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湧現眼鏡蛇 專家說對應之道

苗栗泰安及台中和平達觀部落,近半個月來頻繁出現眼鏡蛇,甚至造成家犬的傷亡,並引發是因宗教團體放生、蛇是外來種的猜測,造成人心惶惶。

志工記者 瑭芯/報導

任何不當放生都應被反對和制止,但苗栗、台中突然大量出現的眼鏡蛇,真如部分媒體報導,是被放生的嗎?台灣動物新聞網特別針對此事件,訪問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林思民副教授,做深入解析,期盼消除民眾的不安與憂慮。
這麼漂亮的蛇怎麼捨得傷害牠?在宜蘭路邊發現的白化眼鏡蛇,白化動物大多是人工繁殖。在野外發現也大都是不明原因遭棄養放生,實際上被棄養的白化動物在自然界容易被天敵發現,覓食可能也比較困難。 賴志明/提供

林思民教授表示,當大家聚焦在「台灣沒有適當的血清,被外來種咬到,那該怎麼辦?」身為兩棲爬行動物的研究者,可以從以下5個層面做說明,讓民眾安心:

(1)苗栗的蛇到底是不是外來種?黑肚子的蛇一定是被放生的嗎?這件事情其實需要科學證據。不能因當地居民認為「很多年沒看到蛇」或過去文獻認為「台灣西部的蛇多半是白色肚子」,就一口咬定黑肚子的蛇一定是被放生的。

蛇是很隱密的動物,長年以來遭受的關注和研究非常貧乏。其實2008年眼鏡蛇顏色分化的文獻就是我們自己發表的,當時數據顯示東部地區的眼鏡蛇以黑型居多,西部平原的眼鏡蛇以白腹型居多,但是在中低海拔山區,黑腹型眼鏡蛇仍然佔有一定比例何況竹苗山區的眼鏡蛇,當時採樣非常有限。絕不可因看到黑色肚子的眼鏡蛇就斷定是放生的個體。

(2放生案例確實有,但是那都是少數個案5、6月正是蛇類活動高峰,絕大部分荒地出現的蛇類都是原生種動物。放生團體的行為不但形同殺生,更糟的是他們讓在地居民被誤導,對周遭的野生動物產生誤會,進而引起更多殺戮

拉拉山的白腹眼鏡蛇。 賴志明/提供

拉拉山拍攝的一米長眼鏡蛇。一直抬頭挺著身體,應該很痠吧?蝙蝠蛇科的眼鏡蛇是很膽小呢。很多人印象中高高抬著頭的牠們,是受到驚嚇做出威嚇的動作。事實上,蛇類很環保節能,牠們是不會隨便做這種耗能的事。  賴志明/提供

(3)人類跟犬隻碰到蛇,都是因為人類入侵蛇類的居住環境所導致真正探究下來,野外趴趴走的犬隻才是人類帶入的外來種,不但自己身處險境,也造成野生動物損傷。如今犬隻跟蛇隻兩敗俱傷,這是大家都不樂見的事情,但不可把問題全部怪罪在蛇的身上。

(4)如果民眾真的被外來蛇種咬到,討論血清、醫療問題,都是治標不治本台灣的醫療體系無法應付的外來毒蛇,非常可能會是來自寵物貿易(例如寵物市場私下販售的響尾蛇,膨蝰,或是曼巴蛇),研發任何一種血清都需要高額實驗成本,而且緩不濟急。台灣怎可能無窮無盡地應付來自全世界各種各樣毒液?所以,在貿易關口進行野生動物的進出口管制,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外來蛇種為什麼會進來?透過什麼樣的野生動物貿易途徑?市場上的銷售管道為何?法律上和貿易關口有什麼漏洞需要補?如果真的要杜絕源頭,政府顯然應該要投注更多的資源在野生動物的經營與保育,例如林務局、特生中心、大專院校的基礎研究、民間野生動物的救援中心,或是各地縣市政府的野生動物主管機構。

(5)在此同時,媒體也應該善盡本分,稱職地扮演起更多教育的功能,教導民眾正確的知識,避免錯誤的報導反而促成民眾的恐慌。

林思民教授並指出,我們都想要活得自然又長壽,於是不斷入侵自然的領地,卻忘記學習如何跟自然萬物共存!台灣人跟古語中俗稱的「飯匙倩」共存了幾百年都沒發生什麼大事,為什麼到了21世紀,醫療更發達,教育更普及,反而變得更恐慌?
Wu Bird醫師在高雄市美術館觀察蜻蜓時拍攝到游泳中的眼鏡蛇。牠們喜歡在溫暖有水而且比較平坦的荒地和田間,甚至海邊都有機會看到,其實牠跟人類的生活領域是重疊的。 Wu Bird醫師/提供

眼鏡蛇棲地在台灣中低海拔山區,被列為保育類動物。人為什麼聞蛇色變?多是因為不瞭解而產生恐懼。台灣的蛇類其實不會主動攻擊人,大都是受人類驚擾才有自衛動作,而眼鏡蛇有非常明顯的威嚇動作,才讓人感到害怕。所以透過深入了解蛇的習性,可以解除因無知而生的恐懼

台灣毒蛇小學堂:

 

台灣的毒蛇大多不會主動攻擊人。
對於毒蛇,人們普遍存在著太多的誤解,也容易因誤解而造成彼此的傷害。若是怕蛇,或遇到無法辨識的蛇類,也只需小心繞行通過。
另外,「別再以頭型辨別是否是毒蛇」,以往說法是毒蛇頭型是三角狀,這才是可能致命的錯誤觀念。因為,圓頭蛇不一定都無毒,像眼鏡蛇、雨傘節等都是圓頭毒蛇;若認定三角頭的蛇為毒蛇,也可能誤殺了無毒的種類。此外,貿然以棍棒驅打蛇類,也容易造成蛇的無辜傷亡。

 

家裡現蛇蹤該怎麼辦?

夏天是蛇類繁殖季,所以這時間看到都是成體居多,到夏季末看到便都是幼體。若家裡出現蛇類,不要慌張也別驚動牠,盡可能看住牠保持在原處,相關單位接獲通報後到達才能快速排除情況;不慎被咬,務必拍照或記下蛇類花紋,以便送醫救治時提供有效醫療。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