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愛爸餵8個狗兒子 月花3萬

記者 何宜/報導

金髮、碧眼的外國人說著極快的英文夾雜些許中文,他的手中環抱著一隻年老黑色米克斯,形容起來相當衝突的畫面,在眼前時卻很和諧。這名外國人來自加拿大,名叫Curtis Smith,已經來台20年以上的他還有個中文名字史康迪。史康迪1978年第一次來到台灣,後來短暫離開,1993年再次回到台灣後就再也走不開,一是因為歷史古蹟、二是因為他的8隻浪狗兒子

有著金髮碧眼的史康迪,懷中抱著前陣子受傷住院的浪犬小黑,畫面卻相當和諧。   何宜/攝

當初為什麼會選擇來台灣?史康迪聽見這個問題時想了一下說,其實自己本來最想去的是中國,但當時那裡不缺英文老師,剛好家鄉的英國教會轉介他來台灣當時的新埔工專(現稱為聖約翰科技大學)教英文,4年後他卻因為黨外運動而離開台灣,一路輾轉待過香港、廣東、回加拿大唸書後又去了瀋陽、北京工作。

1993年時他又再度回到台灣,還曾替中國時報寫專欄介紹台灣的老建築,談起台灣的歷史古蹟,史康迪就眼神發亮,他說自己簡直深陷其中,更常常為了搶救古蹟四處奔走向政府請命。當時就為了保留信義區四四南村的歷史建築,史康迪發現民眾搬遷後、卻有許多狗狗被留了下來,史康迪便開始照顧起這些浪浪,開始了他與這群狗兒子間的牽絆。

"Forty-four-south-village" 由 I, Prattflora。 使用來自维基共享资源的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條款授權

史康迪說,自己現在一共餵養8隻浪犬、2隻浪貓,大多集中在四四南村附近。每天下班後他就騎著腳踏車去採買狗狗的食物:牛腱肉、牛奶、西莎等等,再回家料理、到街上餵食,每天要花約2個小時。此外每個月的伙食、醫療開銷更高達3萬多元。但史康迪並不覺得困擾,他只擔心自己身體不好,以前會跟他一起餵食的伙伴,一位過世了、一位則在最近開始需要上晚班。

史康迪形容自己現在就像單親媽媽一樣,不能離開信義區,因為每晚都還有浪浪等著他吃飯。史康迪相當希望可以訓練志工、或徵求短期/長期的志工,一起幫他照顧浪浪。他也說,他照顧的浪浪普遍年紀已經很大,假如有人有寬廣的空間、剛好又喜歡動物,他也希望可以把這些狗狗全部領養走,讓他們不用再在街頭上餐風露宿,而到更好的環境安養天年。

在台灣人眼中,史康迪或許是個相當特別的人,他有個西方面孔,卻對台灣歷史建築如數家珍,或許對他而言,古蹟和流浪狗都是相似的,他們因為不能替自己發聲、面臨許多的壓迫,需要有人替他們站出來、保護他們,讓更多人得以親眼看看,具有意義的建築、以及自在生存著的浪犬。

想應徵短/長期志工者,歡迎聯絡史康迪先生

E-mail: csmith@taitra.org.tw

手機:0987-670-007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