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公園浪犬 問題不在禁止餵食

記者 何宜/報導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7月初預告擬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區域內禁止事項」增列「禁止餵食遊蕩動物」,消息一出旋即引起愛護動物人士撻伐,認為陽管處要餓死流浪動物,但也引發網路上熟悉野生動物的專家學者反擊,認為國家公園設立目的本來就是為了保護原生動物。究竟浪犬在國家公園造成了什麼問題,禁止餵食是否就能解決

國家公園擬增定禁止餵食遊蕩動物內容,引起動保人士反彈,但禁止餵食就能解決現有問題嗎?一起來探討。 陽管處/提供

7月24日一群動保志工於內政部營建署與陽管處召開訴願協調會,也是雙方第一次坐下來好好溝通,在協調會中,雙方達成「餵食是為了要減少繁殖」的共識。但減少數量的方式有二,動保志工希望採用TNVR、因為浪犬3-6年就會逐漸凋零;但陽管處則認為國家公園本來就不是流浪動物的家,應該要採救援後安置(TNS)。

面臨同樣處境的壽山國家公園,園區內粗估約有400-500隻流浪狗,有些狗群會追逐或傷害山羌、白鼻心、鼬獾等野生動物,也曾發生攻擊遊客的事件。於是在2013年便與當地動保團體溝通、推出「遊蕩犬貓安置計畫TNS」,由得標的動保團體將園區內的流浪狗誘捕、注射疫苗、打晶片造冊並絕育後收容。但事實上山區捕犬作業困難,2013年捕捉安置共67隻、2014年因狗群已有警戒心只捉到33

事實上,流浪狗在國家公園會產生以下問題:未絕育造成數量增加、與野生動物競爭棲地進而造成傷亡、傳染病交叉感染野生動物、攻擊遊客等。雖然動保志工與陽管處對於減少數量採用的手段有不同看法,但不論是TNVR或是TNS,前提是要能「捉的到」狗。陽管處3個月來用誘捕籠僅捉到5隻浪犬、4隻浪貓,牠們也認為會主動進誘捕籠的,應該不是流浪已久且成群的浪犬。

國家公園地形複雜,狗狗有辦法垂直下坡,但人沒有專業設備卻無法,在這樣情況下捕捉的困難度相當地高。 陽管處/提供

但目前達成的「由具正確觀念的志工定時定點乾淨餵食以利未來捕捉」共識,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黃慶榮認為,若志工餵食的方式是要人走掉後狗才會出來吃,那更代表山區浪犬大多連志工都無法接近,如此一來餵與不餵都會產生問題

若餵食,有些抓不到的狗還是繼續生,而且生下來的第二代更難抓!此外,狗群到達一定的數量後,因為食物及地盤有限,就會開始分群、遷徙。而且山上的浪犬因為群聚感染、大多有嚴重的皮膚病問題。但若不餵,沒有食物來源的浪犬就有可能轉而攻擊野生動物、或是到附近民宅覓食

另外,不論是TNVR或是TNS,強力捕捉都相當重要,但日後到底是要用吹箭、誘捕籠?如何克服國家公園內陡峭的地形?該找哪些單位配合(台北、新北市動保處、或是動保團體)?

若現在的浪犬連愛媽都碰不到,捕捉也不易;就算捕捉到,速度夠不夠快?不適合回置的話要送去哪收容? 陽管處/提供

假設解決了「捕捉」的難題,這些浪犬究竟是要回置、或是收容?若回置,還是會與野生動物競爭棲地、並可能攻擊遊客;若要收容,又有哪個單位能容納這些狗?據陽管處以看得到的群聚浪犬計算,推估族群數量約為150隻,但一位在行義路上餵食的志工卻推估國家公園內浪犬數量高達上千隻!不論是「捕捉」或是「收容」,陽管處現在最先該做的,應該是要統計出國家公園內浪犬更精確的隻數,因為若只是抓一隻算一隻,永遠會趕不上狗群繁殖的速度。

同時也該思考,就算將所有浪犬移除後,日後還是可能有人來棄養狗、或是外圍浪犬族群移入的可能,未來該如何有效杜絕?陽管處秘書張順發表示,依照內政部營建署主任秘書洪嘉宏於協調會裁示,陽管處近日將再邀集動保團體、志工、專家學者舉辦座談會。但屆時該如何研擬出「四」全其美(政府、動保團體、浪犬、野生動物)的配套措施,或許還要各單位各退一步好好思考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