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犬東西軍 愛 vs. 紀律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教育孩子的方式有很多種,每位家長都有各自的堅持──教育毛孩也是,在愛的教育觀念高漲的時代,環球愛犬學校/鐶銶警犬學校的訓犬師沈宏益,依然有他堅持的教育方式,沈宏益認為,孩子做錯事了需要適當責罵,對狗也是,不能無條件的溺愛,任憑狗予取予求。

讓狗狗能融入人類社會的良方是給予牠們口令服從訓練。 /取自網路

在正式投入訓犬操作之前,沈宏益在德國讀書時曾專注修習「動物行為學」。他說,要成為優秀的訓犬師,不只要了解狗的心理,對於生理結構也必須有概念,對狗充分了解,才能最有效率的改善問題。因此在他的教育方針裡,觀念課程相當重要,因此無論是什麼課程,最後一個月飼主都必須陪同犬隻一同上課,讓飼主用對方法與愛犬溝通。

而正是影響沈宏益深遠的的動物行為學課程,讓他的訓犬方式與近年來的主流學派牴觸。在他的想法裡,狗是有感情的動物,但響片訓練的原理是由聲音制約開始,不是直接的人對狗,可能會造成狗老年對聲音較不敏感時,與主人的感情疏離。

2011年訓犬師凱薩米蘭(Cesar Millan) 的系列節目《報告狗班長》(The Dog Whisperer),遭到台灣許多訓犬師聯署抵制反對播出,但沈宏益卻不反對凱薩米蘭的正向懲罰(給動物懲罰,以降低或避免某種行為未來發生的機會)訓犬方式,指出節目中都是針對具有攻擊性的狗,這些狗若無法教育,往往只有安樂死的命運。

沈宏益的訓犬方式,是使用P字鏈做教具,再配合適當的鼓勵與讚美,許多人會認為使用P字鏈是一種處罰的教法,不符合愛的教育,但沈宏益說,當面對行為問題特別嚴重的狗,一味使用愛的教育並不能解決問題,堅持愛的教育的主人被咬傷的例子不在少數。

訓練師沈宏益對狗狗非常有一套,在他眼中,沒有不聽話的狗 沈宏益/提供

支持正向訓練的飼主,往往不能接受P字鏈和正向懲罰,但是就像體罰之於孩童,很多父母也會以不造成傷害的力道,打小孩打手心,訓犬方式有很多種,沒有方法是完美無缺的,飼主可以依循自己的理念尋找訓犬師,能讓狗狗融入家庭和人類社會才是最重要的。

沈宏益近年來致力於改善台灣流浪狗問題,期望台灣能達到德國對流浪狗友善、妥善照顧的願景,也與台北市動保處合作多年,並在近期開放報名的「愛心犬家庭教育課程」擔任講師,若是家中有問題毛孩,不妨聽聽看沈宏益怎麼說吧!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