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緣----談「黑狗廣告」之誤

/ 麥志豪(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

余仁生黑狗廣告事件,引起了不大不小的風波。對廣告圈而言,抽起廣告是非同小可的事,損失也不菲。一日內收到過500個投訴的廣告,也屬罕見。然而, 在一眾聲討聲音之下,也有人出來為廣告平反,也有「反聲討」動保界小題大做,是一班扼殺創作自由的「動物膠」。膠者,乃基於一份無知盲目的忠誠,而作出了不理性的反智行為。

就是為了避免所謂「動物膠」的指控,我多番強調自己是從廣告人的角度出發,去檢視/檢舉這條廣告片的瑕疵失誤。年輕時我入廣告行,很多前輩包括先師黃霑都對我千叮萬囑,做廣告不要把自己當成藝術家,有時甚至連創作人也不是。廣告只是一個純商業的行為,諸多限制。從來沒有一個廣告人是可以隨心所欲的。

廣告是要迎合客戶,最重要是迎合市場,絕不是迎合自己的創作。明白這一點,就幾乎可以完全明白余仁生黑狗廣告的問題所在。我不懷疑廣告背後的用意,或其想表達的訊息是正面的。但這個「仁」的訊息,要廣告導演在製作特輯裡解釋 才叫觀眾「恍然大悟」。(我悟性不高,至今也認為那個對「仁」的解說相當牽強) 。 你當然可以說看不懂是我「低能」吧,凡夫俗子,不懂藝術。

但對不起,我和很多很多的觀眾就是「市場」,廣告公司辛辛苦苦製作的一條 tvc,不就是要給我們這些「低能」的人去看嗎?而我相信,我和一眾家庭主婦(肯定是余仁生的目標觀眾群) 都是在茶餘飯後閒聊間隨便看看這個只有 45 秒的廣告,眼看到甚麼就是甚麼,不會去深思咀嚼的。而最具官能刺激的畫面就最為觀眾留下深刻印象,這包括:哭著流著血的小孩,張牙舞爪的黑狗,兇惡舉棍的復仇狂父。三個元素連在一起,我們的眼球的確被吸引了,可惜看不到本來想講的

成功的廣告創作人不一定是極具創意的人,而是對市場有極敏感的觸覺與關懷的人。廣告刺痛了愛護動物人士的神經,怎可反過來怪罪被刺痛的人,而不好好反省自己對市場不夠敏感今次開罪了愛護動物的人就叫我們做動物膠,下次開罪了小數族裔的朋友就說人是「種族膠」嗎?開罪了女性就說人是「女權膠」?其 實,就算真的是「膠」都是市場的一部分,要做廣告,就要對市場有深度的認識與關懷,要真誠的愛上市場上所有的「膠」。

這正如我在臉書上發的第一個post所說:「廣告的精神不是要sell product, 而是要為product 與消費者甚至社會建立一個良好正面的關係。」

                                                        本文轉載自香港am730麥志豪「動物緣」專欄

達人小檔案

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 麥志豪(Mark

20多歲開始接觸動物,稱許動物與人的感情、溝通方法很單純,很容易就讓人感到快樂,也因而決定投身動物福利行業,希望讓貧窮人士的寵物也可享受醫療服務。FB: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特別規則

•拒絕為寵物繁殖者或繁殖場提供任何醫療服務

•拒絕為動物作不必要的安樂死

•按不同階層的人士收取不同診金,綜援戶、失業人士可獲四至六折折扣

•有需要人士可分期付款支付醫藥費或手術費

•收養的流浪狗前往接受治療,可獲極大折扣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