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育秀透過保育石虎疼惜土地

非常木蘭 報導

文/陳姵穎、圖/林育秀、特有生物保育中心、非常木蘭 提供

保育台灣黑熊的意識,因小貓熊圓仔高度曝光而連帶受到關注。

台灣瀕臨滅絕的保育類動物還有多種,這個<愛與關懷動物>系列,特別推薦林育秀透過保育石虎疼惜土地、林惠珊以信念守護黑鳶、張蕙芬用出版推廣保育友善環境、楊懿如用科學方法為蛙類保育發聲的故事,再為動物保育的重要發聲。

因為動物的生命與人類一樣短暫而珍貴。

2013年4月,以13年的光陰,甚至是恩師於大武溪心臟病發離世、學妹顏敏如遭暴漲溪水沖走的「代價」,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學院野生動物系博士姜博仁,與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研究所教授裴家騏等人發表了一篇調查報告,宣告了台灣雲豹的滅絕。這座島嶼上僅存的野生貓科動物,只餘下石虎了。

石虎是現今台灣僅存的野生貓科動物,棲地因為各地道路開發路網密集而破碎化,生存空間壓縮,處處受威脅。 林冠甫/攝

根據生態學的計算,最小存活族群數(Minimun Viable Population Size)是500隻,一旦少於500隻個體數,這個族群就等於步上滅絕的道路。而台灣現存的石虎數量,推估約為400~600隻左右,保育刻不容緩。」站在投影螢幕旁解說的,是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助理研究員林育秀,紮著短馬尾、身形嬌小的她,才風塵僕僕地從上一場位在苗栗的石虎保育志工訓練趕來台北,為參與台灣文化講堂「老厝再念歌詩‧講座」的朋友解說關於石虎的種種。以〈石虎〉一詩奪得苗栗2013第16屆夢花文學獎新詩首獎的新銳詩人陳亮文(筆名陳少)也在座。

辨識石虎 看耳背白斑+額前條紋

拿著血緣極相近、數量更稀少的日本西表山貓玩偶比對螢幕相片,向在場聽眾說明如何辨別石虎與虎斑貓的差異,就在「黑底白斑的耳背」和「從眼頭延伸至額頂白色條紋」這兩項特徵的林育秀,並非一開始就以石虎為研究的主題。研究所時期的她研究蟬的群聚,畢業後參與外來鳥種「白腰鵲鴝」移除工作,而後考入特生中心、進入哺乳動物研究室。是4年前收到一封來自野生動物急救站獸醫的e-mail,讓育秀和石虎結了緣。

石虎與一般貓最大差異點在於有「黑底白斑的耳背」和「從眼頭延伸至額頂白色條紋」。這款為籌備石虎保育基金而設計的石虎頭巾與杯墊,是由臺北動物園基金會X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石虎研究團隊共同推出的義賣品。

石虎的活動時間偏好晨昏和夜間,生性機警,除了現於苗栗當地推廣「石虎米」的屏科大博士生──陳美汀曾進行深入研究外,石虎的確切分布及基礎資料仍相當缺乏,為了更加了解從急救站收容下的五隻石虎,育秀展開一連串的研究工作與調查,包含前往苗栗山區學習、架設紅外線相機,以及與動物園合作進行域外保育研究,且在集集和鄰近地區展開野外調查和個體追蹤調查。

陳美汀(右二)為國內帶動石虎保育的重要學者,2013年與林育秀(右一)、劉威廷(左二) 遠赴日本西表島向日本學者 伊澤雅子(正中坐者)及中西希(左一)請益、交流。 伊澤雅子/攝

初遇石虎 兩開發案給予震撼教育

除了基礎資料的收集,育秀也深刻體悟到教育的迫切性。研究初始,育秀就碰上苗50線拓寬和台中大肚山華南路兩項牽涉石虎棲地破壞的開發案;苗50線因有恐釀成土石流等影響在地居民身家財產安危的「助力」而暫時擋下工程,至於已動工的華南路,即使在保育人士企盼封路的聲浪下,仍難敵政府所謂「抒解當地車流量」的決心。

參與環評會議的過程讓育秀發現,要解釋一個物種的重要性是何其困難,當利益與保育放上天秤,即使身為人都難逃被犧牲的命運,更遑論石虎和其他無法自行發聲的動物?她亦深覺,要扭轉一個成人根深蒂固的觀念實在太困難,於是轉而投入校園的推廣教育,期盼能以下一代的力量改變成人。

苗栗縣政府林務科在每個曾發生石虎路死的路段,設置「石虎出沒」的告示牌,提醒駕駛人減速慢行。

踏上單騎環島之旅 為石虎而騎

有時老天會忽然給個提示,引領人走向新的方向。一場高速公路上的驚魂,反讓期待環島已久但未成行的育秀,於今年3月26日踏上「為石虎而騎」的14天旅程。此時恰逢切割石虎棲息地的台13線三義外環道將於4月16日送入環保署進行環評大會,北一女高三學生張馨元在Facebook上得知育秀的環島訊息,立刻設法聯繫上她,於4月6日舉辦了「友善環境‧守護石虎──愛石虎也是愛自己和這塊土地」的講座,也意外促成了16日當天環保署門前那場逾千人替石虎請命、讓地方開發案退回重審的小小勝利。

台13 線三義外環道一案影響石虎重要的棲息地,讓支持石虎保育的各大行動團體號召民眾及居民一起北上環保署,「不要道路,給生路」為石虎請命。 何宜/攝

看待這場號稱是「十年來最快動員的保育運動」,育秀心中是略感複雜的。投入石虎保育以來,她與研究夥伴一直以謹慎的步態前進,就連是否讓石虎進駐木柵動物園,也是考慮再三。「寧可推得慢一點,也不要讓石虎一夕爆紅,刺激既得利益者為了鞏固利益而採取什麼激烈的行動。」她怕,只要多幾個捕獸夾、甚至是毒餌一把,就讓野外石虎族群陷入難以挽回的絕境。

因此,對於特生中心收容的石虎,育秀有著更深一層的盼望;融貫兩度前往西表島了解當地對西表山貓保育歷程的經驗,在成功讓人工繁殖的公石虎集利回歸山林後,野放不那麼順利而又返回特生中心的妹妹集寶,則肩負讓大眾認識石虎的任務,今年7月27日於動物園亮相,為野外石虎代言,特生中心也將於年底推出石虎的紀錄片。

要為環境掀起微革命

平日埋頭研究和行政事務,一到假日就開著車子四處推廣石虎保育的育秀,不只是為了石虎,保育一項物種或一塊棲地背後的原因從來就不是那麼單一,所以她始終把「友善環境」擺在前頭,「如何讓一般民眾理解人與土地的關係、或是拉入不同領域的朋友自發性地加入保育,是我最想推的,也是最苦惱的。」

林育秀(左一)期盼有更多人認識石虎,一同為在這塊土地上的動物們爭取生活的權利。 唐昌迪/攝

從一早滔滔不絕講到傍晚的育秀,神態絲毫不顯疲憊,雙眸依然澄澈;會為了募集基金的頭巾杯墊組合的包裝是否符合環保而斤斤計較、甚至對自己的汽車碳排放量而感到羞愧的她,明瞭這條「微革命」之路,還很長。

且戰且走吧,期盼有更多認識石虎的朋友,一同為生存在這塊土地上的動物們,投注一些小小的心力。

本文轉載自「非常木蘭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