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山收容所 棄犬拉拉被咬死

志工記者 瑭芯/高雄報導

這是一則令愛狗人心痛的訊息,「社團法人台灣愛狗人協會」1月8日從壽山收容所救出一隻被主人遺棄,又在所內被其他狗隻咬成重傷的拉不拉多犬,歷經轉院救治,仍然無法挽回牠的性命,牠在1月10日晚上走了,所有看到牠的傷勢慘狀照片的人,都忍不下這口氣,他們指責壽山收容所瀆職,並希望市長陳菊出面主持公道

壽山收容所的犬籍資料,說明了牠被主人棄養的不幸遭遇。   社團法人台灣愛狗人協會/提供

這隻大約7歲的黃色拉拉,不知本名,愛狗人協會理事長顏杏娟喚牠「咚咚」,原本期望牠能像幸福黃金獵犬咚咚一樣幸福漂亮。在去年12月15日進入收容所,到1月8日領牠出來時,牠不但瘦了許多,最慘不忍睹的是胸前深可見骨且已腐爛的傷口,而睪丸也被咬傷,這樣的傷勢不會是一次撕咬的結果

胸前深可見骨的大傷口,收容所工作人員竟然都視而不見嗎? 社團法人台灣愛狗人協會/提供

可以想見,當「咚咚」被同籠舍的狗猛烈攻擊時,牠肯定曾驚嚇的呼救、哀嚎,為什麼卻得不到任何救援?1月9日顏杏娟將「咚咚」從健安醫院轉至中興醫院,就醫3天牠持續高燒,不能吞嚥,用滴管餵水也都流出,院方表示有敗血情況,將牠安置隔離病房觀察醫療。1月10日驗血報告顯示白血球高達57000,有嚴重感染與輕微貧血,但其他都在安全範圍,求生意志強烈的牠似乎有好轉跡象,而全身傷口還是每天清創2次。

「咚咚」沒有想到被棄養的那一天,竟是牠悲慘生活的起點。   社團法人台灣愛狗人協會/提供

不幸的是「咚咚」當晚情況惡化,終於走了,臨去的那一刻,牠或許還在疑惑主人為什麼不要牠了?為什麼有著那麼多狗同伴的收容所,竟是險惡深淵,讓牠因此喪命?

「咚咚」走了,也彰顯公立收容所的「零安樂」會不會是另一個惡夢的開始?   社團法人台灣愛狗人協會/提供

顏杏娟針對此事件,提出了幾項疑問,也希望政府能審慎思考2年後實施公立收容所零安樂死的作法和配套措施。她說公立收容所本來就空間不足,而去年九合一選舉前,各地里長大量通報捕捉流浪狗,造成收容數量大增,再加上所方試辦零安樂,都造成收容犬隻擁擠,容易發生護食、互咬的情形。而收容所內的醫務室設備不完整可以理解,但沒有替重傷的狗尋求另外的醫療管道,不無疏失。

高雄動保處處長徐榮彬則回應,因為到任不久,還在交接與熟悉處務中,對於發生咚咚事件感到遺憾,已指示處內不可推拖責任,並將進行全面檢討,確保事件不再發生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