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苦難 貓屋室友歡喜作伴

記者 陳珊珊/報導

住在台北市支持流浪貓絕育計畫協會「貓屋」的流浪貓,有些是見證捕獸鋏的兩腳貓、三腳貓,有些是愛滋貓、受虐貓,牠們背後都有一段令人鼻酸的過去,但現在,牠們安安逸逸地享受住家生活,有音樂可以聽,有專人服侍,而一天中除了兩頓正餐之外,還有下午茶時間和可口零食。

三腳貓「阿轉」是捕獸鋏的受害者。  陳珊珊/攝

這間位於大廈6樓的貓屋,室內清靜整潔,映入眼簾的是10多隻彼此相親相愛的貓咪,在這個空間中,好動的貓恣意到處行走;安靜的貓就窩在自己的角落,各自擁有自在的生活模式。且來看看以下3位貓屋室友:

8歲的三色花貓「花嬸」,戴著頸套,身體上還可見到一塊塊血紅傷口。「花嬸本名其實是花花花,但看到牠大嬸般的身材,才替牠改名」,協會執行長Mindy表示,花嬸來到貓屋已有2年的時間,當初是民眾通報救援案件,牠的上半身疑似被不明人士潑灑化學藥劑,造成皮膚大面積嚴重灼傷,當時情況相當危急,經過長時間醫療,才把花嬸從鬼門關前搶救回來。

擁有不少粉絲的「花嬸」是協會文宣品上的主角。 陳珊珊/攝

跟花嬸一樣同屬嬸字輩的「待轉嬸」,又叫「阿轉」,只有三隻腳,右前肢被捕獸鋏所傷。這裡的貓命名都其來有自,Mindy說,「當初是志工在待轉區等待左轉時,看到一隻沒有剪耳的三腳貓出現在馬路中間討食,由於在路上三腳貓很少見,懷疑是民眾走失的貓,於是就將牠帶回安置。」後來檢查發現阿轉已節育,但沒有植入晶片。

國內已立法禁止使用捕獸鋏,但貓狗被捕獸鋏所傷事件仍層出不窮。 陳珊珊/攝

Mindy提到,阿轉還有一個曲折的故事,「之前屏東有一個民眾,表示願意收養阿轉,但後來送過去後,對方卻遲遲不告知阿轉的現況」,後來Mindy便與志工南下找貓,才發現對方並沒有善待阿轉,於是又將阿轉帶回照顧。

獨眼貓「嗚啦」見到陌生人,居然討起摸摸來。 陳珊珊/攝

另一隻「嗚啦」同樣也是隻親人貓,「之前嗚啦只能吃流質食物,不過最近開始可以吞嚥泥狀的食物了。」Mindy表示,嗚啦當初是從收容所接出的車禍重傷貓,因為愛滋帶原,讓牠免疫系統較差,復原較慢,車禍嚴重的撞擊,造成牠的上下顎骨頭脫臼,並左右位移,不斷流口水,嘴巴無法正常閉合,連吞嚥都有困難,不過在經過多次手術,包含下顎骨折修復、結紮、眼窩感染清創及組織摘除修復手術之後,嗚啦現在逐漸恢復健康,身體也圓潤了起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