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愛野鳥 陳培中架設急救站

一心想救治受傷野鳥,因而投身野鳥學會的獸醫師陳培中,卻執行了台灣第一例、也是全球第一例的感染禽流感黑面琵鷺的安樂死,他如何面對?又有什麼想法?

記者 蕭士塔/台南專訪

「撿拾到受傷野鳥,送到慈愛動物醫院西門路總院可以免費治療。」慈愛動物醫院董事長陳培中說,這項訊息過去只在野鳥學會之間互通,現在送傷鳥到慈愛急救的以一般民眾居多,10年下來,慈愛動物醫院已和受傷野鳥急救畫上等號

受傷野鳥完成醫治後,即將可以野放,讓陳培中滿心歡喜,很有成就感。  蕭士塔/攝

慈愛動物醫院的野鳥救治站,是從陳培中2004年擔任台南市野鳥學會理事長時開始的,兩任理事長4年任期後,持續運作至今,每年受理萬餘隻受傷野鳥,從小不點的綠繡眼到鷹鷲猛禽,從滿天飛的麻雀斑鳩到世界級保育類的黑面琵鷺,一律來者不拒。也從初期的摸索至今成為野鳥「醫學中心」級的動物醫院,也為大眾生命教育開啟善緣。

免費醫療 提高民眾救鳥意願

陳培中說,當民眾得知拾獲的受傷野鳥可以免費醫治,會提高送醫意願,久而形成一種愛護動物的情懷,現在許多民眾拾獲傷鳥,會送到就近的動物醫院,而不一定是送到慈愛做免費治療

「我是為救鳥才參加野鳥學會,並不是為了賞鳥。」陳培中說,10年來救治的受傷野鳥不計其數,反而比一般鳥友認識更多的鳥

鷹類猛禽是慈愛動物醫院野鳥急救站常見的野鳥。 蕭士塔/攝

給幼蝠餵奶  難忘的經驗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人送來一隻幼蝙蝠,按理蝙蝠是哺乳類並非野鳥,但也收下來,獸醫師們想盡辦法醫治,一天餵一滴牛奶的經驗讓他一輩子難忘。

再來就是今年2月間黑面琵鷺中毒,7隻死亡7隻送往慈愛急救,原本以為注射肉毒桿菌血清病情好轉,沒想到其中一隻檢出新型H5亞型高病原性禽流感,因國內沒有符合生物安全等級的安置地點可供隔離,不得已使用人道方式安樂死。

費盡心血將黑琵的肉毒桿菌中毒醫好,卻因感染禽流感被撲殺,是陳培中救鳥10年來最難過的事。而民國80年台南地區發生黑面琵鷺遭槍殺,92年的肉毒桿菌造成近80隻的黑面琵鷺死亡事件,及之後陸續發生的黑面琵鷺零星死亡案例,和今年的全球首宗因禽流感被撲殺的案例,陳培中都參與其中。

好不容易將肉毒桿菌中毒的黑面琵鷺醫好,卻感染禽流感被撲殺,是陳培中10年來最難過的事。 蕭士塔/攝

幫助別人 就是成就自己

黑琵中毒死因為何?他與屏科大博士班同學祁偉廉的共同看法是,因寒流或水質汙染,魚死後在厭氧的環境下腐爛孳生肉毒桿菌,尸體浮出水面後生蛆,魚吃到蛆後感染肉毒桿菌,黑琵則因吃到中毒的魚、蛆或水,而發生中毒

慈愛動物醫院全台有十幾家分院,離院開業的獸醫師更不計其數,許多獸醫師因為有救治野鳥的經驗,醫療技術已足以應付各種寵物鳥。因此陳培中常鼓勵院內的年輕獸醫師:幫助別人就是成就自己!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