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美容業 為什麼「事求人」?

/ 梁憶萍 (梁憶萍寵物美容中心負責人)

觀察寵物市場的演變,從最初的看門犬到進入家門成為抱在懷中的寵物,再成為現在和人一起睡在床上的毛小孩,可知大家對毛孩的重視程度越來越提升,隨之也帶動整個關於寵物用品和美容的發展,越來越精緻化、人性化。

學習寵物美容的人數因而也年年增加,但是學成考到証書後真正能夠落實到工作上的人還是少之又少,寵物店家個個求才若渴,這中間是出了什麼問題呢?

今天將透過一位正在學習寵物美容技術的學員,和大家分享學習過程的點點滴滴,希望對於正在考慮要不要進入寵物美容學習的朋友,能有所幫助~。

其實我曾經很猶豫要不要進寵物美容這一行,看著美容師待在小小的美容室裡,和那些在大公司工作的上班族比起來,好像狼狽了一些,也和畢業後在公司裡跟一大堆的同事打拚的願景大不相同,寵物美容似乎是只有兩三隻小貓的狹窄世界。

寵物美容看起來並沒有什麼難度,不就是拿著剪刀剪短狗毛而已嗎?難的是每天要面對的大量排泄物吧!

不敢入行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我的人生一直在修改,成績不好、人緣不好、念的不是名校、工作能力不好、長的不好看…如果入行了,又學得不好,那不是真的失去了人生的目標嗎?我很害怕這份夢想最後是我做不到的

直到23歲那年,做了幾份工作,便利商店店員、博物館導覽解說員、麵包店員、美妝店員…等等,不管怎麼做、怎麼改變心態,很快就失去熱情了,因為那不是我真正想要的,總不能一輩子做一份沒有任何技術性的工作吧?

雖然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剛開始在寵物店做助理的時候真的很辛苦, 從上班的第一秒開始,到下班前的最後一秒,都在不停的接觸排泄物,有客就接、有狗就做 ,常常沒時間吃頓晚飯,就算有機會吃飯也是在充滿各色毛髮的空間內。

真正令人害怕的並不是有多大量的排泄物,或是雙手因為長時間洗狗變白、龜裂,而是面對會咬人抓人的貓貓狗狗們,不論是美容師還是美容師助理,沒有人的手是完整沒有傷痕的,不論手上的傷口有多大多小、多深多痛,下一秒都必須繼續洗狗吹毛做基本工作。

入行的大部分都是女生,手背、手臂有多少貓抓痕、多少狗咬痕都無所謂,最怕的就是臉…我的右耳內及右耳下方臉頰曾經被一隻柴犬咬傷,當時血流如注,馬上就請外務人員送我到醫院掛急診打破傷風。

當時我很害怕,但是完全沒有想放棄這一行的念頭,因為這才是我真正想要做一輩子的工作,當你找到一件真正想要做的事情,不管多困難、多辛苦、做得好不好,你都會覺得很快樂。

在狗狗身上可以學習到的東西非常多,做這行的人都渴望被愛和愛人,但是人類太多變化了,只有牠們能給予完整熱烈的愛,工作再辛苦,只要看見牠們就覺得滿足開心。

從狗狗的身上可以學習磨練出很多耐心,有耐心的人脾氣自然就好,脾氣好的人任何事情都會跟著越來越順利,偶爾去朋友家拜訪,只要看見狗狗跟著的是家庭中的哪一位,就知道那一位是家庭中最有權利的人。

實際店鋪經驗和學校證照都是不可或缺的,學校的重要性在於打基礎,當你剪刀拿穩了、細修做好了、骨骼了解了,未來想要學習什麼樣的造型都是輕而易舉的。

達人小檔案

梁憶萍寵物美容研習中心負責人 梁憶萍Yuna

 

2014年美國Super Zoo主辦「貴賓犬美容賽」第三名

2014年美國「Super Groomer Show WPA」榮獲世界第10名

KCT美容審查員

上海博純寵物美容師培訓學校課座講師

日本東京ヴィヴィッドグルーミングスクール高級班結業

曾任犬物語雜誌美容專題主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