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庇SPCA 種族融合同心救浪浪

雖然台灣的動保還有很長的路途要走,但成果已令周遭許多國家地區的動保人稱羨,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麥志豪就稱台灣的動保是在「肥沃的土壤」中茁壯成長。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黃慶榮近日訪問「會槍殺流浪狗」的馬來西亞,發現當地仍有許多懷抱愛心與理想的人,力圖為馬來西亞的流浪狗尋找生機!

特派記者 李娉婷/馬來西亞報導

馬來西亞沙巴州從地圖上看來像極了狗頭,但對狗兒而言,這裡卻不是個友善的地方,在首都亞庇市,動保資源雖較其他城市多一些,動保工作仍不是易事。亞庇防止虐待動物協會(SPCA Kota Kinabalu, 簡稱SPCA KK)是亞庇市的第一個、也是最大的動保團體,救援、收容、TNR、教育宣導一手包辦,工作人員也不僅限於華人,而是與馬來西亞的人口組成一般,各民族皆有!

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黃慶榮前往馬來西亞訪問當地動保團體,SPCA KK副主席Jenny熱烈交流管理經驗。  李娉婷/攝

SPCA KK雖是沙巴州最老的動保團體,但今年也不過將邁入第10個年頭,SPCA KK副主席Jenny表示,東馬的動保意識開始的較晚,SPCA KK雖然已開始漸漸壯大,但整體大環境仍不好,因此要負擔的工作量非常多,曾有他國動保團體這樣告訴他們:「在國外,沒有人像你們這樣從A做到Z」。

不同於沙巴州其他城市的動保團體,SPCA KK已經和政府取得了聯繫能對等談話、討論流浪狗管理方式在多年以前,亞庇市政廳同樣也會槍殺流浪狗,捕狗工人們甚至會偷偷將流浪狗賣到狗肉店、抓去餵養殖的鱷魚,但流浪狗的數量並沒有因而減少,因此愛狗的人罵、不愛狗的人也罵。

最後,亞庇市政廳同意改變作法,聽取SPCA KK建議,自2013年開始嘗試以TNR作為管理流浪狗的方式,而實行後不久民眾投訴也確實減少了15%,因此亞庇市政廳相當肯定TNR行動,目前已將過去棄置不用的動物管理中心改為TNR管理站,委託過去與SPCA KK合作的英國動保團體持續進行流浪狗TNR

SPCA KK原收容所因附近的非法開墾而被泥水淹沒(上),現在只有臨時收容所(下)。 取自SPCA KK臉書、李娉婷/攝

SPCA KK也有設立收容所,收容救援而來的動物,但去年年底,收容所被大雨引發的水災淹沒,150隻收容貓狗被迫搬家,由於事發突然,SPCA KK只能盡快找一塊地租下、搭建臨時建築,無法給收容貓狗一個完善的空間。直到現在,SPCA KK仍未找到適當的地點再重建收容所,沒有經過設計的臨時收容所清掃不易,加上人手不足,只有偶爾有志工到來時,才能減輕些許負擔。

照片中的日本小女孩因福島核災舉家移民到馬來西亞,一起帶來的狗狗過世了,他們又到SPCA KK領養了2隻狗,照攝影當日她與媽媽、哥哥一同來到SPCA KK的收容所幫忙打掃環境。 李娉婷/攝

Sylvia(右)在馬來西亞投入畢生心力教育非法移民兒童,對流浪動物同樣心存憐憫,家中已有20多隻狗兒的她,日前撿到4隻小狗送到SPCA KK收容所,但其中2隻遲遲未被領養,她又前來收容所將牠們領養回家。 李娉婷/攝

複雜的人口組成是造成馬來西亞動保工作的困難之一,但SPCA KK的成員中同樣有馬來人、華人、當地土著卡達山族、也有印度人,Jenny說,不是每個穆斯林都抗拒狗,對動物的憐憫之心讓他們也投入流浪狗救援工作,而卡達山族人則是自許久以前就對狗有強烈的情感,或許是因為居住在山區,守衛家園的狗兒對他們而言相當重要,搬家都一定會帶上狗──「其實,不論什麼族,我們的共通點就是尊重生命」Jenny表示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