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社區狗 TNR可參考

記者 蕭士塔/台南報導

台南市體育公園TNR回置的流浪犬引發居民強烈反彈,決定全數移除,是否宣判了TNR的死刑,註定難以施行?其實,南部地區有許多社區居民早就默許「社區狗」的存在,居民共同飼養照顧,成為一條街、一個社區的共同寵物

這隻社區流浪狗「巧克力」已12歲,早早就在該社區定居。  蕭士塔/攝

在居民強烈要求下,體育公園的近百隻流浪狗將全數移除,還給市民安靜清潔的休憩空間。當地一位張姓居民說,問題的癥結是體育公園的狗真的太多了,如果只是3、5隻,就會像校園犬一樣,成為大家的寵物。事實上,在TNR施行之前,許多校園、社區都已有流浪狗安然地生活著。

狗的領域性極強,每隻狗都有固定的生活領域,入侵者會被趕走,在南部普見的透天厝集合住宅社區中,通常兩2300戶住家才看見23隻社區狗,居民在定點餵食廚餘外,有的住戶也會買飼料替牠們補充營養

社區狗由居民共同飼養,食物來源不缺。  蕭士塔/攝

社區狗守著地盤,對陌生人車狂吠警戒,有的甚至會陪小朋友上學。但一般而言,社區狗無法受到像家犬的照顧,因為有些社區狗根本無法帶上車載到動物醫院,生病時只能到動物醫院拿藥餵食,因此平均壽命比寵物犬短。當有一天居民發現哪隻社區狗不見了,根據過往的經驗,大家心裡有數,是狗生重病跑到隱密的地方躲起來了,再過幾天就會傳來腐屍惡臭味。

社區居民不會主動去領養流浪狗放在社區,因為過一段時間,就會有其他流浪狗跑來加入成為社區的一分子,居民依狗的毛色取名「小黃」、「小白」、「小黑」、「巧克力」,沒有特殊名字。

這群社區狗安逸地躺在草皮上曬太陽。  蕭士塔/攝

這種讓狗自行決定領域的養狗方式,其實在社區存在多年,狗會和平相處,不會一天到晚爭地盤打架而影響住戶安寧。體育公園成為政府施行TNR的回置點後,竟然被丟入近百隻的流浪狗,每天爭領域吵得居民不得安寧,相互打鬥也讓犬隻性情焦躁而攻擊行人。

狗與人相處數千年,「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 」、「阡陌交通,雞犬相聞」,都市化後依然如此一處社區有多少隻狗生存,該交由狗自行決定,強行安置加入只會落得像台南市體育公園的慘敗收場。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