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照顧老榮民犬 杜白籌資1千萬

記者 陳珊珊/報導

宛如美國作家洛夫廷( Hugh Lofting)筆下「怪醫杜立德」的獸醫師杜白,總能輕易看穿狗狗的心事,並且與狗狗打成一片。在談起曾經照料多年,如今已經過世的導盲犬Ohara,就好像在講述自己的親兄弟一般,而最近他正在履行一項與Ohara之間的秘密約定,那就是照顧更多像Ohara一樣的工作犬。

中心動物醫院院長杜白談到動物,充滿無盡的憐憫。 陳珊珊/攝

中心動物醫院院長杜白表示,當工作犬在執行任務時,牠的一切生理需求都得依靠主人的口令,才能得到滿足,長時間下來,導致許多工作犬身心都承受相當大的壓力,像Ohara在8歲半的時候,就曾經發生腎衰竭問題。

「我希望在牠們退休之後,能獲得良好的醫療照顧,同時能練習當一隻調皮搗蛋的狗,當一隻真正的狗」,杜白指出,目前國內工作犬的訓練制度,為了讓狗狗專心服從命令,變相剝奪了牠們與生俱來的天性。

他說導盲犬界的長壽狗Ohara,能在15歲高齡才往生,就是因為具有「可以執勤,又可以保有自我」的個性優點,所以每回Ohara來到他的醫院,脫下導盲鞍,就玩得很瘋,全力紓解執勤時擔負的壓力。

為了履行對Ohara的承諾,照顧緝毒犬、搜救犬、軍犬、警犬等工作犬的退休生活,杜白開始籌措1000萬資金,扣除採買醫療器材費用,其餘都將作為他口中的「老榮民犬」的醫療經費,目前才累積10多萬元,但他一點也不以為意,反而表示現在就可以開始執行了。

杜白期望更多工作犬在退休後能得到完善的照顧。取自網路

回憶與Ohara初次相遇的經驗,杜白說,當年Ohara的使用者張國瑞,從紐西蘭帶回Ohara後,遇到動物檢疫問題,為了取得諮詢意見,張國瑞就帶著Ohara來到中心動物醫院。

杜白直說,「國瑞與Ohara是一體的,我和Ohara是一體的,所謂一體,就是哥兒們,牠第一次來找我,彷彿前世的哥兒們再次碰面,我們在地上扭成一團」。接下來的幾年當中,杜白不但是為Ohara免費醫療的御用獸醫師,更是Ohara的玩伴。

杜白說,就像目前已研發出一種提供視障者使用的晶片,得以幫助他們改善視力,不需再過度依賴導盲犬,他期盼未來能減少各種工作犬的數量,讓每隻狗狗都能快樂地做自己。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