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真諦 讓”校犬”走的有尊嚴

記者 黃靖雅/報導

與師生親善的校犬不但能扮演守衛的角色,防止其他不親人的浪犬再進入校園,也具有生命教育的意義。「台北護理健康大學」校犬隊的師生和「國立臺北大學」愛動物社的成員,不但努力給予校犬安全的生活環境,更在校犬過世後,找生命禮儀社為牠們辦理後事,讓校犬死後也能得到溫暖和尊嚴。

北護校犬小黑(左)和臺北大學校犬黑摸摸(右)。 葉明理、北大愛動物社/提供

今年4月中,嬌小漂亮的「黑摸摸」出現在國立臺北大學三峽校區的地餐,個性溫和的牠會走到每個手上有食物的同學旁邊坐下討食,但不太會吠叫也不會緊迫盯人。臺北大學愛動物社的社長李士豪表示,社團在為黑摸摸結紮並施打預防針後,讓牠暫時住在學校裡。

「黑摸摸很少跟其他校犬一起行動,奇怪的是,原有的校犬們也對牠沒有敵意」,李士豪表示,黑摸摸雖然溫和害羞,但卻常像感覺不到別人的注目一樣,大大方方走進正在上課的教室,好奇的到處閒晃,也會跳上學校裡的長椅,撒嬌地趴在同學的腿上。

黑摸摸常乖乖趴在桌子下或在椅子上睡覺。 臺北大學愛動物社/提供

黑摸摸很受學生歡迎,愛動物社的同學替牠治好皮膚病後在粉專開放領養,不少同學在下方回文稱讚黑摸摸,幫送養「造勢」。沒想到當天凌晨1:30左右,愛動物社的社員就收到黑摸摸車禍的通知,「我們到的時候,黑摸摸已經沒有生命跡象,有位熱心的同學仍自告奮勇,開車載我們趕赴24小時營業的獸醫診所」李士豪說,黑摸摸最後還是過世了,但愛動物社非常感謝當天陪伴黑摸摸,甚至為牠施作心肺復甦術的同學。

大家對黑摸摸的印象很好,還有人慫恿同學領養。 臺北大學愛動物社/提供

李士豪表示,黑狗在夜間本來就容易發生事故,「至少黑摸摸沒有外傷,漂漂亮亮的離開了」。愛動物社的同學不捨讓消防隊把黑摸摸的遺體帶走,所以幾人自費找了生命禮儀社幫黑摸摸單獨火化,並挑了一顆漂亮的小樹盆裁,把黑摸摸的骨灰灑一部分到盆栽裡也把牠生前的項圈套在盆栽上,讓牠能永遠陪伴其他校犬同伴和北大師生。

「摸摸樹」和社員準備的向日葵、水煮雞肉。 臺北大學愛動物社/提供

北護第一代校犬「小黑」和「優漢」共同守護了校園約10年,校犬隊的指導老師葉明理表示,優漢雖然個頭大但有點天然呆,小黑則非常聰明好教,以往在守衛校園時都是小黑帶頭、優漢追隨。葉明理笑著說,「小黑和優漢最驚人的事蹟就是在校務評鑑會議當天,讓評鑑委員剛好目睹牠們驅逐外來浪犬,證明了校犬隊的價值」

優漢(左)、小黑(右)和葉明理老師。 葉明理/提供

曾有熱情的志工幫北護校犬隊量身製作領巾和制服,讓小黑和優漢看起來更加威風凜凜,但這也導致小黑每次偷溜出學校向附近商家「打野食」時,總被商家們一眼識破身分葉明理又好氣又好笑的說,「有陣子常有附近的店家跟我們聯絡,叫我們快把校犬領回去」。

小黑在2011年時得到癌症,剛住院準備接受治療時,下午就過世了。「我們都非常錯愕,當時負責照顧牠的校犬隊成員也一直很自責」葉明理表示,在大家都手足無措的時候,她想起有一位北護「生死教育與輔導研究所」的研究生,本業是經營生命禮儀社,專門幫寵物處理身後事,他不但幫小黑辦告別式,也輔導很多校犬隊的成員走出哀傷

葉明理幫過世的小黑擦身,校犬隊的成員也依依不捨送小黑最後一程。 葉明理/提供

在小黑的告別式中,過去10屆的校犬隊成員都特地回來送牠一程,他們也從小黑的身上了解到老犬臨終照護的重要性。這幾年來,校犬隊一直很注重優漢的健康狀況,葉明理表示「憑良心說,校園能提供的照護不比家庭」,但他們一定盡全力替校犬做到最好。

告別式精緻溫馨,小黑的骨灰最終灑葬在校園內,讓小黑能永遠守護北護的師生。 葉明理/提供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