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種 改變了狗狗的大腦!

特約編譯  何昱文/譯寫

一項新研究指出,吉娃娃和其他短鼻的狗,由於經過育種改造,讓牠們大腦內的氣味區變動了。幾千年來,人類採用選擇性育種,不但改變了狗的大小,形狀,顏色和皮毛。現在最新研究顯示,在過程中,許多狗種的大腦也被改造有了重新的排列

新的腦成像技術以11具不同品種的狗屍體為探究對象,包括長鼻狗,如灰獵犬和傑克羅素梗犬;和短鼻犬,如獒犬和哈巴狗。結果研究小組發現,許多短鼻狗種,牠們的大腦已經向前轉動,幅度高達15度。

短鼻狗的大腦(如上),顯示這種狗腦部的氣味中心(黃色部分)已經向下旋轉。  取自網路

研究人員表示,狗腦裡的氣味區,被稱為嗅球,而短鼻狗的嗅球移向了頭顱下方,這可能嚴重改變狗狗的嗅覺功能。

約在12,000年前,野狼被馴化為狗之後,「育種產生了很多生理上的變異,最富戲劇性的可能是頭顱造型」,研究者之一的邁克爾·巴倫蘇埃拉(Michael Valenzuela)指出,他是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大學的神經學家。

「狗是非常獨特的物種,竟擁有如此龐大的多元化頭骨形狀」,巴倫蘇埃拉補充,「比任何其他物種都要多得多。」

狗腦的變化等於行為的改變嗎?

目前還不清楚,短鼻或短頭顱的狗,牠們大腦的旋轉和嗅球的移動,是否已經影響了嗅覺能力。但如巴倫蘇埃拉和他的同事指出,短鼻的狗通常不用於嗅聞的工作。

分歧而多元化的頭骨形狀,讓狗狗成為學者眼中有趣的研究對象。  取自網路

「我們一般認為,狗生活在一個充滿氣味的世界,但研究發現,每隻狗的嗅覺世界,都可能與其他的狗有極大差別。」另一研究者保羅·麥克貴立維(Paul McGreevy)在一份聲明中說。

該小組推測,大腦的改變可能改變狗的嗅覺,主要是影響到腦喙遷移流的途徑,或簡稱為RMS,而RMS對正常嗅覺很重要。

「RMS是由大腦中間非常深的地方開始,循著一條可預測的路徑到達嗅球」,巴倫蘇埃拉並指出,「由於嗅球已在短鼻犬的腦中移動,你會看到RMS的過程發生變化,或許變成不規則和不正常。」

巴倫蘇埃拉的研究小組計劃未來再進行一些研究,希望揭開育種導致的大腦變化,是否已經改變了狗的嗅覺。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而我們的小組將會繼續發掘。」

                                                                                                    摘自在線期刊PloS One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