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犬」帶給受刑人&流浪狗希望

記者 呂幼綸/報導

2月11日台灣發生史上第一例監獄挾持案,雖然14個小時之後,就以6名挾持人質的重刑犯飲彈自盡的結局收場,但已曝露出無法假釋的重刑犯對漫長刑期「生不如死」的絕望感受。美國的獄政也曾發生重刑犯怙惡難改,和長年囚禁耗費資源的問題,卻因「監獄犬計畫」的執行獲得轉機,值得正擬著手獄政改革的台灣當局參考和深思!

專門囚禁無期徒刑犯人的加州州立監獄,也在2014年實行「監獄犬計畫」,由篩選出的囚犯擔任流浪狗的訓犬師。  翻攝自Daily Mail

2006年左右,台灣「動物星球」頻道曾每周定時播出美國「監獄犬計畫(Jail Dog Programs,又稱Prison Dog Programs )」影集,呈現受刑人和險些被安樂死的狗,在監獄中相遇和相互陪伴的故事,這些一度瀕臨絕境的流浪狗,因為接受完整訓練,晉身為導盲犬、陪伴犬,從此找到安身處;而那些看來暴戾威猛的囚犯訓犬師,面對狗兒時的溫柔深情,更讓不少台灣民眾備受感動,有人直喻這項計畫是「人和狗的重生機會」,因為不僅流浪狗可免於安樂死,受刑人也從訓犬的過程中,重拾自信心和生命的價值

監獄犬計畫始於1998年,由時任副典獄長的傑西.威廉斯(Jesse Williams),把之前在感化院推行的導盲犬訓練計畫引入曼斯菲德監獄,結合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共同執行,結果成效卓著,被譽為是犯人、流浪狗和社會三贏的計畫

監獄犬目前在全美國遍地開花,許多監獄都採行,或許結合的組織不同,但模式一如最初,由公益組織或動保團體提供收容的流浪狗,並供應狗糧;監獄則負責篩選合適的受刑人,原則上不可以有虐待小孩、動物以及性犯罪前科,而且服刑期間表現良好。考慮到計畫的持續性,一般會選用刑期在5年以上的犯人,甚至包括重刑犯、死刑犯。

什麼事能讓這些重刑犯「大哥」笑得如此開心?答案是狗。這些曾瀕臨安樂死的「死囚狗」,不僅扭轉了自己的命運,也改變了「大哥」的心境。翻攝自Daily Mail

以最近的一個實例來說,加州州立監獄在2014年首度進行監獄犬計畫,這是一個戒備森嚴、專門囚禁無期徒刑人犯的監獄,而合作計畫的是專門救援南加州即將被安樂死狗隻的非營利組織卡馬救援(Karma Rescue)。夏季時,14名囚犯被選出來訓練5隻被救援的狗,12周之後結訓時,4隻狗很快獲得家庭領養,而到9月時,進入監獄接受訓練的狗增為10隻。

因為此計畫而改變命運的,不止是5隻狗,也不僅僅是14名參與的受刑人,一位獄吏表示,對人真心付出的狗,很快敲開了這些服刑2、30年囚犯禁錮的心扉,讓他們真情流露甚至哭泣,也讓整座監獄的氣氛由肅殺轉為平和。

不必羡慕美國有這項人道方案,其實台灣早在2006年就由新竹監獄率先試辦監獄犬訓練班,結合新竹市動物收容所和旺旺流浪動物協會之力,到2010年時已完成40隻流浪狗的教育訓練,更獲得參與受刑人的好評。儘管新竹監獄實施至今不曾間斷,並把經驗摘錄於「監獄犬簡介手冊」,今年2月又公告Lucky、踏雪等8隻經過訓練流浪狗的開放領養訊息,但一直未見法務部矯正署有擴大試辦的意圖,也沒有任何監獄跟進

你知道台灣也有監獄犬計畫嗎?新竹監獄自2006年實施至今不曾間斷,今年又培訓出8隻流浪狗等待領養。   此為示意圖

台灣大學獸醫學院教授費昌勇說,監獄犬計畫的最大獲益者其實是人,而不是狗,因為能救援、訓練的狗隻數量太有限了,但是擁有忠誠、愛心、服從等完美天性的狗,是教化人類品格的最佳導師,透過和受刑人每天24小時的相處,能幫助塑造出良好品格,所以美國監獄犬計畫實行至今,犯人表現都很好。

至於台灣該如何實施監獄犬計畫,費昌勇認為與其自我摸索、嘗試,不如向美國人道協會直接取經,汲取他們十多年來的豐富經驗,更能去蕪存菁,成功推行。

★    專家說「人狗之間」

 

台灣大學獸醫學院教授費昌勇說,心理學家指出,人類與狗相處時,可以透過情緒核心的連結(core emotional bonds),建立人狗彼此正面之互動關係。因為狗對牠的主人是:絕對的忠誠、對主人毫不遮掩地表現出無時無刻的關懷、且是隨時都可以被叫來對牠傾吐內心的感受而不生氣。

 

透過這樣的互動,可以讓人類與狗透過條件式的反饋(operant conditioning),將人塑造出對社會正面與健康的人格。兒童在7歲至10歲期間,若家中養狗,該狗就可以擔任兒童傾吐心事的對象,可以增進兒童在同儕間之社會情緒功能(socioemotionalfuctioning)。利用狗來塑造這樣的功能的時機,無論是兒童期、青少年期、甚至成年,都有效果。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