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保育探險家 擊退血腥時尚

記者 呂幼綸/報導

血腥時尚(Bloody Fashion)是愛護動物人士必須長期抗戰的黑暗勢力!血腥時尚的顯著例子是皮草(Animal Fur ),當貴婦名媛、明星藝人以穿戴珍罕的毛皮,來炫耀和突顯身價時,往往代表地球上的保育類動物又消失了一些,而有些血腥時尚雖不那麼顯眼,但殘害生命的暴戾更甚,用三隻藏羚羊(Chiru)才能織成的夏圖希Shahtoosh披肩就是例子。

夏圖希又叫穿戒圍巾,因為它可以輕易的穿過戒指。  圖/網路

柔軟保暖的夏圖希Shahtoosh披肩流行於90年代,雖然售價高達一萬美元以上,卻因是「富貴」和「品味」的標誌,成了搶手的流行服飾。「山居歲月」作者彼德・梅爾在另一本著作「有關品味」中就將它單獨列為一個篇章。

只是彼德・梅爾當時誤認它是一般蒙古喀什米爾山羊毛,在文中提到這種極品羊毛必須捨棄山羊的外層粗毛,只取用內層的細軟裡毛,而取用的方法唯有靠人手慢慢耙梳,況且從每隻山羊身上僅能梳理出幾盎斯的毛,這款保暖服飾的昂貴似乎也就顯得合理了。

一條大披肩可以輕易穿過指環,被視為極品中的極品,夏圖希Shahtoosh到底為何如此珍貴?1998年,一支到中國邊境探險的隊伍,揭開了謎底,答案卻是令人毛骨聳然。 

探險隊隊長黃效文回憶起1998年6月這一天,眼中猶有不忍,「我們在新疆境內的阿爾金山首次發現了藏羚羊的產羔地,看見七、 八千隻母羚羊被盜獵者剝去毛皮,許多屍體旁還伴著剛出生的小藏羚羊。」

中國青藏高原可可西里自然保護區管理員查獲712隻被盜獵者殺害的藏羚羊,其中不少為懷孕的母羚羊。 中新社

原來,被中國列為一級保護動物的藏羚羊,主要分布於青海、新疆、西藏和四川等地,少量在印度拉達克地區,牠們多棲息於海拔3250~5500公尺,年平均溫度0℃的高地。集體生產是藏羚羊的習性,每年5月母羊群遷徏至特定地點生產,然後再帶著羊寶寶循原路回返棲息地。

冷血的盗獵者利用此一時機,把產羔地變成了屠宰場,現場剝去母羊的毛皮,再運往印度加工,而至少要三隻藏羚羊的羊絨才得製成一件夏圖希Shahtoosh。

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在北京舉行的「終止罪惡的貿易—拯救瀕危藏羚羊國際行動」會議上,展示一條長2公尺寬1公尺的夏圖希,這一條披肩至少要殺死十隻藏羚羊。

黃效文看著血染高原的慘況,心中做出決定,「我把產羔地的大屠殺景象拍成片子,再利用媒體的力量傳播開去。」因為當時會購買披肩的大都是社經地位高的女性,在看到影片目睹血腥真相,飽受震撼之餘,她們立即付諸行動,以拒買來抵制屠殺,而當市場不再時,盗獵者也自然歛跡。

盗獵藏羚羊的劣行真的絕跡了嗎?很不幸,根據2012年的資料,不法的屠殺行為雖然銳減,但依舊存在,因為世界上總有不計高價,想要取得珍稀物品的人,夏圖希Shahtoosh的地下行情現在已近兩萬美金。而藏羚羊的隻數從10萬隻減為7萬5千隻左右。壓制血腥時尚的黑暗勢力,是不能停歇的功課!

延伸閱讀:藏羚羊和夏圖希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