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保”黑色勢力” 真情捍衛浪浪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和EMT tough聯絡採訪地點時,訊息那方傳來隊長李榮峰的提醒——「不要嚇跑店裡客人就OK,妳知道我們的……」這群多著黑衫、滿手刺青的彪形大漢依約出現時,果然醒目。但當這批自稱「惡棍」的動物保護志工說到「生命平權」時,語氣無比真誠;就這樣,頂著強悍外表的「EMT tough急難救助團數隊」自發性的做動物救援、追查動保案件、執行流浪動物TNR、生命教育講座,致力實踐他們的信念!

EMT是Ende(終結)Misshandlung(虐待)Tieren(動物)三個德文單字的縮寫, tough則是代表「惡棍」、「硬漢」,團員們也一如團名,個個外型剽悍。  李榮峰/提供,芃芃/攝

tough急難救助團隊成立一年多,大多成員相識於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當時同是「動保咖」的李榮峰與張敬偉等人,到抗議現場守護學生安全,並吸引越來越多人加入守護行列,讓原本只是由獨立動保志工組成的EMT tough,多了來自社會各行各業的「學運咖」,而他們幾乎個個外形兇悍,合照時卻高舉「毛小孩是家人,家人不買不賣」的旗幟,反差之大令人驚訝

李榮峰笑說這群夥伴:「我一直在做生命教育,而且是從身邊的牛鬼蛇神先教育起」,團隊中的多數人雖然不是因動保結緣,但在學運期間聽了EMT tough的理念後,也奮不顧身投入動物保護工作,讓原本只有6、7人的小團體變成20人的大團隊,成員中19位是男性,只有隊長李榮峰的助手芃芃是女性,但她的行動力絲毫不輸其他人,為了救援,爬高鑽洞樣樣都敢做。

EMT tough成員中只有一位女性芃芃,雖然她沒有強悍的外表,但處變不驚的能力可是讓其他成員大為讚賞。 李榮峰/提供

來自社會各行業的EMT tough團員,分別以自身專長幫助動物,像是製作電影爆破特效的阿銘,是動物救援行動中的吊鋼索高手;音樂人炮哥為宣導飼主教育的微電影「彩虹橋的流浪天使」作曲;還是學生的顆顆有剪輯專長;空降特戰部隊退役的小緯體力一把罩;動物救援高手海苔在困難案件時出動支援等等。

(由左至右)EMT tough急難救助團隊的「士官長」海苔、「副座」伍佰老師(張敬偉)、「隊長」李榮峰。 李娉婷/攝

EMT tough團員來自各行各業。 李娉婷/攝

還有一位相當特別的成員,不穿黑衣黑褲,長的溫文儒雅──在律師事務所工作的華展,提供動保案件的法律諮詢,「不然我們以前都敢衝敢動,不小心就違法啦」李榮峰表示,處理動保案件一定要理性,以暴制暴只會讓虐待動物者更反抗,對待這些人,也應該以生命教育輔導,像他直到現在都還會寫信、寄書到監獄中給曾抓到的虐狗夫婦。

「我們一直在推廣生命平權,但我認為最基本的生命平權,是人與人之間的尊重」身為EMT tough副座的張敬偉在一旁補充道。

李榮峰說,現在太多人以「正邪不兩立」的方式在保護動物,眼見動物狀況不好就開罵、不去了解背後的真相,當人被攻擊到沒有尊嚴,怎麼會有想愛護動物的心?「我們的外表很嚇人,但我們會好好說話」,EMT tough團隊調查動保案件的目的,一直都是教育而非懲罰,不過每件案件的處理方式不盡相同,「不讓我們好好說話時,我們也還是可以很嚇人」。

張敬偉將愛車做了許多改裝,不過這台車引人注目的原因不只引擎聲,還有大大的「結紮不撲殺」、「TNR」、「領養不棄養」等字樣。 取自張敬偉臉書

成員維庭的機車上同樣也有許多動保標語。 李娉婷/攝

EMT tough急難救助團隊堅持不對外募款,成立至今只接受小量企業捐款,張敬偉說,自己從一個存款七位數的超級業務員變成負債七位數的動保志工,難免會哀嘆自己怎麼變這麼窮,但是他們始終都跨不過對外募款的那道高牆、也不願意跨過,不開放募款的原因有很多,除了想專心對動物負責外,還有對於「上舞台」的排斥,李榮峰說,EMT tough不需要舞台與掌聲,只求能終結虐待動物的惡行、讓動物能安心地與人共存!

彩虹橋的流浪天使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