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獺復育新頁:荷蘭滅絕後再現蹤

記者 何宜/報導

不知不覺,去年4月及6月相繼被送到台北動物園裡頭的3隻歐亞水獺「大、小金」及「金莎」也已經到了最適合野放的年紀,回顧去年年末在金門發生多起路殺事件,引起全台關注歐亞水獺保育但一年過去了,動物園裡的「三金」未來將何去何從?來看看國際上歐亞水獺成功野放的經驗!

荷蘭的歐亞水獺曾在1988年宣告滅絕,卻在水獺基金會的努力不懈下,讓水獺再度現蹤於荷蘭! 取自destentor.nl

昨(2)日台北市立動物園舉辦「2015瀕危小型食肉目動物繁殖和再引入國際研討會」,邀請了各國歐亞水獺的專家們齊聚一堂,互相分享交流各國的保育經驗,研討會也將於金門舉辦,讓專家們可以實際了解台灣歐亞水獺目前僅存棲地的情況,希望能對動物園「三金」及台灣歐亞水獺族群的未來有所幫助。

事實上,歐亞水獺(Common otter)是分佈最廣泛的水獺,棲息地橫跨亞洲、非洲及歐洲。但牠們的數量在20世紀下半葉,因殺蟲劑污染、棲地破壞及獵殺而開始下降。荷蘭水獺基金會(in Dutch: Stichting Otterstation nederland)創辦人安迪(Addy de Jongh)分享,荷蘭的歐亞水獺就因為「路殺、污染、獵捕、誤入網具、棲地分割減少」等5大原因,在1988年宣布滅絕

歐亞水獺各國專家互相交流,包含韓國水獺研究中心主任韓盛鏞(左二)、台灣大學教授李玲玲(中)及荷蘭水獺基金會安迪(右二)。 何宜/攝

於是基金會便參考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IUCN)物種存續委員會(Species Survival Commission, SSC)所訂定的指導方針,在確定了解水獺滅絕原因、造成滅絕原因已排除、棲地有辦法負擔、引入水獺時不會有風險、引入的水獺和原地基因相似且再引入計畫被多數民眾支持等條件後,在1997年終於開始執行水獺的再引入(Reintroduction)計畫

1988年歐亞水獺曾在荷蘭滅絕(圖左為原因)、而荷蘭水獺基金會展開再引入計畫(圖右為誘捕野生水獺)。 翻攝自投影片

安迪分享,當時優先選擇拉脫維亞(Latvia)和白俄羅斯(Belarus)的野生水獺;再來則是孤兒和育種計畫的水獺,經隔離後帶到荷蘭野放。為了安全、精確的捕捉水獺,前後也發展出許多不同類型的誘捕工具,而捕捉到不符合需求的水獺也會在完成紀錄後等牠麻醉甦醒、並原地放回。在安迪及整個團隊的努力下,水獺再度回到了荷蘭!

安迪在求學時期因為與水獺有了接觸,因而決定投入研究歐亞水獺的保育,他的貢獻也讓王室(Orange Nassau)封他為爵士。 取自otterspecialistgroup

也因為安迪對水獺極大的貢獻,他在2010年被當時的王室封為爵士。但安迪也提到,水獺的數量從30隻成長到目前約140隻,但路殺、誤入漁具、污染和無法生育等問題仍存在,所以若有人問他水獺的再引入到底必不必要?他會回答,對恢復水獺數量或許不一定必要,因為水獺可以花50-100年自然集群(natural recolonization);但若是以教育和提升環境認知方面來看水獺的再引入,卻是非常必要且刻不容緩的!

小辭典:「什麼是再引入」?

再引入(Reintroduction),或稱為野化放歸、野放。是一種經過仔細考慮後將物種重新放歸大自然的一種做法。一般可從圈養、或其他地區的亞種中挑選合適的個體進行野放。這做法除了適合野外已滅絕的物種外,一些瀕危物種也可透過此方法得以回歸大自然。(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