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人賺錢的"動物勞工" 福利誰把關?

記者 江幸芸/報導

勞工的基本工時和薪資,《勞動基準法》有規定;勞工的權益受損時,還有工會可以抗議,而生態農場中替業者賺錢、形同勞工的展演動物們,《動物保護法》裡卻漏了牠們的位置,沒有基本保障也無法替自己發聲,展演動物的福利誰來把關

台中的天馬牧場曾推出讓遊客騎乘象龜的活動。此為示意圖。 Flickr_ eChen

台中的天馬牧場屢傳動物受虐,不僅曾讓遊客騎乘保育類亞達伯拉象龜,今年8月也有網友投訴,指天馬牧場有隻土撥鼠一直跳,似乎想撞開困住牠的玻璃箱,天馬牧場公關經理杜壹龍回應,這隻土撥鼠只有營業時間內被放在玻璃箱供人觀賞,直至媒體追問玻璃箱不適合土撥鼠時,他才鬆口有改善可能

而更早之前,2012年時,天馬牧場也傳出大量繁殖羊駝販售,一隻羊駝的價格20-50萬元不等,當時台中市農業局僅表示,羊駝不屬於《動保法》規範的特定寵物,牧場繁殖不違法。不是特定寵物,也非屬保育類野生動物,在農場中展示、表演的動物沒有法律保障,以展演動物營利的場所也成了無法可管的灰色地帶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理事長林憶珊去年為拍攝紀錄片,走訪曾引發諸多爭議的天馬牧場時,發現遊客仍絡繹不絕,業者還增加更多「互動式」體驗活動;上周動平會用紀錄片揭露展演動物黑幕,除了飼養環境不符動物天性、動物寶寶從小與媽媽分離、馬隻超時工作、動物因長期關籠導致精神病、用負面懲罰訓練動物等,盼遊客知情後能用行動抵制

許多生態農場讓遊客幫小羊餵奶,但不定時餵食會影響動物健康。 Flickr_ xalekd

另外,還有訓練猴子表演的花蓮猴子軍團、推出擠奶體驗的苗栗飛牛牧場、讓小牛被迫與媽媽分離的花蓮兆豐農場,恐怕都有違動物福利,其中,飛牛牧場還是獲得環境教育認證的場所。曾受邀參與行政院環保署針對「展示動物是否能納入環境教育」召開會議的屏科大野保所教授裴家騏發現,許多動物展示業者都亟欲申請環境教育認證

在環保署環訓所公布的「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認證申請作業指引」中,明確規定「任何申請設施場所設有動物表演者」不予通過認證,台南頑皮世界野生動物園因此擬於明年3月停止動物表演,但我們能期待所有業者都效法頑皮世界嗎?許多家沒有認證的生態農場已自行冠上環境教育的光環;而即便環境教育認證設下不可有動物表演的門檻,也要求業者提出動物來源、飼養、訓練、操作標準等文件,並須經專家審查,但中央主管機關仍無可供業者遵循的「通則」

目前,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TSPCA)與動平會正在立法院推動修法,將展演動物納入《動保法》的規範。修正的草案中明確定義表演動物、展示動物與業者,一旦成功修法,將須由中央主管機關應訂定管理辦法,規範展演動物的工作時數、安養與送養計劃等

TSPCA與動平會都不贊同動物展演,認為動物不該成為人類的娛樂工具,但既然這些業者存在、又不可能馬上禁絕,那政府必須先管理業者。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提供

TSPCA與動平會都不贊同動物展演,認為動物不該成為人類的娛樂工具,但TSPCA執行長姜怡如表示,既然這些業者存在、又不可能馬上禁絕,那政府必須管理業者,先提升展演動物的福利;林憶珊也說,即使有展示需求,也要由專人規劃教育方案,且人數不得過多,以免造成壓迫,而動物的來源應為救難才是。

姜怡如表示,順利的話,納入展演動物的《動保法》修正草案明年就會過關,之後中央主管機關才會開始擬定管理辦法。動保團體就法律層面推動、民眾從拒絕消費著手,雙管齊下,讓為人類賺錢的「動物勞工」獲得應有的保障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