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信義區的街頭 浪犬凝聚人心

記者 何宜/報導

加拿大籍Curtis Smith(中文名:史康迪)長期居住在台灣,因為保護歷史古蹟的抗爭活動,因而與生活在四四南村的流浪貓狗結下一份長達11年的親情。3月中時因為四四南村其中一隻親人的狗王「小黑」受傷住院,史康迪開始擔心其他年邁的狗狗,未來在街頭的生活將會越來越艱辛……

四四南村的狗王小黑,上個月疑似因為被車撞傷住院打石膏,照顧牠的外籍人士史康迪希望他餵養的這些狗狗都能過著安全的生活。 何宜/攝

史康迪說,平常生活在信義國小附近的小黑,有許多就讀信義國小的學生都認識牠,小黑就像是四四南村附近的代表一般,同時也是那區的狗領袖。不過就在3月中時,小黑消失了2天,後來出現時牠的右前腳有嚴重的傷口,負責治療小黑的詠欣動物醫院獸醫師邱顯閔說,小黑在3月16日被送來診所,當時右前肢就有撕裂傷,從不新鮮的傷口、及已經產生骨痂的骨折推測小黑可能是被車撞傷

史康迪說,小黑及其他住在停車場的狗狗,時常會面臨駕駛因為天色暗、視線不良而意外被撞傷的可能;另外,冬天時停車場沒有遮蔽物,狗狗就會跑到四四南村去,但幾年前政府表示四四南村可以合法餵狗、但政府也能合法抓狗,史康迪說,其實政府的這個意思要從反面解讀,代表不要在四四南村餵狗、就不會抓狗。

信義區四四南村附近的浪浪大多都是史康迪與他的伙伴一同照料。 史康迪/提供

史康迪希望政府可以有更多作為,例如可以在四四南村打造一個小屋,讓餵食者放食物、狗可以有個躲藏的安身處,又能方便整理。此外他也建議,政府應該開放信義區的政府單位,例如警察局、消防局等等,可以領養這些浪狗作為工作犬,讓狗狗不必再在街頭流浪討生活。

史康迪也觀察到,在四四南村時常會有人騎腳踏車車速過快、相當危險,於是他也打算製做一個告示牌提醒騎士放慢車速,注意老人、小孩及浪犬!此外,小黑近日即將出院,為了讓小黑在夜晚時可以更醒目,史康迪特別買了有反光布的項圈,希望降低小黑再次被撞傷的機率。但他也說以前曾替狗狗戴過反光項圈,不過隔一陣子就會不見,不知道是被偷走或是狗狗弄掉的,如果有民眾願意提供他多餘的反光布項圈,就不怕臨時又不見了

被問及有沒有曾想過要放棄,史康迪說,當你被狗狗們的大眼睛注視著的時候,你只會擔心他們吃飽了沒! 史康迪/提供

最後,史康迪也提到一路走來相當感謝身旁有一群不吝對他伸援手的朋友,像是金小姐(Ms. Jin)每天早上都會幫忙整理松智路及停車場的環境,假如沒有她或許早就有人會通報來捕犬了;另外,在加拿大唸過書的香港人Pam Kung,也時常資助餵食的飼料費用;Carol Wang則是會協助誘捕重病或需要絕育的狗狗;Wendy Chiang則是會替史康迪到內湖收容所把他們餵養的浪浪領出來。

另外,信義路上的大豐餐廳(DaFeng Restaurant)每晚都會提供給狗狗吃的骨頭給他,甚至這次小黑住院,他們也集資幫忙負擔一部分的醫療費,同樣相當關心小黑的健康。史康迪說,除了這些人外,還有約25個附近的住戶,相當擔心這些「社區犬」,甚至有些開著BMW、Lexus的駕駛,還會特別停在路邊問小黑身體好不好、什麼時候出院等等。

史康迪每天晚上結束餵食後,就會順路繞道動物醫院帶小黑出來走走,採訪當天剛好是上午,小黑對於能曬太陽感到很開心。  何宜/攝

台北市房價最貴、最繁榮的信義區,有高樓大廈、也有特意保留下來的低矮樓房。史康迪說,近年來許多人對動物的觀念已經漸漸有了轉變,不像以往那樣視狗為骯髒次等的生物,事實也證明,這些街頭的社區犬確實也凝聚了人們的心

史康迪自己收編的狗:小白

史康迪曾收養一隻流浪的秋田狗,取名叫小白,養了12年,在4年前去世,至於為何只收編小白,史康迪說因為當時小白情況最糟、所以決定把牠帶回家照顧。 史康迪/提供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