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繫放的真相 捍衛研究者的尊嚴

記者 何宜/報導、文/黃美秀

日前向陽山屋黑熊Lon之死,引起愛護野生動物的民眾關注,也讓更多人呼籲要維持無痕山林,還給野生動物一個乾淨的「家」。不過在此新聞事件延燒之際,網路上卻有人開始抨擊研究黑熊時繫放捕捉的過程等等。此言論也讓屏東科技大學教授黃美秀在其臉書發文澄清,希望謠言止於智者,而惡意的毀謗則應交給法律處理。

黃美秀老師與黑熊Lon在14年前的相遇,她認為研究者應該要感恩、謹慎,並回饋保育才能不負這些野生動物所託。 翻攝自黃美秀臉書

在台灣,研究者除了專心執行研究之外,還得面對群眾以提升保育素養,同時也得隨時準備「適時」滅火。

當然,不是所有的指控都要回應,因為不乏莫名其妙的,這樣也別做研究了,但有些時候,還是得出面說清楚……。這之前,我一直保持沉默,不隨風起舞,因為解釋了也沒有辦法扭轉某些人的「成見」。但是,我覺得,起碼我可讓其他更多人知道,不是那個說的那樣子。我們沒有理由讓一些不正確的資訊甚至中傷,莫名其妙地遏止我們對於瀕危物種的保育和研究努力!

另外,如果我們對普羅大眾會產生一定的影響力,也許我們就更應該謹言慎行。因此,對於不甚了解的事件始末,尤其是涉及專業領域時,在慷慨激昂隨風起舞批判之餘,最好求證之後再說也不遲。因為這是科學,不是道聽塗說之門~

說明如下:

過去台灣黑熊的捕捉繫放研究一直被少數有心人士窮追猛打,冠上許多莫須有的惡名。但是卻是根據許多臆測和非專業的見解,以及錯誤資訊架構而成。例如,這周末我連夜趕去向陽檢視的死亡黑熊,晶片告訴我牠是一隻名叫LON的黑熊。但,卻有人堅持牠是HON。奇怪,這明明是我的研究啊,我十分不解說這話的人有何「依據」。直到我公布現場掃描晶片照片,議論紛紛的聲音才嘎然而止!如果這件事都可以這樣戲劇性的發生,那其他關於過往黑熊研究的眾多說詞,大家還可以信多少呢?

黃美秀老師在14年前麻醉處理Lon時說了一次對不起,而日前將屍體帶回屏科大時,又說了一次對不起,那時還不知道牠原來就是Lon。 翻攝自黃美秀臉書

有特定人士不斷且隨時的抨擊過往台灣黑熊捕捉繫放的研究,但那些所謂的「舉證」,當事人卻都不在現場,這就是我所說片面之辭或臆測,況且也缺乏與研究人員或其他熊類專業人士確認的正確資訊。還好,真的還好(不然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發言批評者的確有機會親自現場參與了一隻黑熊的捕捉麻醉過程,並且影像記錄整個過程。為何不就分享該次當事人親臨現場的經驗就好,把自己親眼見到的說出來,真的是像他之於其他不在場的情況的評論這般如此不堪嗎? 答案是: NO!(我是第一線研究者,我怎會不知道狀況。)

就特別擷取的「那隻吊在樹上的黑熊」照片來說,這的確是個錯誤,但更正確地說,應該說是個過失。

因為動物把陷阱套索拖到樹上去了,理論上這是應該避免的。這是因為牠被捕獲後用力掙脫,導致卡在樹幹上吊索因摩擦樹幹而鬆脫,就被動物帶到樹上去了(這是唯一的案例,也夠把研究者嚇住了)。我們冒著生命危險爬到樹上麻醉,並在牠身下拉一張可立即接住牠的地布。另外,這吊索本身還繫有一個彈簧(研究者另外加裝的),所以動物用力拉扯時,可以減少對被套住部位的衝擊,減少骨折的狀況。因此,這張「靜止」吊在樹上的照片,是擷取的,所以當然會讓人怵目驚心。但事實上,掉下來卻是一個動作。後來,我們詳細檢視該個體,並沒有受傷情況,而牠也在麻醉甦醒劑注射後醒來,並且步伐正常地走動離開麻醉現場。何來的傷害動物之說!

掃描出向陽山黑熊的晶片號碼。黃美秀老師希望透過研究資料的流通,和保育教育的宣導,讓台灣人更了解牠們,尊敬牠們,疼惜牠們,以致於疼惜整個山林。 翻攝自黃美秀臉書

黑熊研究其實不同於其他動物,不僅得重裝走好幾天的路才能到現場,研究者還需冒著生命危險,當然研究很花錢就不在話下了!所以,沒有笨蛋會拿捕捉繫放黑熊當「好玩」的!有人說是為了「沽名釣譽」、「食髓知味」,我真不知做這麼「甘苦」又倒貼的事,能有甚麼好處?科學研究的價值,我想應該我就不必再多說了。

我們都知道,設計再好的研究,總也會有不按牌理出牌或發生意外的時候;再好的研究調查技術也一定會有它的限制,尤其是在野外環境下。當然,這不能是研究者推託錯誤的藉口,反倒是,嚴謹的研究者應該要瞭解所有的可能情況,並且盡力設法避免這些可能的風險,而且也需要在研究過程中,不斷地檢討精進,從錯誤中學習。這個方法是國際熊類研究者目前普遍使用的方法之一,當然也曾有一篇文獻發表檢討它的優劣。我要說的是,既是科學研究就需要公開透明,禁得起大眾檢視,而非僅根據少數片面且不專業的陳述而蓋棺論定一個研究的價值。

以蝴蝶為例,我不是很了解牠們,但試問,如果一隻蝴蝶不小心在繫放的過程中,不慎死在研究者的手上,我們是否就可以因此否定這探索紫斑蝶遷徙之迷的研究價值?應該不會,但研究者的確需要檢討一下是否那兒出錯了。

瀕危物種的研究本身就很受關注,社會及研究團隊當事人都有責任。研究者有權利和義務向大眾說明,但我們一般大眾更有權利讓正確的資訊流通,而讓不正確的資訊且可能中傷研究和保育價值的聲音止息。大家繼續加油!

(轉載自黃美秀臉書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