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志工直擊玉林 痛訴真相

/ 左湘敏(資深動保志工)

妳是誰?為什麼要去廣西壯族自治區-玉林?

在臺北市動物之家服務十年左右的普通動保女志工,暱稱黎安娜,許多人叫我小敏,因為愛狗愛貓不忍玉林生靈塗炭,本行動純粹發自內心,不募款也不收捐款,謝謝大家。

1.是否所有玉林人都吃狗?中國一年吃掉多少狗?

玉林大約有三成人口是不吃狗貓肉的,此市場調查出自於1+1新聞網的網路投票數據,經向當地村民求證,村民也講大概只有2~3成人不吃狗貓,其他都吃,只是不可能去市場買,都是自家養自家宰,就像農村養雞鴨一樣….養大自己吃,何必去市場買,所有市場的餐廳的銷售都是賣給外地來的或公司行號設宴的,當地村民也知道市場和餐廳賣的安全衛生都有問題,「吃一口就知道什麼狗」,甚至村民講:外地狗又病又乾瘦,難吃極了。

既然如此,吃偷盜搶來的家犬這筆帳,實際上不能全都算在玉林人的頭上。該負責的是督察不週的玉林市場管理處龐姓負責人,與龜縮的玉林市政府。請勿辱罵所有中國人,事實上中國內部抗議聲浪超過台灣的200倍之多。也因為基數如此龐大,全中國初估一年可以吃掉一千萬頭狗!

2.吃狗貓是否違法?或是殺狗貓違法?賣狗貓肉違法?

廣州首善組織的maggie表示,北京農業部王處長已明確告知:貓狗肉上餐桌就是違法,可以逕行向食監局檢舉,國家保障人民有吃的權利,吃狗貓本身並無違法,但屠宰規定一狗一檢疫證明,才可以合法屠宰,目前所有產業鏈都無法提供這樣的證明,所以實際上全部都是違法。

我的理論是:中國並沒有動物保護法,其原因可能是政府已有太多民生問題待解決,對於數量激增的流浪動物沒有任何因應措施,既無結紮常識,又無普及的狂犬病疫苗資源,各地狂犬病疫情頻傳,尤其玉林是全國最高狂犬病疫區,於是最理想的就是縱容人民吃光殺光,一年吃掉一千萬隻狗,以解決可能會發生的重大疫情流行。

3.「荔枝狗肉節」這個習俗是怎麼形成的,形成大約多少年了?

關於這個問題,我已經親自問過不少當地人,計程車司機說大約15年,路過支持我們的大姊說最長不超過20年,根本就不是百年文化與習俗,一開始鄉間傳聞:只要在夏至這一天吃狗肉配荔枝酒,以熱攻熱,以毒攻毒,便可以強身健體一年不病,但實際上走訪南寧的中西醫院都對此謠傳嗤之以鼻,甚至在大忠村的村民都直接告訴我,生病就去醫院打針吃藥,不要相信這種傳言。

根據南寧最大動物保護組織今今的分析:2000~2010年玉林是相當富有的,之後因為淘寶崛起,全國微商模式徹底將玉林的收入打至谷底,也差不多那時玉林政府起了個頭,搭了個舞台邀請鄉民入戲,那就是「荔枝狗肉節」最可能的由來,畢竟中國人吃什麼不需要特別做個節慶,例如南北過年有的吃粽子,有的吃餃子,誰又聽說過粽子節或是餃子節嗎?

我猜想不知哪個腦部有問題的官員做了這個節慶,想要藉著觀光財增加玉林收入,沒想到2013年局勢開始逆轉,激怒了全世界動物保護組織,玉林政府又龜縮了:並沒有荔枝狗肉節的聲明,並將所有責任推給人民

今年玉林市政府也發了聲明否認荔枝狗肉節,事實上,根本不是他們所稱的那回事,親赴第一現場的我,只見到無能無作為的政府,更加殘暴的屠宰手段,更多抵制動保團體的服裝,舉牌,與更加有系統集結的暴民。

4. 慈善團體為何遭到玉林人抵制?

每年都來打一圈,募的款全是募給自己,對玉林現況不僅全無改善,利用當地慘況吸金,令世界詛咒玉林人,當然招致反感。

以楊曉雲女士為例,當天基地被打劫,狗糧貓糧連狗貓都被劫了一半,僅剩下26狗與33貓,危急情況下,當「帶我走」組織的志願者以一晚一千元天價租下臨時能暫躲的「狹小」平房,我也替楊女士與寶山寺從清晨打長途電話協調至早晨,好不容易暫時將犬貓安頓好,不用路邊悲催,沒想到楊女士隔日竟又去採購當地人「根本不吃的幼犬貓」共一百頭,然後將所有犬貓拉回路邊,說是要花四萬元人民幣(相當於二十萬元台幣)租兩台大卡車拉回天津,坦白說在動保領域十年的我感覺就是製造好可憐的景象,綁架不忍狗貓受苦的志願者,利用媒體策動全球吸金。

但實際上,所有幼犬貓中其中七隻已驗出犬瘟,幼貓更只有一到三個月大,在這樣壅擠的高密度下根本不可能活著撐回需要20個小時車程的天津基地,且聽聞楊女士說天津基地已有3500隻收容犬貓,不禁令熟悉公私立收容機構的我懷疑,500隻犬貓的照顧編制大約要10個人,那3500隻請了多少人每日打掃照顧?是否都有做好絕育?是否都有打好各種疫苗?是否有合適的活動空間?我思索,天津基地又會是怎樣的人間煉獄?高齡65的楊女士百年後,狗貓將何去何從?

再者要探討的是當地對口是哪些人,他們為了吸金,在這個狗肉節前開始全力繁殖犬貓,讓楊曉雲女士買的全是當地人「本來就不吃」的幼犬貓,這件事楊女士本身是清楚的嗎?她根本沒救到幾個肉犬她知道嗎?她前去採購犬貓的大市場,是寵物市場她知道嗎?或是僅有一顆盲目的愛心,任由周邊形成更殘酷恐怖又變態的生態產鏈?

5.如何有效幫助這些動物?

首先,要抱持長期抗戰的決心,甚至,要有與玉林文化深度結合的決心,玉林政府貪腐,以民脂民膏將辦公樓蓋的雄偉壯闊,實際上卻毫無作為,鄉間一下雨就嚴重淹水,動不動就停電,貧富差距甚大,當地居民怒吼:人都快活不下去了,妳們還顧狗?這個世界是人做主還是狗做主?妳們為什麼都幫外國人欺負我們?妳們為什麼不幫人要幫狗?若站在鄉民立場也倒有幾分道理,若可以選擇,誰不想當貴婦,若有活路走,誰又想屠狗?南寧最大動物保護組織的今今說:現在大家都吃,只好大家都賣,當城市開始逆轉,沒人要吃的時候,誰又會賣?
(備註:現在南寧已幾乎沒人吃狗,所以幾乎沒人賣狗)

從玉林回台灣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這些問題,當把這些邏輯給想通了之後,才有辦法說出「如何有效幫助這些動物?」 只有我自己先搞清楚了所有問題的癥結點,才有辦法集結更大的力量, 一股能良性循環的力量

......(繼續閱讀

「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離開不是結束」 「而是長期抗戰的開始」。
能夠把真相帶回台灣,儘管只有2300:1的人真的在意(取自全台2300萬人與真正參與連署行動的1.4萬人)那也是凝聚力量的開始!
今年十月已應邀再次前往玉林進行宣導,期待每年六月我們都能在玉林相見。
粉絲團位置 
線上連署表單位置
觀看更多即時回應
您的分享能讓更多願意起而行的朋友能參與 辛苦了,謝謝每一位朋友。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