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財進寶鸚鵡 為她開啟人生”財”路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台北市野鳥學會與「鳥控繪師」ErA發起「啾啾的朋友們」募資計畫,希望透過可愛又不失寫實的鳥類設計商品,喚起大眾對台灣野鳥的認識與喜愛,這個計畫的提案人,不是野鳥學會、正是繪師ErA本人,強烈喜愛著鳥類的她,專注於畫鳥已經8年,而引領ErA開始畫鳥的契機,就是在她身邊陪伴了8年的玄鳳鸚鵡。

進寶在孤單的繪畫路上陪伴了ErA八年,桌邊咬痕都是牠的傑作。 李娉婷/攝

在ErA兒時,家中就有養鳥的經驗,不過讓她真正成為「鳥控」的契機,是8年前從友人家得到的兩隻小玄鳳鸚鵡「招財」和「進寶」,當時還是美術系學生的ErA,時常被教授說對於作品沒有想法、沒有熱情,讓她的情緒常常處於低谷狀態,最後,她決定要畫自己最喜歡的東西,於是把畫筆動到每天陪在她身邊的兩隻小傢伙身上,畫著畫著就無法自拔,變成了她的人生志業

進寶相當排斥同類,卻喜歡照鏡子,招財已在幾年前因病過世。 李娉婷/攝

雖然教授偶爾也會認為ErA只畫鳥作品範圍太侷限,但是能將「繪畫」、「鳥」兩種自己最喜歡的事結合,讓她決定要堅持繼續畫鳥,也因為在台灣能靠畫圖生活的人少之又少,為了精進自己的畫功,ErA假日與空閒時間都在不停的畫鳥,也一度被母親抱怨「不務正業」過。

雖然是因為過年時開始養,才將鸚鵡取名作招財進寶,不過招財和進寶真的「鳥如其名」,為ErA帶來了許多好運,或許因為過去在畫動物方面貓狗為大多數,沒有專注於畫鳥的人,讓ErA的工作運一直都相當好,能夠接到許多畫鳥商品、插圖的案子,讓她能繼續在以畫鳥維生。

與鳥店合作設計的玄鳳鸚鵡娃娃,ErA對鳥翅膀的形狀、厚薄與外包裝都相當講究。 李娉婷/攝

ErA的筆名是由「時代」的英文era而來,大寫的A代表的是動物(Animal),ErA希望能夠透過自己的畫筆、讓更多人看見動物的美好,創造出一個重視動物的時代,因此當ErA已經因為畫鳥小有名氣,友人告訴她可以在募資平台為自己的創作募資時,她馬上連絡了有在台北市野鳥學會當志工的鳥友,希望自己對鳥的喜愛,也能夠幫助到野外的鳥兒。

畫了8年各種鳥類,對於鳥的喜愛已經完全流淌在ErA的血液中,甚至讓她無法吃雞、鴨、鵝等跟鳥類相似的動物,與野鳥學會合作達成了ErA長久以來想為自己摯愛的物種付出心力的願望,問到對將來有什麼期望,她笑著說:當然是能多賺一點錢,然後拿來幫助動物阿!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