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熊保育坊 專家齊聚交流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基於對本土物種的情感,許多人會覺得台灣應該在台灣黑熊的保育多下工夫,其實,國內的黑熊保育團體不定期的就會齊聚研議,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和台北市立動物園9月初集結了國內圈養亞洲黑熊及台灣黑熊的單位,一起在特生中心以工作坊的形式進行意見交流。

住在低海拔試驗站的貝兒,位於台中烏石坑的低海拔試驗站是最適合台灣黑熊繁殖的域外保育地點。 特生中心/提供

為了提升圈養台灣黑熊的福祉、有效落實台灣黑熊域外保育工作,9月4日到9月5日兩天的「2014台灣黑熊域外保育工作坊」,共討論了6大議題,包含食譜、行為觀察與研究、繁殖育幼、教育宣導、照養經驗分享與環境豐富化及醫療。

台北市立動物園發言人曹先紹表示,北美、歐洲許多地區都在執行「全球物種族群管理計畫」(Global Species management Program),針對各種瀕危物種,除了與國家內的各機構合作外,在有需求時,也會跨洲找到血緣上更適合的對象繁衍下一代,以有效維持圈養族群的遺傳多樣性。

為了台灣黑熊族群的延續,非常需要整合野外保育與動物園等機構的域外保育工作,台北動物園和特生物中心、高雄壽山動物園、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六福村野生動物園以及其他總共16個團體,在2012年簽署「台灣黑熊復育合作保育宣言」,即是比照全球物種族群管理計畫精神

今年工作坊比較特別的部分,是邀請每天照顧台灣黑熊的第一線保育員一同參與,分享工作心得。曹先紹說明,要推動黑熊保育,需要夠了解黑熊習性,不是所有單位都有人力與空間照顧黑熊,因此邀請每天與黑熊相處、觀察黑熊的動物園保育員一同加入討論。

動物園的行為豐富化不是餵食秀,而是透過使用玩具,讓黑熊花更多時間覓食。 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曹先紹表示,台灣黑熊為台灣特有的亞洲黑熊亞種,在國際保育上並不受重視,但由於對本土物種的情感,台灣的單位還是致力於台灣黑熊的保育,而同樣是需要保育的物種,金門的水獺生存環境更少、數量更小,動物園也希望民眾能一同思考保育不同物種的重要性,而不是把注意力只放在同一物種身上。

 

域外保育

將生物個體自天然棲地移出至圈養環境,進行繁殖培育或保持其遺傳繁殖群,當瀕危物種在自然棲地的滅絕機率比存活機率高時,域外保育是可採用的一種措施。對物種進行域外保育(或人工繁殖)並非就是自然保育,只有將物種再引入自己的天然棲地、並得以生存繁衍及長遠維持時,域外保育才具有真正意義與成功。

資料來源/保育生物學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