和TNR幾乎畫上等號。邱子喬/攝

從1988年幫助愛心媽媽替流浪動物做結紮手術起,林雅哲就開始關心台灣流浪動物的狀況,他以醫學背景進行科學分析,最後決定全力投入TNR(Trap、Neuter、Return誘捕、絕育、回置),從流浪動物的源頭著手。而台灣目前大力執行與宣導TNR的工作團隊之一,就是林雅哲和湖光動物醫院。

每逢週末,湖光工作團隊將大量的醫療器材裝載上車,開到各鄉鎮的活動中心或學校現場搭起手術檯,免費為民眾帶來的流浪動物進行絕育手術。光就2013年一年,下鄉次數多達60次,共為約4991隻流浪犬貓結紮。

大量的流浪犬貓到底從何而來?林雅哲說,台灣大多數流浪在外的狗貓並非來自飼主棄養,而是過去四、五十年來在沒有良好的飼養制度下,民眾放養犬貓任其繁衍的結果。實際觀察,收容所內的純種犬貓僅占收容數量的一到二成,絕大多數是米克斯,可以推論因民眾購買再棄養或繁殖場惡意丟棄,都不是主要源頭,而是來自鄉下地區民眾野放餵養的犬貓。

沒項圈不繫鏈,這些犬貓吃飽喝足在外四處遊蕩時,便是一般大眾認知的流浪動物,牠們來去自由,不會被帶去動物醫院結紮,於是自然而然的交配生育,產下一窩窩的幼貓幼犬,原本餵養的飼主負擔不起,就將幼貓仔犬丟棄,流浪犬貓數量因此不受控制的擴增,進而形成種種社會安全與衛生問題,迫使相關單位不得不捕捉收容。

林雅哲說,政府與一般民眾只看見「丟棄」行為,認為飼主不負責任,放任牠們繁殖又棄之不顧,實際上這些餵養流浪犬貓的飼主,是基於同情或憐愛才予以餵食,也使牠們得以延續生命,因此政府應該做的,是協助這些飼主建立正確觀念,將餵養的犬貓結紮、打疫苗與植晶片,如此一來即能有效控制源頭。

湖光動物醫院自許為社會企業,設立認養櫥窗和流浪動物的醫療優惠。邱子喬/攝

政府單位目前處理流浪動物的方式是設立公立收容所,編列人員去捕捉流浪犬貓,民眾棄養的也收容於此,十二天後若無人認養,就予以安樂死,以免收容數量過多,人力資源與空間無法負荷。對於此種處理方式,林雅哲強調抓進收容所的犬貓必須是「精確捕捉」,也就是應具備檢舉、指認以及查證的流程,而捕捉的對象應該是對民眾具有攻擊性或危害的兇猛動物,而非毫無標的的濫捕,如此才能真正落實保護民眾、不犧牲無辜、不歧視物種。

至於近年為避免飼主棄養造成流浪動物增加而倡導的「飼主責任」,要求飼主必須為寵物進行登記與植打晶片,在林雅哲看來,也不合實際,難以解決問題。他指出,一是飼主責任的界定並不明確,餵養或是放養的情況不完全等同於飼養;二是寵物登記與結紮在鄉下或是偏遠地區仍難以落實,這些地區缺乏獸醫與動物醫院缺乏,飼主必須開車前往好幾公里外的市區才有辦法為寵物結紮與植晶片。

因此,林雅哲期許政府與全台各地的獸醫能共同研商,藉由政策補助讓獸醫師願意離下鄉,到缺乏動物醫療的地區為民眾餵養或飼養的動物進行醫療、結紮手術、植晶片與寵物登記,正如湖光動物醫院團隊一直以來的工作一樣。一旦結紮與寵物登記落實的範圍擴大與達到一定的數量,林雅哲說,流浪動物的源頭自然能夠減少,政府便不必花費金錢去擴建收容所,「十二夜」或者也可走入歷史。

落實動保,林雅哲認為動保員的存在非常重要,因為動保員就像義交與義消可以優先執行第一線的工作。台灣雖然已有法源依據,得以開課授証的方式產生動保員,讓他們擁有知識技術與執行動保工作的義務,只可惜政府在這方面的努力尚嫌不足,沒能持續開課培訓更多的動保員,推動執行動保政策。

位於台北市大橋頭的湖光動物醫院,不止提供流浪動物的醫療優惠,也設立認養櫥窗,民眾看到中意的狗貓,可以直接洽詢認養。林雅哲視湖光動物醫院為社會企業,設立目的在於建立對動物友善的文化價值,並提供合理的收費,讓民眾信賴在這個社會環境裡飼養寵物並非難事!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