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動保 先解開官民對立心結!

記者 何宜/報導

從太陽花學運,到近期的澎湖空難及高雄氣爆案,讓許多人感受到今年的台灣相當動盪不安。而無論是社會運動或意外災害,台灣社會也往往陷於制式化反應----從對政府效能的不滿,轉而為對官員的詰難,最後卻是終止於各說各話的官民對立現象。雖然這樣的官民對立,是社會運動[1]形成的基礎,但當官民對立讓台灣呈現大破而不能大立時,我們或許該進一步思考:長期以來的對立情節,是否已讓問題僵化而形成困境?

圖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記者會,同時邀集官民雙方,讓民間團體有機會與政府互相溝通。 何宜/攝

《台灣動物保護法》自1998年施行至今,16年間已經歷9次修改,但其中的流浪狗問題卻不見改善,也讓政府和動保團體、愛心媽媽、人民等長期處於互相角立的狀態,遇到問題時往往是互不信任。反觀國外,旅德作家劉威良表示,德國並沒有公立的收容所,而都是由民間動保團體經營,再由政府撥預算補助的方式,達到官民合作、雙贏的局面。

8月15日,動保團體與政府官員會談,雙方於會中達成共識並將進行初步合作。 李娉婷/攝

EMT急難應變小組李榮峰在8月15日與產發局專員、台北市動保處官員會談時發言表示,他雖不是資深動保人士,但一心想改善流浪狗這項社會問題,而他觀察到動保團體向來與政府對立,致使問題一直無法解決。他因而呼籲雙方敞開心胸、攜手合作,此番言論才讓官民兩造在會議中達成共識。

在同天會議上,另一名愛媽忿忿地說,政府有公權力、人民有行動力;政府有資源、人民有人員,認為政府早該倚重民間力量。台南市動保處處長李朝全也無奈表示,官方往往有一套官方說辭、政治界又有政治語言、而動保團體也有自己的動保說法言。在這樣紛亂的言論中,人民到底該聽誰的?結果往往是通通都聽不懂!

台南市作為全台第一個實行TNR的試點,李朝全表示,其實也是想藉由這樣一個橋樑,增進政府與動保團體、愛媽、人民間的溝通合作,在任何一個環節都不缺少的情況下,才可能真正突破目前僵局。

今年5月10日,動保法修法聯盟曾號召民眾走上街頭向政府抗議。 何宜/攝

目前台南市TNR採官民合作方式,由政府統一編列預算,針對未剪耳流浪犬主動捕捉後,先掃描晶片排除家犬及不適合回置犬隻,再交由動保團體送至醫院進行絕育,然後送回原地照顧。如此由上至下運行的方式,上由政府提供經費、統一造冊管理,下由動保團體發揮行動力、就近照護並發揮敦親睦鄰效果。

台南市政府共編列600萬元的預算補助合法立案的動保團體辦理流浪犬貓絕育,預定流浪犬絕育經費450萬(2525隻)、流浪貓150萬(949隻)的數量,目前已核定補助4團體進行流浪犬絕育達270萬(2千餘隻)、其餘6團體絕育流浪貓達113.9萬(893隻),成效顯著。

看到台南市官民合作救援流浪狗的作為,期待大家日後在面對事涉多方權益的公共政策時,能多以同理心去思考對方的處境(社會中真的有對狗充滿恐懼的族群), 調和出兼顧各方利益的解決方案。當動保團體一再攻擊公立收容所實行安樂死、超量收容時,也可再反思,一旦政府決定參照德國模式,將收容所交由民間動保團體經營時,我們的動保團體準備好了嗎?


[1]教育Wiki:社運乃是人群被說服而願意投入,進而組織起來去抵抗某種社會變遷或結構。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