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發展的大苦主 被遺忘的動物

/ 麥志豪 (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

社會,怎可以不發展?要發展,怎可以不重建?這是最硬不過的道理。

要發展,要重建,總有一些人要犧牲。不是嗎?

新界東北要發展了,自有一些人會失去家園。

大嶼山也要發展了,所謂自然保育就要以妥協來平衡。

觀塘要重建了,碩果僅存的「深水埗欽州街布料市場」要關閉了,香港最後一條市區圍村衙前圍村也被市建局逼遷啊……

不要懷舊了,我們向前看吧!好!就認輸(命)吧,但在過程中可以減少苦主的傷亡嗎?我所說的苦主,不是不滿賠償太少的市民。最苦的苦主是沒有賠償卻最後要賠命的動物。

一年前,我和一班義工去過一幢在大角咀等待重建的唐樓,大廈的門和窗都被木板和鐵絲網密密圍封了。我們搬來長梯爬上了一樓,剪開了網勉強鑽入那早已人去樓空的廢墟,不出所料我們找到的是一些貓的屍體。而不需要科學鑑證,也知道貓咪是被活活餓死的。當中更有一隻是長毛的波斯貓,應該是主人在跟隨著「發展進步的洪流」時,靜悄悄留下的。

前陣子,大埔太和街市要翻新了,商戶在兩個多月前已被領展管理公司勒令遷出。而曳曳----一隻由菜檔的婆婆飼養,每天只懂吃喝睡玩的家貓,當然沒有收到通知。最想不到是婆婆說走就走,膽小的曳曳給遺下了。據稱領展曾向菜檔婆婆表示工程完成後可讓曳曳繼續留在街市捉老鼠。這就是重點,我們對發展、重建、翻新種種利弊都想得很周詳,就是從來沒想過我們的一班「舊街坊」,他們倘若能幸存,就可以繼續捉老鼠,否則也死不足惜。

工程展開了,圍板密封,曳曳被困街市裡,沒水沒糧。即使有路可逃,也沒有膽逃。那震耳欲聾的鑽地機、此起彼落的爆破聲,對於聽覺比人靈敏十數倍的貓咪來說,是最大的折磨。曳曳寧願留在工地石屎的罅隙中瑟縮、等待婆家回來救他。

過了一個多月,婆婆沒有回來。經過義工多番搜索,最後發現曳曳倒臥在街市的男廁內,奄奄一息。曳曳在上星期五被救到我診所,肝腎衰竭到驗不出指數來躺在住院部的曳曳,享受了兩天的安樂日子,眼前不再是塵土飛揚,再聽不見驚心動魄的機器聲,還吃了幾口罐罐,享受過姑娘溫柔的撫摸,聽了幾句不切實際的甜言「曳曳乖,你會好快好返家……」然後,安靜地離開了這個冷酷得令人毛骨悚然的悲情城市。

我想,香港自從出現了領展後,翻新了幾多街市,屋村店鋪加了幾多倍租,趕走了幾多小商戶之餘,又犧牲了幾多隻在街市長期服務的街貓。

發展是硬道理,但這些悲劇真的是無可避免嗎?

翻新前先做好調查,確定有多少受影響的社區動物找非牟利組織協助,先為牠們找領養,做絕育,或跨區安置。工程開始前確保沒有動物在工地。工程途中遇有動物受害就立即救援……

這是技術上不可行嗎?會增加很大的工程成本嗎?還是我們的企業只需向股東交代,而不需要向良心交待?!

                                                        本文轉載自香港am730麥志豪「動物緣」專欄

達人小檔案

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 麥志豪(Mark

20多歲開始接觸動物,稱許動物與人的感情、溝通方法很單純,很容易就讓人感到快樂,也因而決定投身動物福利行業,希望讓貧窮人士的寵物也可享受醫療服務。FB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特別規則

•拒絕為寵物繁殖者或繁殖場提供任何醫療服務

•拒絕為動物作不必要的安樂死

•按不同階層的人士收取不同診金,綜援戶、失業人士可獲四至六折折扣

•有需要人士可分期付款支付醫藥費或手術費

•收養的流浪狗前往接受治療,可獲極大折扣

 

資訊類別: 

回應