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本零安樂死的意外 : 悲傷Ponza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台灣電影《十二夜》透過影像,記錄了流浪犬在收容所的血淚 12 天;日本雕刻家大森曉生也曾經在 2011 年舉辦一場以收容所犬貓為主題的個展「群光肖像」,探討安樂死議題。大森曉生創作的依據正是以零安樂死著稱的熊本市立收容所,其中一隻悲戚憂傷的Ponza,深深觸動他的心。

大森曉生 2011 年個展「群光肖像」。 取自藝術新聞社電子報。

日本公立收容所的犬貓 7 天內無人領養,就會遭到安樂。動物是很敏感的生物,大森相信牠們一定對自己身處的狀況有所感受,想透過雕刻記錄動物們的最後 7 天;然而,許多公立收容所不願這種負面形象公諸於世,紛紛拒絕他的採訪。最後是在友人建議下,才找到了以「零安樂死」為目標的熊本市立收容所。

大森前往採訪時很驚訝地發現,儘管一般公立收容所的收容期間是 7 天,但第 4 天起動物的所有權就宣告消失,接下來無論是要繼續收容、轉讓,或者安樂,完全交由各收容所決定,其中不乏因收容空間不足在第 4 天就被安樂的動物;相較之下,熊本市立收容所竟有收容超過 2 年的狗兒,實屬可貴。

蜷縮在收容所一隅的 Ponza。 取自藝術新聞社電子報。

大森拍攝了 500 多張照片,從中挑選雕刻對象。其中讓他特別在意的一隻狗兒,名叫 Ponza。其他狗兒到外面曬太陽時,Ponza 仍獨自留在犬舍。牠就這麼縮在犬舍角落,抬眼盯著大森,一動也不動。那帶著一股怨懟的畏怯姿態,讓大森感到不忍,迅速拍照離開。大森在收容所採訪了一整天,Ponza 的姿勢和位置幾乎沒有變過。大森表示他從未見過如此封閉自我、悲傷無限的狗兒。

為了展出更多動物,大森決定以頭像方式呈現,唯獨 Ponza 是全身像,因為大森覺得牠整個姿態都是表情的一部分。

 大森曉生雕刻的 Ponza 肖像。 取自藝術新聞社電子報。

個展結束 1 個月後,Ponza 被安樂了。松崎所長苦澀地解釋:「Ponza 對於身處人類社會這件事感到痛不欲生。」

這個意料之外的結局令人不勝唏噓,但畢竟是比任何人都愛著動物們的職員們所下的判斷。大森很慶幸自己替 Ponza 留下雕像,他說 Ponza 是個展中最受注目的作品,有些參觀者甚至在畫廊潸然淚下。

閱覽藝術新聞社電子報

日本熊本收容所零安樂死10年奮鬥紀實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