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委會狂犬病動物實驗 讓人民難安

陳惟華 / 英國牛津大學神經學博士

美國知名脫口秀「艾倫秀」主持人艾倫.狄珍妮上週致函農委會陳主委,希望台灣不要用動物做感染狂犬病的實驗,因為不人道且無科學必要。而主委竟然回應立委,宣稱狂犬病一旦發生,難用現有疫苗處置,難道是指農委會現行採購施打的狂犬病疫苗對台灣的鼬獾狂犬病毒沒有保護作用﹖根據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手冊指出:遵照OIE的要求所生產且可上市的疫苗,能夠抵抗所有第一型遺傳譜系麗莎病毒。請問主委是根據那些研究,遽下此結論。

首先質疑農委會在鼬獾狂犬病疫情處理上的兩項嚴重的疏漏:

農委會一再強調:台灣跟中國的鼬獾狂犬病毒株有10%的差異。可笑的是,整個第一型遺傳譜系麗莎病毒 (phylogroup 1)之間的基因序列差異就高達30%,就連台灣的三群鼬獾狂犬病毒之間的基因差異也有5〜7%的不同,怎能宣稱台灣鼬獾狂犬病毒是新的物種﹖如果台灣鼬獾狂犬病毒真的是一種新物種,那更應該要優先實驗現行所施打狂犬病疫苗的防護力,也就是「體外病毒中和實驗」,而不是人工感染動物的實驗!

農委會至今仍然沒有提出現行注射的狂犬病疫苗,對台灣鼬獾狂犬病毒的防護力如何?     取自網路

疫情爆發已10個月,農委會至今仍然沒有提出現行注射的狂犬病疫苗,對台灣鼬獾狂犬病毒的防護力----事關防疫最關鍵的實驗資料,以便選擇現有市場上最具有防護力的疫苗,而不是一味地堅持要做與防疫措施無關緊要的狂犬病毒感染動物的實驗,此乃失職一。

其次,疫情爆發至今,疑似狂犬病或被疑似狂犬病動物咬傷的犬貓案例,共有45例。根據農委會和家畜所的處置標準程序,這45例在自然界不幸被感染的犬貓在被收容、觀察期間都不曾做過任何相關檢驗,錯失了如此珍貴的自然感染的臨床資訊,不但讓這些犬貓白白犧牲掉,反而據此疏漏為理由堅持要做人工感染米格魯等動物實驗,倒果為因,此為疏漏之二。

最後要指出,世界動物衛生組織之所以會如此高規格地規範狂犬病毒感染動物的實驗,是因為狂犬病毒會導致被感染的犬隻發瘋、無法喝水,身心受盡折騰而痛苦地死亡。所以,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的指引建議只在新的疫苗或免疫抗體上市之前,才需要做必要之惡的動物實驗。農委會再繼續蠻幹,不但會讓台灣的國際形象蕩然無存,而且身為台灣的人民再也無法信任這樣不專業的農委會而寢食難安。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