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保急先鋒 狠咬屠狗人

記者 蕭士塔/台南報導

稱呼她「徐姐」也好、叫她「徐婕」也罷,或是稱呼她的本名徐滿惠,但都不如用「動保急先鋒」來形容她最貼切,近年她更成了「屠狗人剋星」,組成動保志工團南北二路深入屠狗場蒐証,協助縣市動保單位破獲多起殺狗案件

台南市動保處副處長吳名彬頒發獎狀感謝徐滿惠(右)協助動保業務。   蕭士搭/攝

「你還敢殺狗!忘了去年背部被咬的那塊肉?」去年她和屠狗者吵架,氣憤咬下對方背部一塊肉,如此血淋淋的教訓,把對方嚇壞了。她就是如此強悍,一聽到密報有人殺狗就心如刀割,不管時間天候,馬上拎起蒐証設備驅車火速前往,時常在她的臉書看到「正前往○○地方抓殺狗」的留言,各縣市都有她的戰績。

最具代表性的是去年在雲林縣元長鄉破獲的案件,10隻狗已被屠殺,2隻待宰目睹過程的狗嚇得屁滾尿流,哀號不已,她救出後花了很長的時間為兩隻狗「心理輔導」──入狗舍和牠們睡覺,到現在兩隻狗還養著

「破獲的案件以雲林最多,屏東次之,活體捕捉屠宰、屠體批發烹煮分工精細且集團化。」徐滿惠說,不要把吃狗肉都怪罪外勞身上,其實大都是本地人在吃

對待屠狗之徒極為兇悍的徐滿惠,也有溫柔婉約的一面。     蕭士搭/攝

之前,她和許多愛心媽媽一樣,載著飼料餵養流浪狗,以為到雲林縣一包飼料會不夠餵,卻看不到幾隻流浪狗,原來是被人吃掉了。「除了屠體,還起出大批售價高的狗鞭睪丸」她秀著蒐証影片說,殺狗利潤高,已非重罰所能遏止。

屠狗場都設在深山偏遠或墳場墓地人煙罕見之地,徐滿惠的動保志工得忍受炎熱寒冷、黑暗孤寂。待時機成熟破門而入,啟動蒐証,讓不法行徑難以遁形,看到她的威猛氣勢,屠狗之徒只能全盤招出,將案子交給動保單位時已是證據確鑿。

住台南的徐滿惠20年前偶然機緣,帶著兒子在溢洪的排水溝救了一隻狗,從此種下動保善因,從餵養流浪狗、舉發虐犬不當飼養,累積經驗與人脈,到現在專門修理屠狗集團,以實際行動代替暗地舉發,只要屠狗不止,她也不會休息

殺狗之徒得要隨時留意背後,以免被她狠狠咬下一塊肉。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