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毛猩猩快絕種 巧克力害的?

記者 李娉婷/綜合報導

紅毛猩猩常被稱為「人類最直系的親屬」,但是這種親屬卻因為人類的慾望備受苦難,其中還包含了口腹之慾──你知道我們平常大量食用的巧克力、餅乾、食用油等,都是使紅毛猩猩棲地遭到剝奪的元兇之一嗎?英國動物學家辛格爾頓(Ian Singleton)在印尼蘇門答臘島保護紅毛猩猩,在他所創立的救治中心裡,收容了許多因為「棕櫚油」而遭受暴力對待的紅毛猩猩。

辛格爾頓博士與檢疫中心收容的紅毛猩猩寶寶。 取自DailyMail

辛格爾頓是蘇門答臘猩猩保護計劃(Sumatran Orangutan Conservation Programme, SOCP)的總監,他在蘇門答臘設立了一間衛生檢疫中心,專門救援生病、受傷、被人類私自作為寵物或是成為孤兒的紅毛猩猩,並致力於紅毛猩猩的棲地保護運動。

在檢疫中心中,許多紅毛猩猩過去曾受到駭人聽聞的暴力對待──一隻少年紅毛猩猩被槍擊62次,其中有3發子彈擊中眼睛,由於失去了視力,牠將永遠無法回到野外,還有一隻紅毛猩猩的鼻子被狠狠切了下來,而施暴者往往是伐木工人、礦工和棕櫚種植者

SOCP員工抱著三隻紅毛猩猩孤兒,最左的紅毛猩猩寶寶鼻子被刀削下。 取自DailyMail

但辛格爾頓表示,真正威脅紅毛猩猩生存的,不是當地的這些居民,而是大型跨國公司,辛格爾頓說,這種威脅是非常真實的,赤巴泥炭地森林(Tripa peat swamp forest)是紅毛猩猩族群規模最大、最密集的棲地之一,但自90年代中期開始,它已經從60000公頃縮減到僅剩9000公頃,由於種植棕櫚樹能帶來極高利潤,使得當地的原生森林被大量砍伐

印尼當地被破壞的森林。 取自DailyMail

由於人類對棕櫚油的龐大需求,不少地主大量砍伐熱帶雨林改種植棕櫚樹、將紅毛猩猩自原棲地驅離,他們會設陷阱或聘請獵人,就算紅毛猩猩僥倖生還,也會因為食物來源不足餓死,蘇門達臘的紅毛猩猩現僅存6000隻,是最瀕危的類人猿。

棕櫚油和我們有什麼關聯?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常吃到的巧克力、餅乾、食用油和諸多生活用品,原料皆包含棕櫚油,此外,棕櫚油還能製成生質柴油,作為再生能源,但為了解決能源危機而破壞生態、砍伐熱帶雨林,辛格爾頓說,這樣的能源一點都不「綠」。

綠色和平(Greenpeace)的高階幹部凡狄(Patrick Venditt)也同意這樣的說法,「以生質油發動的歐洲車,反而可能推動紅毛猩猩、蘇門答臘虎以及蘇門答臘當地其他瀕危動物的滅絕。」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