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貓「小唯」 是他活下去的理由

記者 江幸芸/報導

如果你是輔大學生、或輔大附近的居民,應該常看到一名年輕人牽著貓咪,在捷運站兜售《大誌雜誌》。現年31歲的劉子承和貓咪「小唯」相依為命,每天早上小唯叫他起床放飯,偶爾跟著他去補足雜誌數量,在戶外玩夠了就搭公車到捷運輔大站,開始一天的工作

一條牽繩繫著,小唯跟著劉子承趴趴走。 江幸芸/攝

小唯跟著劉子承3年了,當時,他從餐廳老闆那接手3隻還沒開眼的奶貓,從台北車站走到捷運忠孝新生站附近買幼貓奶粉。住在街頭的劉子承,睡眠品質原本就不好,半夜定時餵奶貓對他來說不是難事,倒是經濟困窘的他得挪出部分所得給貓咪,但他說:「我住在街頭,理解流浪生活不容易,沒辦法想像幼貓在街上怎麼生存。」

小唯和劉子承相依為命3年了,常一起在捷運站賣雜誌。 江幸芸/攝

待小貓離乳後,劉子承一邊賣雜誌、一邊送養小貓,只留下小唯作伴;他說,「唯」這個字在日文中是自由、平等的意思。而小唯的生活比起一般家貓,也顯得自由許多,繫上一條牽繩就上路了,沿途時時摩擦牆壁、草叢做記號,劉子承的腳步隨著貓咪走走停停,小唯玩夠了,才會繼續前進

小唯習慣戶外生活,每天都要有足夠的放風時間。 江幸芸/攝

「自己都養不活了,還養貓。」劉子承的街友身分曾招致批評,4年前他也撿過一隻黑貓,卻被一名民眾嗆「要把貓搶走」,後來黑貓真的不見。養了小唯後,劉子承處處都能撿到奶貓,他心念一轉,既然有人看不慣他養貓、威脅把貓帶走,不如就照顧奶貓到離乳、順勢送養,持續2-3個月,送了幾十隻

即使處於人生低潮,劉子承心裡想的仍是小唯,情緒過了,便和小唯一起繼續面對生活。 江幸芸/攝

目前,劉子承的經濟已能負擔房租,和小唯有個棲身之所。即便自己只能吃泡麵,也不會省小唯的飯錢,他盡量讓牠吃罐頭、搭配乾飼料,連低潮時期一度想撒手,想得也是貓咪。人生本就起起伏伏,跌到低谷時,劉子承心想小唯的個性並非人人都受得了,恐怕找不到領養人,情緒過了便打起精神、繼續面對生活,「小唯是我不放棄的理由。」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