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的救主!獸醫愛心一路不變

記者 江幸芸/報導

流浪狗兒好多,病狗傷狗亦不在少數,即使救援團體自掏腰包、募款籌經費,也要有動物醫院願意配合救治,甚至少收一點醫藥費,或讓他們分期付款。與集賢愛生動物醫院合作的救援團體、個人志工比5根手指頭還多,院長楊振墉只說,這是對社會的回饋,而他其實從大學時期,就親自救援不少街頭浪犬

集賢愛生動物醫院院長楊振墉在學時期救援許多浪犬,開業後也和救援團體、個人中途合作。 毛臉臉社團/提供

集賢愛生動物醫院院長楊振墉畢業於台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大二升大三時,他到開業動物醫院幫忙,也順道撿起路邊的浪犬來。楊振墉表示,那個年代,流行的品種犬掀起一波波飼養潮,再帶起一波波棄養潮,台大校園、路邊,什麼品種的流浪狗都有。

而楊振墉挑選的,主要是自己有能力送養,並以皮膚病的狗兒為優先,因為不同於其他重病,「皮膚病只要有人照顧、有人治療,就會好。」帶回來的浪浪,楊振墉會先自己判斷皮膚病的類型,再交由學長確認,待狗兒痊癒後就在台大校園張貼送養訊息,親自送狗到領養人家;若楊振墉當下覺得領養人不適合,便直接把狗帶走。

楊振墉救援浪犬以皮膚病狗為主,治療完成後親自送到領養人手中。此為示意圖。 何宜/攝

救援、送養的浪犬不計其數,直到楊振墉當兵前,手上仍有6隻狗兒,「還不小心留了2隻給媽媽!」2隻由媽媽收編的浪犬,也是幸福終老。獸醫出身的楊振墉當兵時成了部隊軍醫,相較於人醫出身的同袍,他反而更敢於替弟兄診療、開藥,甚至獲得長官信任、到榮總照顧長官家屬。

有了救援浪犬和人醫的臨床經驗,楊振墉把人醫的思維運用到動物身上,畢竟狗和人體結構相似,病症也越來越雷同;舉例來說,狗兒的文明病「分離焦慮症」其實和人類的精神官能症很像,「人跟動物關係太好,打亂了牠們的生理時鐘。」除了依靠藥物,飼主也要學著跟寵物溝通。

和救援團體、個人志工合作,楊振墉醫療浪犬浪貓回饋社會,狗兒「黑寶」也是毛臉臉社團救援的米克斯,超喜歡來醫院。 江幸芸/攝

用人的方式思考動物醫病,楊振墉追蹤寵物病況、教飼主觀察,獲得好口碑,也是如此,他才有餘力和救援團體、個人志工合作,醫療浪犬浪貓回饋社會,對他來說:「只要能解決動物痛苦,一切好談。」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