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空收容所 宗教人士出大力

記者 呂幼綸/報導

領走所有狗讓公立收容所淨空,是不少人的夢想,但也僅能止於想像;不過新北市板橋動物之家和北市內湖動物之家,卻在本月內各有那麼一天出現了領養大戶」,指定收養場內全數的狗。大戶雖然不是同一人,但他們背後都有位流浪狗的貴人----財團法人嘎檔巴佛教基金會的赤慶法王。

財團法人嘎檔巴佛教基金會的赤慶法王(左二)和弟子到新北市板橋動物之家領養了122隻狗,和新北市農業局局長廖榮清(左三)、新北市新聞局局長林芥佑(右二)合影。   法訊時報 /提供

1月17日赤慶法王偕弟子江太太到板橋動物之家,發現所內共有107隻狗,法王說一旦養了狗就要一直愛,所以用諧音122訂出了領養的狗數,不足的5隻還從其他收容所調來。

1月25日類似的情景移到了內湖動物之家,只是這次領養的隻數更多,共計成犬358隻、小狗2隻,總數為360隻只等動物之家完成絕育、疫苗補強、心絲蟲檢驗、內外寄生蟲投藥後,就要分批帶回。赤慶法王說,這位弟子可以養到600隻狗,所以未來還會陸續領養。

投入解決台灣流浪狗問題的宗教人士,不只赤慶法王,海濤法師、青海無上師也都具有影響力,不過不但自己養了301隻狗,而且促成弟子收養,並贊助多位愛媽、愛爸,一年要花上千萬元在流浪狗身上的,應當只有赤慶法王一人,連台灣貓狗人協會執行長黃泰山都請他金援流浪狗的絕育經費。

這隻典型的台灣黑狗和牠的家族成員,9年前開啟了赤慶法王的救援流浪狗之路。   赤慶法王/提供

「很多喇嘛看我這樣救狗,都覺得我頭腦壞去。」赤慶法王調侃自己,早期領養了狗,會塞給弟子帶回家養,結果造成不少家庭失和,畢竟照料狗是要做不少犧牲的,不是人人能夠。覺悟之後,現在都把狗送到山上養,像是最近和愛媽合作,在屏東購置了2400坪農牧用地,養了500隻狗,預計還要再買下旁邊的兩分地,未來擴充為收容1000隻狗的場地。

來台20多年,養狗則始自9年前,和弟子登紗帽山時,在一處廢墟發現了兩代11隻狗,擔心幼犬挨餓,就這麼帶回了一家子狗。隨後,不忍見流浪狗常遭毒殺,赤慶法王開始了救援行程,「凡是貼有紅點要『安』的狗,一定是先被領養出來的」。

他說,可愛的、乖巧的,就讓別人去領養吧,他一律依照「即將被安樂的、病殘的、兇惡的」順序去選狗。奇怪的是,那些連志工都怕被咬的惡狗,經他帶回訓練,也都成了安分守己的「良民」,不過他手背上的累累咬痕,仍提示著捕捉驚慌的野地犬,不是件容易事。

赤慶法王名下有301隻狗,分別養在台北和花蓮區 ( 圖為拿蘭達寺流浪狗園區 )。

「有人說,英國人救援流浪狗有200多年的歷史我更要說藏傳佛教嘎檔派救流浪狗已超過1000年了。」赤慶法王說,教派中的阿帝夏大尊者在從印度翻越喜馬拉雅山至西藏的旅途中,曾救援挨餓受凍的拉薩犬,「就這麼擱進僧服中」他邊說邊做出兜著狗的模樣,並強調尊者救狗會時時誦經度牠,期望牠下輩子能晉身為人。

深知不以絕育堵住源頭,會有救不完的流浪狗赤慶法王鼓吹絕育、TNR並主張以剪耳作為識別曾親手幫母狗接生,他很能體會愛媽的辛苦,但仍忍不住叨念愛媽在狗身上抓到壁蝨、跳蚤時的趕盡殺絕,「同樣是生命,都應尊重」,流露出家人的慈悲為懷。

財團法人嘎檔巴佛教基金會倡導以認養代替購買,並經常在天母廣場舉辦領養會。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