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治病、我治心 志工夫妻齊力照顧流浪狗

記者陳建明/報導

在陽光傾洩的運動公園陪狗兒們玩耍,或是在醫療台上仔細檢查狗狗是否有異狀;他們雖然不是狗兒們真正的主人,但奉獻的愛心一如父母對待自己的孩子。台北市動物之家,有著這麼一群志工,憑著熱情在繁忙工作之餘,抽空照顧這些被遺棄的孩子們。

愛狗夫妻楊精傑與王文琪,是志工拍檔。台北市動物之家/提供

每到禮拜2與禮拜4,就會有一對夫妻在台北市動物之家內穿梭忙碌,妻子王文琪仔細地幫毛孩子診治疾病,而丈夫楊精傑則在犬舍照顧毛孩子的起居,也會趁天氣好時帶牠們散步運動,更重要的是重建這群毛孩子對人類的信心。

王文琪原本是一位開業獸醫師,婚後怕繁忙的工作會影響為人妻的職責,毅然頂讓獸醫院,專職家務。但是,熱愛動物的她總在內心召喚下,帶著老公到愛心媽媽的狗場當志工,奉獻專業與熱情,三年前來到台北市動保處的內湖動物之家,成為醫療志工。

同樣是治療狗狗,當獸醫師和做醫療志工有什麼不同?王文琪說,在動物之家救治好一隻流浪狗,再看到牠們被收養,擺脫無家可歸的命運,有如重獲新生,心中的成就感是當獸醫師時難比的。

「也讓我找回當獸醫師的初心、小時的夢想。」王文琪國中時就立志讓狗狗有更好的生活,也因而就讀獸醫系,她說經營獸醫院時,似乎逐漸磨損了熱情,但救治流浪狗卻讓她重燃內心的火燄,樂此不疲。

夫妻檔合作照顧收容犬/台北市動物之家  提供

王文琪的志工之路,丈夫楊精傑一路相陪。本業是鋼琴老師,楊精傑在照顧狗兒時,善於用音樂人細膩的情意去安撫滿懷恐懼、不安的狗兒,有時要花上兩三個月的時間,才能讓踡縮於角落的狗突破心防,走到他身邊,遭到兇狠的狂吠,甚至被狗咬,都沒有擊潰楊精傑的愛心,他總是以耐心陪伴,用溫言軟語呼喚,直到狗狗對他建立信賴。楊精傑直言,雖然費時費力,但唯有讓牠們建立起對人的信賴,才有機會被領養。

面對安樂死,愛狗人士情何以堪?楊精傑說,初期發現親手照顧的狗兒就這樣消失了,當然無法接受,非常痛苦,但後來找到紓緩心情的方法,在得知某隻狗即將被安樂時,還會在前一日帶牠外出走走玩玩,讓牠留下快樂的記憶。

看到志工的流動率不低,楊精傑與王文琪除了帶領新的加入者盡快熟悉工作之外,更和其他志工夥伴力圖找出凝聚情感的方法,期望結合眾人之力,為這些流浪過的毛孩子找到家園、找到幸福 !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