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醫荒 全台僅剩約九十隻

記者陳建明/報導

在工作犬界,警犬與導盲犬都為世人所熟知,但有一群醫師穿梭醫療院所、特教機構的狗隻,牠們撫慰老人孤寂的心靈,為自閉兒開啟人生的另一扇窗戶,更幫助復健者完成復建工作,牠們沒有複雜的醫學背景,卻有古道熱腸,願意陪伴人的愛心,他們是具有療癒功能的「狗醫生」。

狗醫生與老太太。 台灣狗醫師協會/攝

台灣狗醫生協會專員蘇霈芯表示,目前協會共有九十多隻合格狗醫生,但遠遠不夠應付全台的需求。

狗醫師數量不足,訓練也不簡單,考驗著飼主與寵物間的默契,蘇芯霈指出,訓練一隻合格的狗醫生需要一年的時間,從基礎課程以口頭命令開始教起,接著要求穩定性,順利通過中高級課程後,訓練師必須觀察狗狗是否有傷人紀錄、飼主是否適合擔任指導,經核可後,飼主與狗還必須每年再考一次。

飼主與狗醫生。 台灣狗醫生協會/攝

談到協會對狗醫生的教育方針,蘇芯霈感嘆,人與狗一樣都必須經由教導而成長,但現在飼主經常忽略這點,遇到問題就隨意遺棄寵物。本協會希望讓飼主知道,每隻狗資質都不同,與其打罵,不如用愛的教育感化,達到良好的學習效果。

說到狗醫生與病患間的互動,蘇霈芯提起一段故事,狗醫生麥可曾經服務於一位患有腦萎縮的女孩,經由麥可牽著練習走路與爬樓梯,女孩老師表示,現在女孩已經可以站起來。另一個案例是患有自閉症的兒童居然可以注視狗醫生並與之互動,這些都是人與動物間的溫情,帶來的神奇療效。

協會訓練出非常多優秀狗醫師,對社會有著不可抹滅的貢獻,但談到營運狀況,蘇芯霈感嘆,2010年協會曾因為資金不足,訓練師太少無法開課而差點熄火,直到透過新聞播送才廣為人知,吸引一群熱心人士捐款,讓協會度過難關。畢竟狗醫生出任務都是做公益,一方面學費只要在二年內服務滿四十小時之後,就退還給飼主,所以資金大部分依賴捐款。

對於協會的未來,蘇霈芯表示,協會需要募集更多的狗醫生與訓練師,滿足更多需要服務的人,另外也將向志工邀稿出書,讓狗醫生帶給人的感動散佈到全台灣。

資訊類別: 
標籤: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