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爺爺陳維壽 見證王國興衰史

記者 陳珊珊/報導

台灣擁有400多種蝴蝶,在國際上曾經享有「蝴蝶王國」美名,隨著經濟起飛,蝴蝶王國卻沒落了。追蝶70載,至今仍致力蝴蝶保育的陳維壽就感慨,「以前蝴蝶的密度非常高,但現在台灣幾乎變成蝴蝶沙漠了,能勉強維持蝴蝶族群數量就很好了。」

「蝴蝶爺爺」陳維壽一生愛蝶,更加護蝶。 陳珊珊/攝

有國寶級蝴蝶專家的稱譽,陳維壽回憶起孩提時代在校園灌木上,第一次目睹蝴蝶蛹羽化成蝴蝶的美妙過程,他說,「當時我剛上幼稚園,有一天我在校園內,看到一個奇怪花蕾,我以為那是會動的花蕾,但只聽到小小的一聲「嗶」聲,花蕾裂開了,裡面跑出一隻很難看的蟲子,正當我覺得失望想把牠打掉的時候,那隻蟲子卻像展開扇子般展開了翅膀,變成一隻很美麗的蝴蝶,飛上天空。」

這奇異的一幕,讓他自此展開愛蝶、追蝶、護蝶的人生。

創立昆蟲博物館  逐夢的基地

成功高中裡的「蝴蝶宮‧昆蟲科學博物館」,館藏規模及學術價值都堪稱獨一無二,並呈現了台灣蝴蝶族群發展興衰史的縮影,全數展示標本都是陳維壽歷經30年採集與收藏的結晶,也讓他成為榮譽館長。

館內收藏的珍貴陰陽蝶,黃裳鳳蝶陰陽蝶(上)、皇蛾陰陽蝶(左)及大鳳蝶陰陽蝶。 陳珊珊/攝

走進「蝴蝶宮‧昆蟲科學博物館」偌大的場館中,只見到近600箱分類整齊的昆蟲標本,讓人眼花撩亂。但陳維壽面對約3萬件、種類高達近5千種的昆蟲標本,卻能侃侃而談每隻昆蟲的故事,「像這隻怪蝶,牠的軀體是成蟲,卻擁有幼蟲的頭,牠不像基因突變,不過之前染病,還因此上吐下瀉。」

深山採蝶 幾度與死神擦身而過

陳維壽年輕時到黃蝶翠谷追蝶的身影。 陳維壽/提供

70載追蝶行程,遭遇無數驚險。「50多年前,有次我在南投海拔3000公尺的馬拉巴部落中進行採蝶工作,看到一種從來沒見過的大型蛺蝶,但追著追著卻迷路了,在一個山洞內度過最漫長的一夜,差點失溫而死,所幸被路過的原住民救起。」

陳維壽回憶,後來他和一位日本教授共同發表論文,將這種新種蝴蝶取名「馬拉巴綠蛺蝶」,而當時採集的那對蝴蝶就成為這種蝴蝶的「模式標本」,至今存放於「蝴蝶宮‧昆蟲科學博物館」內。

陳維壽當年所採集的馬拉巴綠蛺蝶。 陳珊珊/攝

在那之後,又有一次為了採集大紫蛺蝶,前往拉拉山,沒想到在前往的山路上,卻發生車禍,小型發財車摔落到10公尺的山壁下,一行10人除了駕駛全都被拋出車外,後來向外求援才獲救。

不過在康復後,陳維壽又再度前往拉拉山尋覓大紫蛺蝶,即使歷經幾次生死關頭,卻仍澆不熄這位蝶癡的蝴蝶夢。

世界級名蝶面臨絕種危機 保育不能等

陳維壽說,珠光鳳蝶是蘭嶼的特有種,是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曾經在當地擁有豐富的族群數量,牠們的獨特性在全世界2萬多種蝶種中,更具有獨一無二的價值。但當年蘭嶼歷經軍隊燒島事件,後來又因開闢環島道路,危及原始棲息地,加上大量採蝶工業,使珠光鳳蝶在1980年代,族群命脈面臨絕種危機。

珠光鳳蝶和黃裳鳳蝶同是台灣的保育類昆蟲。 陳珊珊/攝

農委會眼見珠光鳳蝶有滅絕危機,委託他進行6年的復育計畫,其後又由特產動物保育中心接下工作,前後約15年,才將族群數量由300隻增加到近600隻。不過陳維壽說,近10年以來,保育工作無人承接,因此島內族群數量不復以往。

紫蝶幽谷保育蝴蝶 獲國際讚揚

紫蝶幽谷並非指單一山谷,而是由數十個山谷所組成,這些山谷多分布在高雄、屏東及台東中低海拔山區,每年冬天,都會吸引成千上萬隻的紫斑蝶類和淡青斑蝶來到山谷中過冬。

陳維壽提到,全世界大規模的越冬型蝴蝶谷只有兩處,台灣的紫蝶幽谷就是其中一個,興盛時期動輒出現百萬隻蝴蝶圍繞山谷,雖然近年來只剩約10萬隻,不過卻是國內保育成效最好的例子。

中北部的紫斑蝶則必須飛越千里,才能來到紫蝶幽谷,經常發生蝴蝶群在橫越高速公路時,被車輛撞上的事件,為了減少蝶群傷亡,近年政府實施交通管制,並架設保護網,獲得國際保育界讚美。

即便年屆高齡 仍心繫台灣蝴蝶

今年83歲的陳維壽,早已不再採集蝴蝶,近幾年將重心放在教育宣導,雖然已退休多年,但每天還是一大早就到「蝴蝶宮‧昆蟲科學博物館」巡視,在談到蝴蝶時,眼中的熱情光芒卻絲毫不減。

「我打算在台東把珠光鳳蝶塑造成國際觀光的明星昆蟲」,另方面,自2011年推出的「蝴蝶之美、昆蟲之奇」巡迴展覽,也提供各界邀約展出,看來蝴蝶爺爺的護蝶癡情依舊。

有興趣的民眾可至蝴蝶宮‧昆蟲科學博物館官網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