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犬爸爸王丰 長年救狗無怨尤

記者 何宜/報導

一位空中飛人、一群流浪狗,天、地之間的距離,而簡單的「愛」卻讓這個看似遙遠的組合產生了密不可分的連結。他,是華航機師王丰,一個愛狗的性情中人。

在採訪前,已在網路上觀賞許多王丰的相關影片,發現每當他描述到人狗間的情感、或是流浪狗互相照護的故事,他都會語氣哽咽流淚,好友更笑稱王丰是個愛哭的狗王。

 

童年小白狗玩伴 打開一扇救援窗

王丰從小就相當喜愛動物,民國61年,國小五年級的他養了一隻剛滿月的小小狗,取名Jimmy。「那時候我騎著自己的小腳踏車,把狗裝在便當盒裡面,偷偷的帶回家養,」王丰回憶起人生養的第一隻狗。

小白狗Jimmy成為王丰童年很重要的陪伴,不過Jimmy卻在民國76年3月走失。王丰聽說走失的家狗往往會被清潔隊捉走,於是他鼓起勇氣隻身跑到了當時在吳興街的收容所,不過沒有找到Jimmy,卻讓他看見了收容所其他受苦受難的流浪狗。

「這狗根本不該殺嘛,政府說不殺不行,因為數量太多沒辦法控管,請問來源是什麼?我們找到問題癥結,然後你政府自己沒有好的法律去約束,繁殖場整窩整窩的丟,你政府沒有辦法去約束它,對老百姓的棄養也完全沒有罰則。這些流浪動物牠並沒有犯什麼錯啊,你憑什麼把牠們抓起來,把牠全家殺光?」王丰講到激動處,因為他無法忍受政府如此漠視貓狗生命。

Ellen是王丰2008年在龍潭撿的,當初17公斤,現在幸福增胖到42公斤; 大寶則是新屋收容所救的,右腳殘廢。 王丰/提供

「這不公不義的事情,為什麼要存在?」王丰問。似乎是無法得到一個答案,於是王丰便開始積極投入流浪動物的救援,他不在乎狗的美醜、年齡,從收容所中領出20多隻快被安樂死的狗。有傷、有病的狗就先送醫,再找寄養家庭或中途之家,若沒人領養,王丰就繼續付生活費。

 

結拜兩姊妹 志同道合建莉丰慧館

「其實我遇過很多愛狗人,很多就像我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樣,」王丰直率的說,「結識我這個結拜妹妹,是在2013年3月8日,大城莉莉為了慶祝自己56歲生日,特別去了新屋收容所救了20隻即將被安樂死的狗。」王丰談到當時他和大城莉莉、善果林淨土寺護生園的徐文慧園長一起結拜,並由大城莉莉出資、王丰號召、徐園長投入照護的合作模式建置了位於台南將軍里的「莉丰慧館」。

左一王丰,右一為大城莉莉。 王丰/提供

莉丰慧館在2013年7,8月整修完畢,9月開放民眾認領養,但因為莉丰慧館地理位置較偏遠,通常只有假日人較多。王丰感嘆,救狗不難,難的是送養。

當狗狗醫治好、也順利康復後,卻找不到人帶他回家,這其實也和現在流浪狗面臨的問題類似,問及有無解決的方法,王丰也提供了他的想法,他認為其實養一隻狗跟養兩隻狗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如果現在有養狗的飼主不計較品種,應該再去收容所認養流浪狗,這樣就可以拯救更多的生命!

王丰與莉丰慧館合影留念。 王丰/提供

愛心妥善使用 不求回報一心為狗

個性豪爽、喜愛結交朋友的王丰,不說你可能不知道,為了幫助流浪狗,他曾發過收錄10首歌曲的專輯,也曾經將自己唱了3首歌的youtube影片上傳至臉書,要好友們「打賞」,一共募集了85萬,當作緊急醫救流浪狗的經費。

「因為我認識的人多,所以大家常常找我幫忙,不過我都不經手錢的事情,而且預定的金額一到就會停止,不會無上限募款或是轉移款項,因為要適可而止這樣大家還可以再去幫助其他的人。」王丰解釋,常常在工作時自己也會有空服員特別跑來想捐款,請王丰務必收下,「我在想不知情的人看了可能會納悶,怎麼有人拿錢給對方還拜託對方一定要收下。」

王丰在救援流浪動物時不求回報地付出,問及自己獲得了什麼,他答道:「怎麼說呢,因為做這件事讓我變得更心胸寬大、不計較,因為狗狗心智年齡大約是2,3歲的小孩,和牠們相處時會體會到所謂的單純、不抱怨跟忠誠,所以其實是狗救了我。」

王丰與護生園的1100隻從死神前搶回的「死刑狗」。 王丰/提供

採訪快結束時王丰說道:「唉啊~其實我沒什麼好寫的啦,不就是個賺錢維持生活的糟老頭……不過我只希望我做的事,只要有一個人聽進去,30年以後開花結果,就值得了!」

救助流浪狗的人何其多,為什麼王丰的故事總是輕易的打動觀者的心?也許是因為他與生俱來的魅力,不管是超強的號召力、無遠弗屆的影響力等等,都將他與流浪動物的一則則感人故事呈現至你我面前,然後跟著他一起被觸動、一起哭得亂七八糟,而這就是人與動物間最真摯的情感。

 

王丰說流浪狗的故事 駕駛艙獨家報導—PeoPo公民新聞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